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張學良老先生
fuhaw - 2003-10-05 18:01:33
張學良老先生的一生都是在軟禁中渡過.几十年可以把一個滿腔熱血的青年軟化成一個慈祥的老人.您那場西安事變所改變的是什麼?只是換來一生的軟禁還有留下一件讓世人去爭議的是非.對您來講,您會知道挾持老蔣所得來的後果嗎?如果您知道那想想您還是會去做嗎?愛國? 真的嗎?這誰也下不了判定.且您父親是一個為日本人買命的將領.而您又是為何會憎恨日本人?在中國您是一個愛國將軍,但台灣功史上您卻是個判國賊.這二件事又該做何解? ...
憶張學良老先生
fuhaw - 2003-10-05 18:01:02
  您雖有百歲之壽卻只有軟禁回憶您那慈祥的面孔掩不了少時熱血您那西安的一舉讓二岸不得安寧您的一生傳奇史編在教材要人曉您用幾十年青春換來小島待一生您就撒手地歸去可知多少人惦記您的事跡與容貌將在我腦中盤旋李富豪2001年10月 ...
風乾的方式,演出
hermoso - 2003-10-05 09:05:54
總有這樣的夜,無法成眠。喧囂的風雨聲打著玻璃窗,身體內某種強烈將要脫韁。而,無關感官。                  巨大的悲哀瘋狂籠罩,卻純粹的,心靈哀泣著,我恐懼總有一天會失去全部。即使,我從來無能擁有些什麼。             身體覆蓋著層層被歲月鞭笞過的青苔,以一種隱藏而屈辱的姿態。於是可以解釋我的絕對,我的冷淡,心境卻無論如何都回不到過去了。 我渴望著寬恕與接納。   歲月如何以一種秘密的形式吞噬最後一枚純淨;如何習慣退一步去看你清澈的雙眼。我尚未有思考的能量,更無法追趕變數。而歲月之於我卻是不餘餘地的侵略,笑容到最後是人造的健康;搭著肩膀告訴你一切很好請毋亂想的人,實踐著行為表徵。        &nbs ...
藍色的城堡
liv - 2003-10-05 03:31:02
傳說 有人用藍色 在深夜 築起城堡 召喚憂鬱的人進駐 花園裡 有人拿著藍色的玫瑰 在數著 他愛我 他不愛我 他愛我.... 涼亭裡 有人拿著藍色的吉他 唱著悲傷的情歌 紡織室裡 女人織著藍色的布匹 用被刺傷的指頭 流出的血點綴成花 房間裡 有人躺在藍色的床上 睜著眼發呆 書房裡 有人看著藍色的書 尋找快樂的理由 直到天亮 天際升起一線陽光 藍色瓦解 悲傷暫且解除 城堡 等待深夜 下一批人 進駐 傳說 藍色的城堡不會消失自潘朵拉開啟盒子的那一刻 ...
用力的 寂寞
hermoso - 2003-09-19 11:12:32
遠離了你,遠離了一切和激烈情緒有關的牽扯,似乎只剩下寂寞了。 一種巨大的虛無籠罩,想要哭泣而無能為力的心境。我是平靜的看著看著許多東西從我身邊流去,毫無異意。 終究會開始說服自己,是一種處於客觀的年齡。不害怕失去,因為沒甚麼好失去的。不擔心後悔,至少這一刻,不會。 我失去了,生命中某部分的熱情。 慢慢的去探索一些所謂的必然性。製造一些完美無缺的記憶。在理哲學與命運荒原衝突的無限裡,我刻意是長出翅膀的蜥蜴,棲息在安靜的沼澤裡。四下無人很深很深的夜,阿米巴變形蟲聆聽展翅的聲音。 要把自己安置在烈焰濃烈的隱約裡,隔絕漣漪。 再也無人得以知曉,悲哀的文字無處發洩被迫壓縮。斷垣殘壁中安排完全的絕對性毀滅。生命源源不絕的給我害怕失去一切的恐懼。隱瞞的絕望蔓延埋伏成隱憂。夜半醒來的怔忡,思量白日應持的姿態。裝聾作啞,把幸福讓渡給自由。憑著哀傷的念頭,自尊不置可否地同意低姿態流動。 時間在當下,以海市蜃樓的速率流逝。我的視線越來越模糊。你說沒關係沒關係,這城市如此糜爛,不足以斥責誰。 放晴的午後,可以有一個沉靜的午睡。我的軌道上,有一列疾駛的火車,負載我去一個安定的地方。我摒住呼吸。 ...
我只能用光的速度來繼續愛你
skylover - 2003-09-10 14:33:20
(一)終於學會說服自己超越命運的限制可以灑脫地不求甚解儘管沒有廣義相對論的取代這個宇宙間的萬物依然會繼續互相吸引因此自由不需要理由(二)甜言蜜語逐漸轉換成陳詞濫調的模式存在著"物質不滅定律"沒有立足之地早知道變換是可以如此瞬間而理所當然的我就不應該愚昧地藐視"轉換"的原理存在存在?那竟是如此的不屑一顧你卻娓娓地說:"那只是換了另外一種模式存在著"(三)我把杯盤狼藉以後的殘局埋葬在火車軌道石下一列火車突然"轟轟"駛過呼喊著痛苦與快樂的交錯節拍彷彿控訴著一對不被祝福的男女在陽光底下影子狂烈地交疊晃動汗水赤裸裸地嘲笑彼此尊嚴如此旁若無人的拋擲感情,是一種賭注促使歡愉的摩擦都即將成為一種毀滅的可能性感情的付出繼續膨脹繼續增加但是為甚麼兩個人之間的距離卻會越來越遠?付出 似乎成了天方夜譚(四)早已經不再渴望自己比較姽嫿標準只是一種原則風捲殘雲之後的天空也可以是蔚藍晴朗的只要我喜歡每個觀物者的感受本來就不一樣(五)速度主宰了時間的絕對與否時間不過是一種假設速度吞噬了情感的長度長度也只是一種衡量那麼 我該怎麼愛你呢?我只能用光的速度來繼續愛你 ...
