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长璜-让水泥覆盖了
taiping - 2004-09-30 15:01:55
让水泥覆盖了蔡长璜(chaichanghwang@hotmail.com)   第十一届全国普选,太平国会议席的结果让人出乎意料,情绪若有所失。翌日傍晚,我寻访离家不远的废矿湖区--这里是儿时常与玩伴游荡、撒野的秘密花园--希望检拾一些欢乐的片断,聊以自慰。   回想当年,一群不谙水性的无知顽童,胆粗粗地涉入湖中捕捞草虾,收获可作垂钓的鱼饵,或用以饲养心爱的oscar鱼……少年时开始狂爱写生作画,有一次跟友侪带齐了画纸、颜料等工具,准备捕捉四野茫茫的湖景,忽而大雨骤降,顷刻间便与周遭浑然一体……。   此次旧地重游,不禁令我错愕于眼前变了色的景观:   以往的穷乡僻壤,已化成屋宇栉比鳞次、道路纵横交错的超级型「花园」,只是那一条条延伸一、二公里长的笔直柏油路,便略略勾勒出其地形之广阔。   在咫尺之遥的番石榴园地上,即将构筑一批号称本市最昂贵的独立式豪华洋房;附加卖点并非学校或公园,而是一所大型超级市场会在附近轰然而出。   虽然目前只有一幢楼高二层半、基调为橙色的示范屋兀立在旷野中,我可以想象区区数年内,这里将完全让钢筋水泥森林所覆盖,儿时的记忆,就快无可寻之迹了。   ...
蔡长璜-别带古迹去荷兰
taiping - 2004-09-30 15:00:04
别带古迹去荷兰蔡长璜(chaichanghwang@hotmail.com)   大年初一,晨早的春风忙着拂拭大地,小镇到处传来袭耳的鞭炮响,劈里啪拉、劈里啪拉……仿佛明喻了今年的景运更比去年好。   就在一片洋洋得意的情境里,我随同永球和崇喜、崇扬兄弟,一块拜访了由台湾返家过年的张集强同学。虽然大家初次会面,却形同好久不见的老乡,话题彼落此起,真是大快人心!   能够跟集强相识,可说是全靠科技之助。话说有一天,在无垠的网络世界里遨游,闯进了「大红花的国度」(http://www.hibiscusrealm.net)--由数名留台生创建的网站,遂在名称「街巷雨丝」的个人网页上,搜寻到一些让我动容的文章,其中数篇建筑评论,更是据实说理,掷地有声。   集强深造多年,研读建筑绘测、都市发展史、古迹保护与维修,为私立中原大学建筑研究所硕士生、建筑研究室研究助理,屡次参与古迹的历史调查和研究,包括:台中火车站、彰化县武德殿、台北圆山别庄及台北宾馆,等等,目前执行台北宾馆修复工程的记录工作。   言谈中,集强跟我们分享了一些心得,他不违言英殖民政府在我国各城镇的建设与发展上,作了非常完 ...
蔡长璜-本土的感召
taiping - 2004-09-30 14:58:02
本土的感召蔡长璜(chaichanghwang@hotmail.com)   十二月,对「雨城」的居民而言,那是一段骤雨频仍的时节,诸如:动土开渠、移徙出行等事务,无疑都是避忌。   它的雨量独冠全国,纯是其傍海倚山的自然形势所致;山雨来袭之景,本地人早已司空见惯。惟地方上的史实,却少有人能悉数详说。   太平,开埠于十九世纪伊始,源由锡米的发现。尔后,海山与义兴会党之间的冲突械斗、各利益集团签署〈拉律协约〉到派生一个寓意「永远和平」的新镇,遂也启动了殖民统治者的机器向马来半岛诸州进逼……史迹盘郁,年湮代远。   二日清晨,我随着一群从事创意工作的朋友,有:国文、敏华、国辉、锦超、泰思、台明和维凌等一行人,分乘两车直驱北上;而KungYu从槟岛南来会合,崇扬则在老家等候。大家风尘朴朴,只为赴一场知性之旅,全程邀得太平文史工作者李永球盛情导游。   (永球从事地方文物史料田野调查十数年﹐对民间掌故察察为明。年中结集出版了[移国﹕太平华裔历史人物集]﹐获学界的佳评连连。)   所谓“知性之旅”﹐乃是跟一般走马观花的旅游方式大异其趣﹐更不局限于观光手册上的景点。旅行者可以自拟主题 ...
