《詩寫深度》
lkk0124 - 2019-10-04 08:02:40
如何用膚淺改造深度 用我的悲傷裸露作為回應 虛無虛空是種毒氣 我在念著地藏王法號 日與夜 生活已經徹底被我破壞 我在與死亡分享死亡 這世間沒有存在秘密 讓我的腦袋空無一物 我取消所有的計劃 我總是朝逆向走 黎明充滿絕望 黃昏 夜起霧了 地上鋪霜了 然後我復活了 生活重新充滿鬥志 深度從來不會嘲笑膚淺 ...
《詩寫秋天》
lkk0124 - 2019-09-26 07:14:34
秋神回來了 久別沉默的歸來 葉子也等待很久 她穿著葉子的紅黃色新衣 遠方森林正絢爛的 鋪了滿林的金黃色 在白雪漫天鋪蓋之前 死亡還在很遙遠的地方 晨間霜露開始白了草地 秋風吹落黃葉 冬開始諂媚的蠢蠢欲動 日子都不遠 是思念飄遠了 ...
《詩寫幸福》
lkk0124 - 2019-09-08 00:14:23
我們都穿著幸福的衣服 詩歌你想詩歌的 唱你想唱的 說你想說的話 心中的話 有血有淚也有愛 親愛的 沒有幸福的愛情 不可以活老 你相信因為我們都在—— 重覆編織著自己的夢 你醒著活著 沒有任何事是太晚 這世間沒有痛苦的愛 沒有受傷的愛 沒有愛人的愛 都不算是愛 幸福是愛與時間醞釀的 沒有愛幸福不會嵌入你的靈魂 而幸福很簡單 為何找 ...
《雨中》
lkk0124 - 2019-09-03 08:58:20
你喜歡散步 在下雨的早晨 也許黃昏 在雨水間 讓煩惱順水滑落 你喜歡在雨中 你看天空的淚水 是海水的比例 那是多麼沉重的生活 你一直懂得 生活沒有那麼容易 上天更難 地上有多少蒼生哪 祂背負 俯瞰著蒼生 你走在雨中 是走在願望 抑或 懺悔間徘徊 ...
《風的詩》
lkk0124 - 2019-09-02 08:55:29
易碎的詩句 腦中一轉就成了碎片 詩在風中流竄 繆斯在微笑 生活期待的是手中的筆 能夠生輝 描寫大地的舞蹈 碎在風中的詩句 一點點收集起來 絕望與遺棄 來年依然 靜放一池的蓮香 ...
《回眸》
lkk0124 - 2019-08-22 10:38:14
當你回来時,地球依然存在。 只是那個男人走了,天堂與地獄,他自己也不會記得。記憶全洗牌! 他的眼睛不會考慮你的回眸, 疲憊不堪的地球已經寂寞了, 在無限道路的空間裡,你也可以選擇神隱, 也可以夜夜笙歌。 你氣什麼? 這世界本來就是這樣,如果還剩什麼?就是自己對生命的態度了。 星空一樣冷寂觀望你,誰憐憫誰? 這世界如此的生病著,地球也勞苦的存在著。 ...
俗人看见钱
sarahtan - 2019-08-21 06:46:36
鲁迅说《红楼梦》:“单是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我是个大俗人,干的又是一门管钱的俗气营生,无怪乎翻遍全书看见的都是钱、钱、钱。一本超凡脱俗的爱情故事(杜杜语)居然被我看出满满的钱, 真是罪过罪过。王熙凤和贾珍这两个管钱的人自然是我最喜欢的人物了——这里的喜欢并非仰慕他俩的人格或作风,而是爱看他们出场的戏份和对白,寥寥几场对手戏更是令人叫绝。 赫赫宁荣二府,当家人不太可能在道德上完美无瑕,但他们的言谈机变使场面非常精彩,尤其关于钱财用人方面的智慧,到今天都能借鉴。 他们初次同场是秦可卿死后贾珍求凤姐协理葬礼,荣府的二奶奶到宁府管事,其中掣肘可想而知。好一个贾珍,说了这番话:“妹妹爱怎么就怎么样办,要什么,只管拿这个取去,也不必问我。只求别存心替我省钱,要好看为上……”我们都知道,代人办事最难 ...
马云的自述
banyuanjun - 2019-08-13 10:29:24
我的真名当然不叫马云,但自从这中国首富发家之后,人们背地里都马云马云地叫我。 我们的相似之处当然不是财富——马云出现之前,我以为全世界只有我一人有着这么个特殊形貌:头大而扁,从年轻时头发就不足以覆盖整个平面;额头横宽脸颊却内削,肩膀窄小兼颈项前倾,显得头重脚轻像ET。和马云一样身高不足160cm,姐姐妹妹都比我高。会怨恨父母吗?难说,一方面怪他们为什么把我生得这样,另一方面家里也是丰衣足食将我宠大的。 当然,我也没让他们失望:考上最好的本地大学,如今是一名高级财务师,在大城市打拼十几年,置有三套房产,开名车戴名表,每年赞助家人旅游。除了外表,我哪一点比人差了?但我知道在父母心中,始终觉得‘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身为家中独子,我有责任传宗接代。 唉可是……学生时代被无视,一班人出去玩,我是负责拍照跑腿的那个,和女孩谈笑牵手的却是那些高的帅的。这些不公我都认了,默默努力到如 ...
《葉子的詩》
lkk0124 - 2019-07-19 07:20:44
她告訴我沒有墨水寫不出詩, 他又說了什麼? 現今的人都缺乏豐富的感情,就讓我們找個題目來作詩吧! 她聽不懂他說的是什麼,我也不懂。 早上與葉子作了一個長途旅行, 風帶著去,葉子就是喜歡風。 風帶著葉子走過山又下平原, 葉子不抱怨了,沒有風它去不了太遠, 從樹上掉下的那天開始, 所謂的“地心吸力”讓它躺在土地上, 事實上偶爾原地動動, 那是螞蟻爬過,周身癢癢,難受! 這就是人們說的人間地獄。 誰在羡慕葉子啊? 山間的樹花,平原的九里香。 ...
《觀望》
lkk0124 - 2019-06-11 07:43:29
我等誰 為什麼 我不知道 從來不想知道答案 我真的是有想一件事 死亡的降臨 為什麼 小時候會問媽媽 我怎麼來的 媽媽永遠是石頭蹦出來的答案 我愛上石頭 因為石頭原來與我有淵源關係 後來知道人生比死亡更值得期待 因為那是一個機會 是你永遠無法了解的真相 上帝的資訊 人有六千年的創造歷史 而真實有好幾百萬年的沉淪與升起 上帝沒有騙你 只是記載有錯落 我相信誰 阿彌陀佛嗎???? ...
Total : 15196 123 ... 151815191520   >> G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