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
lkk0124 - 2019-09-03 08:58:20
你喜歡散步 在下雨的早晨 也許黃昏 在雨水間 讓煩惱順水滑落 你喜歡在雨中 你看天空的淚水 是海水的比例 那是多麼沉重的生活 你一直懂得 生活沒有那麼容易 上天更難 地上有多少蒼生哪 祂背負 俯瞰著蒼生 你走在雨中 是走在願望 抑或 懺悔間徘徊 ...
《風的詩》
lkk0124 - 2019-09-02 08:55:29
易碎的詩句 腦中一轉就成了碎片 詩在風中流竄 繆斯在微笑 生活期待的是手中的筆 能夠生輝 描寫大地的舞蹈 碎在風中的詩句 一點點收集起來 絕望與遺棄 來年依然 靜放一池的蓮香 ...
《回眸》
lkk0124 - 2019-08-22 10:38:14
當你回来時,地球依然存在。 只是那個男人走了,天堂與地獄,他自己也不會記得。記憶全洗牌! 他的眼睛不會考慮你的回眸, 疲憊不堪的地球已經寂寞了, 在無限道路的空間裡,你也可以選擇神隱, 也可以夜夜笙歌。 你氣什麼? 這世界本來就是這樣,如果還剩什麼?就是自己對生命的態度了。 星空一樣冷寂觀望你,誰憐憫誰? 這世界如此的生病著,地球也勞苦的存在著。 ...
俗人看见钱
sarahtan - 2019-08-21 06:46:36
鲁迅说《红楼梦》:“单是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我是个大俗人,干的又是一门管钱的俗气营生,无怪乎翻遍全书看见的都是钱、钱、钱。一本超凡脱俗的爱情故事(杜杜语)居然被我看出满满的钱, 真是罪过罪过。王熙凤和贾珍这两个管钱的人自然是我最喜欢的人物了——这里的喜欢并非仰慕他俩的人格或作风,而是爱看他们出场的戏份和对白,寥寥几场对手戏更是令人叫绝。 赫赫宁荣二府,当家人不太可能在道德上完美无瑕,但他们的言谈机变使场面非常精彩,尤其关于钱财用人方面的智慧,到今天都能借鉴。 他们初次同场是秦可卿死后贾珍求凤姐协理葬礼,荣府的二奶奶到宁府管事,其中掣肘可想而知。好一个贾珍,说了这番话:“妹妹爱怎么就怎么样办,要什么,只管拿这个取去,也不必问我。只求别存心替我省钱,要好看为上……”我们都知道,代人办事最难 ...
马云的自述
banyuanjun - 2019-08-13 10:29:24
我的真名当然不叫马云,但自从这中国首富发家之后,人们背地里都马云马云地叫我。 我们的相似之处当然不是财富——马云出现之前,我以为全世界只有我一人有着这么个特殊形貌:头大而扁,从年轻时头发就不足以覆盖整个平面;额头横宽脸颊却内削,肩膀窄小兼颈项前倾,显得头重脚轻像ET。和马云一样身高不足160cm,姐姐妹妹都比我高。会怨恨父母吗?难说,一方面怪他们为什么把我生得这样,另一方面家里也是丰衣足食将我宠大的。 当然,我也没让他们失望:考上最好的本地大学,如今是一名高级财务师,在大城市打拼十几年,置有三套房产,开名车戴名表,每年赞助家人旅游。除了外表,我哪一点比人差了?但我知道在父母心中,始终觉得‘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身为家中独子,我有责任传宗接代。 唉可是……学生时代被无视,一班人出去玩,我是负责拍照跑腿的那个,和女孩谈笑牵手的却是那些高的帅的。这些不公我都认了,默默努力到如 ...
《葉子的詩》
lkk0124 - 2019-07-19 07:20:44
她告訴我沒有墨水寫不出詩, 他又說了什麼? 現今的人都缺乏豐富的感情,就讓我們找個題目來作詩吧! 她聽不懂他說的是什麼,我也不懂。 早上與葉子作了一個長途旅行, 風帶著去,葉子就是喜歡風。 風帶著葉子走過山又下平原, 葉子不抱怨了,沒有風它去不了太遠, 從樹上掉下的那天開始, 所謂的“地心吸力”讓它躺在土地上, 事實上偶爾原地動動, 那是螞蟻爬過,周身癢癢,難受! 這就是人們說的人間地獄。 誰在羡慕葉子啊? 山間的樹花,平原的九里香。 ...
