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的波斯菊
shuijien - 2004-05-05 08:47:47
雖說「數大」便是美.... 很多人都知道福壽山農場製茶場旁邊的波斯菊花海,也是許多人爭相觀賞與攝影的場所,但是我更偏愛合歡溪步道入口附近的波斯菊,靜靜地開在那邊.... 就像其他沒有受到矚目的每個生命都在用心生存也為了繁衍族群從厚重的泥土中伸展綻放自己生命的色彩 當然,站在台前的也不簡單,因為他們要有更豐富的生命深度來燃燒自己.... ...
菁桐隨筆
shuijien - 2004-05-03 15:35:06
菁桐車站,昔日因為煤礦的開採盛極一時。時至今日,由於旅遊風氣的興盛,加上懷舊的感覺儼然成為另外一種旅遊意識主流,這個車站並沒有因為礦業的消失而消失,反而由於當地新舊景物交替,成為許多人喜歡駐足、談心、攝影的地點。只不過,通過入口,進入月台,昔日的礦場映入眼簾,時間的河流毫不留情地在這裡刻畫出傾頹的外貌,想著出神,突然感覺這道入口彷彿是時光隧道的入口,可以帶我看到這裡的興衰,一切就像齣真實的連續劇一般令人動容。世界上沒有永恆的事物,但是永恆往往都存在於瞬間,昨日的干戈英雄,今日的一履英魂。那麼,今日的到了明日呢?突然覺得站在這入口前面,自己變得好緲小.... ...
【記國外過年】年初一
douzi - 2004-01-24 22:40:31
                                                                      ...
【記國外過年】除夕夜
douzi - 2004-01-23 13:51:59
                                                                   & ...
斷了線的風箏
kohkoh - 2004-01-21 02:09:44
小鳳:   今天, 8月2日 (星期天), 很冷很冷的一天。 窗外的雨下了又停, 停了又下。 冷得令人只想躲在被窩里不出來。   傍晚時分,一通電話, 晴天霹靂, 你走了。正值18年華。然后,電話一直響個不停。 哭了, 大伙兒都哭了。 自責未能把制造班服這件簡單的事辦好。 只差8天,也趕不及。 氣氛也沉重了起來。 外頭又下雨了。老天爺也正悲傷、惋惜。   可是不久電話又響了,說你沒事了。 只是天氣太冷,身體僵硬,了, 叫不醒。 后來, 又醒過來了。電話又響個不停了。空氣在流動, 大伙兒的心情指數不斷上升, 大家都為你能度過難關的消息感到慶幸。 在短短的一小時內, 大伙兒經歷了失而復得的心情。   第二天早上, 很兒戲的,8點30分,電話又響了, 說你真的走了。沒有回頭。昨天只是回光返照。。。。。   8月3日(星期一)早上7時25分, 你緩緩的閉上雙眼,終于與世長辭。你始終沒能趕上咱們畢業刊的出版和8月10日班服出爐的那一刻。 雖然, 你在醫院時曾答應過你會穿上它。   如今, 你就像一只單飛的候鳥,只 ...
yo-yo
kevin2008 - 2004-01-03 22:56:10
悠悠(yo-yo)最早起源于中国,这是每个炎黄子孙应该感到自豪的事。yo-yo被称为第二古老的玩具,第一个是洋娃娃。史书最早记录出现在公元500年前的希腊,现在在雅典的国立博物馆还保存这样一件陶瓷罐子,罐上的人物手中正拿着的就是悠悠的始祖。这种玩具材料是木头、金属或上了颜色的黏土,图案多是众神的形象。 yo-yo原自菲律宾的土语(Tagalog)是"回来"或"去回来"的意思。在公元1500年的时候,菲律宾的狩猎民族在20英尺(大约6米)的绳子前端挂上晒干的鱼贝之& ...

kohkoh - 2004-01-02 04:16:39
如果有一天 我拙于表達自己 在筆直的街道上 我重遇了你 也許我會就這樣低下了頭 就這樣擦肩而過 而以后 空氣中 可能會遺留着一些遺憾的味道 直到   被別的氣味填補   1997.8.6   ...
往東海岸路上
kohkoh - 2004-01-02 04:11:43
走了自己想走的路 我看到了想看的風景 一路上 排排屹立在路旁的 電桿和其電線 就像五線譜 沒有音符 等待着 我這個旅人 將心情標記上去   2000   ...
about taipei-離開前的五味雜陳
sheauli - 2003-07-28 06:10:18
    怎麼也沒想到道別一個地方是這樣地倉促。       離開台北前的兩個星期,我把工作辭掉,算是給自己留一點時間來道別台北,一直以來都住宿舍除了最後這一年,我堅持要搬到外面住,為了能親身感受“台北生活”,我把它定義為:擁有自個兒的小空間,那怕是三五坪;可以獨立出入門不受干擾、一個人的晚餐可以到香香或麵疙瘩去簡單解決,跟學弟妹吃飯喝茶聊是非;週末假日睡到自然醒後,心血來潮打掃自已的房間;想看電影又沒什麼閒錢就到光明戲院;如果到西門町總會吃碗阿宗麵線;偶爾到誠品東翻翻西看看,再到東區街頭閒晃,說不定會在地攤找到心愛的小飾品,像一對耳環或髮飾;物色到什麼好書,就近週一到日週休不打烊的政大書城滿足我的慾望綽綽有餘。       總算做到了,一年來重覆那樣的生活竟在離開前才知道還不夠。所做的一切看似平淡無奇,不覺中卻也讓我產生了極大的不捨,有如當你覺醒,像個睡醒的娃兒,哭哭啼啼地找母親時,難以割捨的情感頓時破隄。“對台北,比對任何一個城市還熟悉。”常常跟身邊的人提及,半開完笑 ...
國旗
charles - 2003-06-07 18:27:24
同事問我,回家要送我甚麼禮物。我不加思索的就說:中華民國國旗!呵呵,同事一臉迷惑的樣子看著我,問:為甚麼?也不知道,可能在國外很少有機會可以看到這面國旗,也深怕以後沒有機會再看到這面國旗。以前開始集郵的時候,根本搞不清楚"中華民國"跟"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分別。當時也沒有人可以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為甚麼不一樣,不一樣在那裡。在那個迷惑的年代,直接的反應當然是在字面上的不一樣以及郵票所表現出來的那種感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郵票大部分都是工人啊,農民啊,山啊水啊等等。中華民國的話,當時看到的,大部分都是以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為主要圖案的那個系列。很多時候,我們聽到說中國國旗的時候,心裡面想的都是那面五星旗。第一次對天白日滿地紅有所認識都是看了電影「八百壯士」以及很多的中國童子軍參考書籍以後才了解的。還記得當年在唸大學先修班的時候,每個早上的朝會,都要"唱國歌,升國旗"。對於某些人來說,這樣的舉動如同背叛自己的"祖國",可是我覺得在地就應該要尊敬別人的國旗跟國歌,所以都會認真的唱以及立正站好。我想,帶一面"國 ...
Total : 1627 <<   123 ... 161162163   >> G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