蔡长璜-祈愿天下太平
taiping - 2004-09-30 14:55:23
祈愿天下太平蔡长璜( chaichanghwang@hotmail.com)   每一次回老家--素有雨城之称的太平--小憩数日,总会走走街场,品赏风味小食;最令我流连忘返的是太平湖了,凡「太平人」莫不以它引以为傲!   循着诗意化的「翠臂擒波」湖景区,踩着脚车缓缓前行,晨曦渗过老雨树洒在身上,光影共舞,令人适意极了。   蛰居老家的日子,「碧水红莲」倘佯的是我的悠闲;观赏莲花,最好在大清早,无论是含苞、盛放、向阳或在蔽阴底下,花容特别明媚,大叶长梗,清影摇拽。选一处竹阴席地而坐,澄明心绪,断想这座城市的一二……。   太平人曾经犯下一个错误,即蛮横地把逾百年历史的古庙铲平,然后盖起一座了无美学特质的建筑物(construction);名称依旧,惟时空次序、文化意涵和精神表征荡然无存。   今人只懂破旧立新,却无法逾越古人的智能,构筑出结合功能、技艺和美感,并与环境合一的建筑(architecture)。结果,「一头粉红的怪兽」兀立山岭,强说见证了本市的开埠,难免暧昧,要追思先贤披肝沥胆的忠义之情,亦无迹可寻;若连外观也碍眼,那剩余价值是什么?   打从屋租统制法令解除后, ...
蔡長璜-品者每物皆賞之
taiping - 2004-09-25 13:21:48
品者每物皆賞之 蔡長璜(chaichanghwang@hotmail.com) 太平有間中央飲食中心﹐麵食包點茶水﹐應有盡有﹐與其它餐室大同小異。 店面的牆身偏高﹐使它顯得格外寬敞﹑晃明﹔而那一幅幅懸掛壁上的水墨畫作﹐將滿室煥發為雅致悠然的氣氛﹐構成了這兒的特色。我向人推介時﹐總愛戲稱它作「Kopitiam畫廊」﹗ 從正門進入﹐右側高牆上展示著大小不一的畫作﹐依序為楊仁德的山水橫披與花鳥小品﹑齊良末的《墨蝦》條幅﹑李霞的《關羽坐像》大中堂(兩邊配設了詠贊浩然正氣的行書楹聯)﹑楊飛的人物四聯作﹐等等,迎面還有楊仁德和李霞二人的力作﹐前者所畫蒼鷹﹐並題上「千里江山一擏天」﹐後者的另一幅《關羽立像》﹐古趣橫生﹐藏家亦在其旁安置了自書楹聯加以綴飾。 這些作品由王仕元﹑立瑞父子珍藏﹐他們平日為店裡的繁瑣事務忙碌﹐借助古書畫的品鑒玩賞﹐驅除煩氣﹑洗滌俗心。王伯伯目前多在家中含飴弄孫﹐樂在藏品世界中﹔立瑞在長期耳濡目染之下﹐不但子承父業﹐也逐漸培孕出一種儒雅的生活志趣來。 他出示一份介紹我國以故書畫家李家耀先生(時年九十三歲)和「若墅堂」的剪報﹐內附多幀家居擺設組圖。只見四壁盡是翰墨丹青 ...
太平螢幕保護程式 ScreenSaver
taiping - 2004-09-25 12:58:31
Malaysian Style! Screensaver乃以馬來西亞城市主題之攝影所製作的一系列螢幕保護程式,作者以建築旅遊人的角度觀察記錄這些昔日的殖民都市。在經歷百年歲月沖刷後,這些城市所遺留下來獨特文化,在陳舊的歷史建築中、在城市人的生活中表露無遺。         太平市簡介 Introduction of Taiping -- by Rainforest   Taiping(太平市)為霹靂州北部的一個城市,位於檳城與怡保之間,距離兩大城市各1小時車程,為霹靂州舊首府,開埠至近已有129年歷史。1874年在著名的邦咯條約中,英國人將拉律山腳下,華人幫派(海山及義興)械鬥頻頻鍚礦區(原名Kelian Pauh)改名太平,希望此地此後不再有戰亂,永遠和平之意。英國人亦以此為理由,建議霹靂州蘇丹接受英國人參政,因此開啟 ...