朋友的歌
nandor - 2003-09-02 18:03:08
作詞:林潤松作曲:林思維編曲:林思維創作年份:1998年 我走在歲月劃破朋友相聚的時光聽到了遠處 傳來朋友的歌 我沉在一齊傷痛的友情漩渦裡走過的日子 緊握的雙手一起唱出朋友一生一起走 那本寫滿了 我們的故事 歡笑的記事本是否依然堅強 懷抱的理想 充溢在心中徘徊在我的胸襟 思念大家共有的夢 用力地去完成維繫你我心中 那份光彩和熱度 走出惟一讓我熱淚滿眶的歲月和友情 在文字中表現 那首滋潤你我他 的歌頌 ...
後來我們學會了獨處
hermoso - 2003-09-01 20:03:19
從市政府回南港的途中,他打電話來。 他的聲音有點沙啞,感覺上,有點悶悶的。他說他剛睡醒,昨天去參加好朋友的婚禮,玩得很開心。呵,你一定又酗酒了,她道。難不成喝果汁唷,他回她。 公車迎面駛來,她抱著一堆書匆匆跳上紅32,被雨傘打中下巴。她哀嚎,然後笑自己的粗心。在電話那頭聽著她怪叫的他,嘴角也許掛著微笑吧。他一貫的笑容,總含些許深長的意味,卻不是心機的。 你有沒廝人獨憔悴啊?她問。他的回答是有一點吧。呵呵。她只是笑。是你自己拒絕感情的啊。也許,也不是拒絕,只是不太想接受,又想淺淺的擁有。她都懂的。忽然間她發現,她都懂了。 台北的雨很大。今天是颱風天。 真的嗎。馬來西亞這裡也常下雨,雷陣雨。 台北總是太陽雨。等你回台北,我們再一起去淋雨。 好啊。 後來說了什麼,其實,已經記不太起。掛了電話之後,心莫名的痛。很長的一段時間沒被撩起的痛。然而,聳聳肩,又沒有了。 或許那個時候我也只是因為在意而很在意吧。如果現在告訴自己去在意,或許還是可以很在意的。那個時候我相信去愛的勇氣,這個時候我考慮瘋狂的代價。那個時候我的愛,好像真摯得沒有價值。那個時候這個時候。時候又算什麼。 後來她 ...
印象
rainforest - 2003-08-25 17:34:04
日出.印象   回顧高中時候跟一位老師學習繪畫的點點滴滴,才發現原來當初自己所執著的每一筆色,皆跟上課時所聽到,所看到的印象畫家的理念是相符的,不敢用自己的作品來比較,因此就我本身所體會到的空間感,氣氛,天候來試著描述自己對印象派大師們所了解當時他們所注視的每一事物。  如果以現代的眼光來看印象派,衝擊感一定不如當時印象派剛出現在畫譠的時候。一個成功的改革,會帶領其後事物的變數。就如印象派的出現,對現代藝術而言的影響是無遠弗屆的。因此我對印象派的喜歡,是因為它的存在價值,畫家們所堅持與世雄辯的精神,而不是它自己本身的成就。而如從建築設計史的現代主義一般,印象派確確實實為藝術史寫下了厚厚的歷史。無論後來的新興畫家採用接納或反對的意識,無可否認的,皆受到印象派的色彩所影響。「印象」是什麼呢?「印象派」又是什麼呢?  其實我們現在歌頌的印象派,在當初是被官方和媒體所譏諷的名稱,意思是說這群沒有畫 ...
台灣當代藝術家――朱銘
rainforest - 2003-08-25 17:15:41
台灣當代藝術家――朱銘 台灣藝術其實有著西方藝術的影子,很多人都說東方的現代藝術是沒有歷史可言的,因此所創造出來的不外乎是西方藝術的延伸,因此不具有太大的衝擊力。而目前從政治開始強調台灣意識,以及各界紛紛起而附和。比較明顯的表現是台灣在近幾年的媒體開始重視地方人文色彩,區域性文化的藝術特質才開始被建構出來。當然在這個時候我們不應再去追述較早以前的藝術抄襲,而目前我們所重視的,是屬於台灣,或著亞洲區域的藝術特質。目前個人覺得在這一方面做得不錯的藝術家包括席德進、劉其偉、吳炫三等,而在雕刻藝術上,有一位頗值得我們尊敬的前輦藝術家—朱銘也開始耀上世界舞台,成為具有代表東方文化藝術的藝術家。他的作品很簡潔但成功的表現出他對東方文化—禪 , 的觀點。一個屬於靜態藝術但所表現出來的蘊涵是動感的、是令人省思的。就如日本禪寺中的假山水一般,一個彷彿靜止的世界卻隱藏著無限遼闊的意思 ...
Total : 15209 <<   123 ... 1518 151915201521   >> G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