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马歌星沧桑史2
zhongkesi - 2015-05-17 13:13:10
八十年代经济起飞,很多家庭渐渐从贫困步入小康,虽然没有大汽车大洋房,虽然还是寄人篱下过着群体的生活,但父亲给的零用钱渐渐多了,从六毛钱加到一块钱,从一块钱翻倍到两块钱,一场电影65分,一碗面四毛钱,一张录音卡带也要好几块钱,除非是盗版。本地歌星的唱片制作就像Cover Version,把市场流行的好歌好曲共治一炉,能不能带起唱片的销量就靠歌手的实力去应正,实力好的理所当然就有了知名度。一名歌者不怕无人不晓,就怕唱歌没有特色,不汤不水,敌不过海外歌星的强势打造,原唱者肯定强过地头蛇。然而本地歌手不怕没有市场,至少还有酒廊、夜总会可以驻唱,有尾牙宴请可以表演,有节庆歌台(盂兰盛会和九皇爷诞辰)的街头巷尾巡回表演,有广告商演剪彩等等。小时候在城乡公会看乐团歌手反复练唱好不快活,手里翻着歌书/歌簿(像北马、皇冠出版社)对应着歌词和题目,这首歌那首歌,谁是原唱者。槟城大山脚有很多闻名的歌舞剧 ...
星马歌星沧桑史I
zhongkesi - 2015-05-14 20:13:14
对普罗大众而言,明星比较遥不可及,歌星嘛虽然华丽,只要拥有天赋,即使当不成一名唱片歌星,至少可以卖唱,当一名素人歌手。在未成名之际,很多人都在忍受煎熬,发歌星梦,等待着一线生机。星马有很多天才童星,小小年纪就整装待发,跑歌台表演,参加歌唱比赛(擂台赛)、广电之星、综艺节目,有线电视台的斗歌兢艺,新秀歌唱大赛,甚至从校园开始就自弹自唱自我创作,等待伯乐或以本身的兴趣为出发点。至于能否如意得偿所愿还是有机可趁,歌手、歌星、偶像巨星都是一线之隔,更多的阻碍在于理想和流行歌坛趋势,长的好不好看似乎也不是必要的,最重要还是天赋歌喉(声线、音质、绝对音感、节奏的掌握、音乐素养,及自我要求的梦想)。唱歌可以很容易就过关,只要是兴趣所致,有人喝彩(不是喝倒彩),若果是专业歌手,那关键是如何发声(运气发音),很多人进了录音间才知道原来自己不会唱歌。有人学声乐,学美声,唱诗班,音乐素养高超,懂得钢琴乐 ...
明明是灰蓝
Johnchew9 - 2014-04-11 09:38:13
怎么季节就适怎么样的旅游,什么心情就得看怎么样的天气。有时固执起来,就算距离天与地,也会吵嚷要远足。 心血来潮,网上购买两天一夜配套,民丹岛(BintanIsland)。基本上,度假配套没有什么乐趣。意思很浅,买配套只是买个高枕无忧,纯碎去睡觉。 民丹岛屿位于印尼,新马南部居民,对这座岛屿并不陌生。况且,两地距离也只不过是约2小时的船程。如此靠近,即使情人分隔两地,想要相思都难。另外还有一个重点,任何时间,随时都能二人成行。 短途旅游,其实很好。家事公事无需有牵挂,基于往返两地,简直易如反掌。再加上,文化习俗稍有落差,异国的感觉,自然衍生。有时旅游,遇见同国际的旅人,倍感温馨。但我下榻的旅馆,见到的人,口音和穿着,和平时我们的所见,没有两样。我甚至怀疑,自己来到了圣淘沙。哈。 查实batam也好,bintan也好,都是狮城居民的旅游热点。原因,近嘛。 ...
无私的杂念
zhongkesi - 2014-03-12 13:39:20
变与不变更大是心里的沉淀与想念,把美好留住。多元文化艺术价值在于观念,不封闭更胜于主流,人类大同就是不要把自己逼入死角。天空海阔,那里不是心灵的殿堂,让我们热爱,以及呼吸!恨并不能拥抱全世界,只有尽情地爱才能感觉世界的美好!站在这里,只想把心里的杂念一股脑倾泄,让无私站在历史的中间宣告,文明,不能倒退! ...
宫崎骏,随风去
Johnchew9 - 2014-02-20 13:53:40
  常常觉得自己心态很老,可是我并不阻止自己继续年轻。潮流兴什么,我照玩,只是暗地里玩,有时还真的自得其乐。就连李总理和jib哥都玩selfie的年代, 即使我不玩入镜,半张脸,一样可以玩得不亦乐乎。看到吗?照片里的我,有多雀跃。   心血来潮,根本不用择日。那日突然跑到纪伊国书店,纯粹凭感觉。这期红姑号,我预感自己是有机会当影后的。哈,果然是。是的,从来没想过我的背影其实可以见人。更没想过我写的字,是可以这样用的。   一直以来,做什么都好,关于一气呵成这个东西,我很缺乏。因此常常因为这样,心里总是莫名地纠结起来。但事情转折的过程和结果,有时会令人获益更多,就像有幸写宫崎骏这篇文稿,也是因为一个转角而铸成的。   下笔写这篇文章,我读了很多资料,也看了很多访谈。原稿的要求,其实并非这样。动漫变宫崎骏,纯属巧合。记得那文稿提交后,宫老爷忽然宣布收山。因此“品”编审-李31 ...