雨林-拉律山腳下的美麗城市-太平
taiping - 2004-09-25 12:15:18
拉律山腳下的美麗城市-太平   1900年代太平街景,遠處鐘塔為當時之警局,現為遊客中心。 太平明律(main road)街景,街道兩旁植angsana行道樹 太平湖景點:翠臂擒波 太平市中心和平餐室,已指定為古蹟   古打律現況   從吉隆坡機場出發,車子以時速100公里在高速公路上往北奔馳了兩個多小時,過了怡保北區收費站之後,在半島大道開發最艱難的石灰岩山區裡盤旋,約莫半小時就到江沙了。過了江沙再不久,往東邊看去,一條與公路平行的美麗山脈曲線,溫柔、寧靜的佇立在不遠處。山脈的最高處是拉律山,山上最高點有幾個電視台及電話公司的訊號發射塔,很好辨認。山腳下靜躺著一個百年城市,是我十年來不厭其煩重複跟外國友人推薦的美麗城市,我的 ...
雨林-Larut Matang
taiping - 2004-09-25 12:11:00
Larut Matang  太平開發的時間很早,所以在這裡很多文化都是根深蒂固了。太平的人喜歡吃,在這裡的生活休閒跟娛樂都是吃。所以我高中的生活,下了課後就是跟同學到處找吃。Larut Matang是其中,想吃什麼都找得到的地方。這裡可以說是太平人的大食堂了,很多家庭偶爾沒有煮飯就會來這裡找吃的喝的,所以說起Larut Matang,很多太平人一定感到很親切。   早期太平的飲食文化是在街邊的小攤子,胃食街,那時候的確是比較不衛生,熱鬧的市街裡頭車子在鑽頭,人們則是坐在馬路邊的凳子上大吃特吃起來。現在想起來總是覺得那時候的街頭是很熱鬧的,早上在四五點就已經有人潮,大家去太平湖跑完步回來就是去那裡吃粿條湯,豬腸粉。比較之下,總覺得現在的太平街頭是一片蕭條,不知道是因為高速公路開發後人口開始往外跑(到怡保去吃芽菜雞或到檳城吃Laksa只要45分鐘的車程)、年青人都到外地去掙錢、還 ...
首頁
ipoh - 2004-09-12 17:31:46
活動已結束,相關照片請到相簿區 山城遊子請多多宣傳本網頁 http://my.hibiscusrealm.net/IPOH/,常留言!   目前無人管理本網頁,有意管理者請向alittleboy提出 ...
島嶼紀事(1):島事開篇
toh - 2004-09-11 18:28:08
■杜忠全 住在島上,我最先是樂於生活周遭在在處處所見的,那些青蔥翠綠的山光水影,然後才及于我們老城區裏那些斑斑駁駁的老舊門牆背後所匿藏的歷史時光的。生活在這島上,山水是必然不缺的。從小到大,不管是在綠疏環繞的老屋,還是把畫面轉切到山腳下的高樓新居裏,蒼翠起伏或煙嵐繚繞的山影,總是映在日日推窗眺望的眼神裏的。山環水抱之中,200年來先輩們披荊斬棘地開荒建設、辛勤堆砌生活高度的悠久歲月,似乎都藏匿無蹤了! 有一年的春節,幾個朋友邀約了自己結伴出遊。經過一大段橫跨馬六甲海峽的水路航程之後,我們終於回到自己的城了。水路顛簸,上岸之後,四面的風景總算凝定下來,不再為船桅挑撥得上下晃動了!幾天緊湊的旅程之後,我們回到熟悉的老城,也快回到自己的家了!各自提著行李,在暮色昏暗裏,我們走回離碼頭不遠的朋友家。夜幕底垂裏,城裏的車輛行人都稀稀疏疏的,老城自白日裏的繁華喧鬧退燒而去了,只剩得那些老門牆還退守在冷冷清清的街道邊,然後在一路昏黃的街燈裏,畫下滿地狼藉的黑影兒。過往在白日裏的匆匆來去之間,自己從來沒有感覺跟這城市貼得那麼地近的!而在那時,經過三幾年在臺北的車流人海裏極目 ...
Total : 120 <<   123 ... 101112   >> G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