《觀望》
lkk0124 - 2019-06-11 07:43:29
我等誰 為什麼 我不知道 從來不想知道答案 我真的是有想一件事 死亡的降臨 為什麼 小時候會問媽媽 我怎麼來的 媽媽永遠是石頭蹦出來的答案 我愛上石頭 因為石頭原來與我有淵源關係 後來知道人生比死亡更值得期待 因為那是一個機會 是你永遠無法了解的真相 上帝的資訊 人有六千年的創造歷史 而真實有好幾百萬年的沉淪與升起 上帝沒有騙你 只是記載有錯落 我相信誰 阿彌陀佛嗎???? ...
雨夜花
lkk0124 - 2019-05-12 08:29:40
那一年的開落,我還在這裡,辭去快一年,我也沒有再到這裡,是風雨交加的梅雨季,是夜間,是因為雨天冷,怕日曬的花兒一直不謝不懈,路很寂寞,就像夜間花兒還在寂寥的綻放。 我看到一種微笑,彷彿從花裡發出,我知道辭去後,這裡的一切花花早早將與我沒有任何相關,我在這裡的塵緣已盡,說不定我在另一個角落,依然看到你的身影,“人到情多情轉薄,而今真個不多情”,“”符號這句是納蘭性德說的。 ...
《他的單戀》
lkk0124 - 2019-03-06 18:06:22
他遇到她,驚為天人。 接下來他用情書作攻勢,一封又一封,她已經把情書按封不動累積成一座小山。 一個靜默室友如我,看在眼裡,也從來不發一言,知道那會是只去不會回報的單戀。 他覺得很傷,跑來問我,怎麼辦?她都不理睬他,看似若有情又無意。 她在你面前提過我? 從來沒有! 看進深邃眼睛裡的神傷,無能為力,這就是感覺,無可分析。 他就易轍改弦,約我出來打球,其實都在探聽消息,有何不明? 我也拒絕與他多交流,因為就是一個嚴肅,一板一眼的人。 女生大概都不愛這類型男生吧? 追得煩了,她就離開了島嶼,不久我也走了。 時不時他還會刻意從幾百里外,到另一個她居住的城探她,我一樣是她的室友。 我告訴她不愛就坦誠,逃避永遠不是辦法。 她最後一次見他,大概就是打算面對面理個清。 後來聽說他結婚了,對象是父母安排的。 她後來嫁去日本,長居靜岡縣的伊豆,日子就這樣過了幾十年。 再次在 ...
【手机情人】小说
sarahtan - 2019-01-17 13:42:15
小瑜在网上结识小平,谈得非常投契,约见后更觉相逢恨晚。两人都是单身,见面几次后就正式交往了。由于小平工作忙碌又经常出差,见面时间不多,两人只好靠手机维系感情。 小平有什么活动都会把照片发给小瑜看,然后告诉她:“这是谁谁谁,我们有过什么什么交情,一起做过什么什么事。” 小瑜听着听着,彷佛她也有份参与这份热闹。小平通常应酬到很晚,小瑜早上起床才看到这些照片,她觉得他们的相处方式有点像电影【鹰狼传奇】里的情侣,一个夜晚变身为狼,另一个白天变身为的鹰,日日夜夜永不相见。 小瑜知道小平很忙,她就自己安排节目,尽量不烦小平。这个周末小瑜邀请几名朋友到她家聚餐,小平并不知道,前一天他问:“明天我有空,要不要见面?” 小瑜便邀请他来家,顺便见见她的朋友。小平听了立刻改口:“哎呀我忘了明天有事,你玩得开心点吧,别忘记发照片给我看。” 小瑜觉得有点不妥,但她安慰自己:“也许太快了,他还未准备好见我的朋友。” 小瑜等小平下班后到他公司附近约会,他们手拉手逛街看戏很是甜蜜。经过一家餐厅时小平突然把手松开:“我手心有汗,抹抹。” 小瑜知道那是小平和同事常去的餐厅。她很难过,小平解释:“我不想同 ...
Total : 15205 <<   123 ... 151915201521   >> G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