逝去的風華老去的城
toh - 2014-02-17 10:18:38
⊙左行風 如果杜忠全不以“老檳城”重複提示這是一地方性的前代記憶,看著那些早已意義斑駁的名字,實在難以將之和檳城聯繫起來。共三緝16篇的文章,幾乎無一不從自己或受訪老人的回憶語調,進而哀嘆所憶人事早煙消於煙塵多時,在在說明了,也是檳城人的杜忠全企圖以記憶拾遺的方式,給自己生長的土地留下點紀錄。 書中描述的是上世紀老檳城們能享受到的娛樂,在那個物資缺乏、生活普遍困苦的年月,一名民間歌者、一家電台節目乃至一座遊樂場,就足以牽連起地方上人們的娛樂神經,成為一代人的(模糊)記憶。時代發展至今,馬來西亞社會雖仍算不上富足,但與當年相比,物資條件還算充裕得多,尤其現今檳城發展迅速,娛樂選項更多。同時,時代的巨輪也給我們送走了許多舊時的人、事與物,說“老了”是出於情感上的不捨,實則有些早已名存實亡。 “老街的風塵太久遠了,生活的回憶似乎碰觸不到了,祗適合傳奇小說;至於半個世紀以前的老滋 ...
一起走过的日子
sy3131 - 2013-10-08 01:28:15
    喂!李扇语!! 你的部落格没有东西看了咧!!! 树荫下的人喊。             我下楼走走。楼下走走。 惊觉原来所受创害,是有生以来最大伤口。 可以塞到邮箱,寄给你。 但我要用来克服我的障碍。 星期日 06 10 2013         一起走过的日子 标签 我喝的水,给万年青喝。 叮咚来,叮咚去。       这首歌响起时,我猜,你会哭。 很久没有遇过这么会哭的男人了,但我一点也不觉得你懦弱。 你收服令我气爆的难搞天后,还说授权让我 ...
救命病棟24小時系列五 沒頭沒尾的心得文
明越 - 2013-09-22 15:15:29
救命病棟24小時系列5 OP 中秋連假,把《救命病棟24小時》系列五看完了,而且還看了兩次。以往的系列都有進藤一生,這一次他沒出演,小島楓難撐大局啊! 從網路上找到的資料顯示,第五系列的收視率沒那麼好,同期夏季日劇的《庶務二課》似乎也是不好,這一季比較紅的應該是半澤直樹了吧。 說回來《救5》,這一次的配樂算不錯,可是劇情好像有點糟。第一、二系列有個特點,就是劇情中常出現笑點,明明醫務人員都很認真討論病情,但有時候就是會讓觀眾噴出笑聲。而三、四較少,系列三是地震較難搞笑,系列四則換了編劇,笑料似乎有點硬塞。《救5》似乎有恢復一、二系列的樣子,但笑料依然不足。 此外,有些梗看起來很重大,但最後卻輕輕放下。例如第一集出現的蛇、看似大魔王的院長、來歷成謎的夏目醫生、衫吉中心長的陰謀等。本來期待會有什麼爆發點,最後只落得:『哈?就這樣?』 比較感動的還是『夕』篇,讓小島楓再次面對煎熬。自己的侄兒救不回結果腦死,身為醫局長的她又要兼顧急救中心的業務(捐贈器官),又要面對身為親人的心理煎熬,若不是醫務人員的鼓勵,大概很難跨過去。 《救5》有不少細節跟前作有關聯,比 ...
崩壞與修復:讀杜忠全的《戀念檳榔嶼》
toh - 2013-07-23 13:45:43
⊙楊邦尼 我一個人從半島之南,搭火車,迢遞,悠緩,抵北海,轉渡輪,迂迴爲了進入,喬治市,我來了。旅行的邀約,波特萊爾,在未知的深處尋找新穎。 我只是事前在網上訂了第一天的旅舍,至于逗留幾天,第二天住哪裏,到哪裏晃游,沒有特定的目的。無目的而逍遙。我帶了兩本書,當做旅途上的消遣閱讀,一本是始終讀不完的喬伊斯的《尤裏西斯》,一本是杜忠全的《老檳城路誌銘:路名的故事》。在火車上讀著《尤裏西斯》,本身不就是一次次的迷航之旅嗎,閱讀的迷航,以至于這麽多年,像奧德賽斯的妻子佩內洛的編了拆,拆了編的等待丈夫的歸來。而杜的檳城路名我早前就讀過的,那是紙上的老檳城,森羅棋布,蛛網盤結,我讀著各種語音發音的路名,神迷馳往,老檳城的路名本身就是一部半島殖民獨立的官方和野史的交媾罔兩史,我讀之若狂,這島嶼,我必要來! 杜忠全一而再,再而三,書寫的他的老檳城——《老檳城.老生活》(2008)、《老 ...
國王的新衣續篇 (一):杜象的噴泉
方傑 - 2013-06-24 13:18:53
文:方傑     「這真是我見過最美的噴泉啊!這噴泉的造型真美!」美術館裡的觀眾正發出此起彼落的讚嘆聲,他們正享受杜象的噴泉所帶來的視覺震憾。   「這明明是尿壺嘛!」小孩的聲音驚動了美術館裡的觀眾。   孩子的媽媽急忙摀住他的嘴巴:「小孩不懂事,才剛闖了禍,別又亂說話」小孩在來美術館前,剛戳破了國王根本沒穿新衣的謊言,媽媽萬萬沒想到,他又在這裡闖禍了。   「可他明明就是尿壺嘛,跟我剛剛在洗手間看到的完全一個樣!」小孩漲紅了臉,媽媽也羞紅了臉,小孩無法瞭解何以不能誠實說出內心的疑惑,而媽媽則想找個洞把自己塞進去。   這時圍觀的觀眾愈來愈多,但沒有人加入,仿佛一發言,就會褻瀆了藝術的神聖性。   媽媽急著要把孩子拉開,但小孩仍舊不服氣,正當大家都等著看笑話的當兒,出現了一個神奇的畫面 ...
Total : 3687 <<   123 ... 367368369   >> G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