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的上半場。」
mickykua - 2012-05-01 23:31:17
51勞動,這篇428已算是老調重彈的舊文字了。 我們如期順利出席參加干淨靜坐集會。自從428以後,網絡新聞力量更強烈,轉載了又轉載,干淨文章更多不勝舉,因為參與過,因此不厭其煩讀了一遍又一遍。有人熱血依然,理直氣壯侃侃而談,是真心分享或是誇誇奇談則見仁見智;有人清高不可攀,冷眼觀潮僥幸喝水炮吃淚彈不是他她它,馬後炮敢膽說愛的愛國方式有如走馬燈。既然捍衛自由言論,更多的紙上談兵亦讀無妨,後來,那不過是一則滿足個人說法的馳騁幻想論文,真相和事實,確實又很有必要看得更客觀更透徹。很多事情,非要親身體驗才能有切膚之感,因為看到了,體驗過了,所以更懂了,開竅了,感動了,憤怒了,意願更堅定了。 或 更多相片。 因為參加了集會,我才真正的體會這句話的意思: 當下政府的路是馬打開的,在野的路是人民開的。天下熙熙攘攘,當下政府做不到鞠躬盡瘁為民請命,也 ...
[耿耿星河] 外婆的眼泪
sarahtan - 2011-11-17 20:00:40
1989年6月,我七岁。 天热,我倚在外婆的膝下玩耍,她一边看电视一边拔菜。 忽然,外婆对着电视荧幕流泪,哽咽说:“他们连学生也不放过..."。 我望了荧幕一眼又继续玩耍,依稀只记得灰蒙蒙的背景,有个穿军装的人跑过。 几年后外婆就去世了。那个傍晚,她的眼泪,是我的童年记忆之一。 到我十几岁时,终於明白了“他们”是谁,那些“学生”又是谁,还有,外婆为什么流泪。 廿年后的今天,我读六四的专题报导时,依然热泪盈眶。我完全能体会外婆当时的心情。 她自五十年代南来后一呆数十载,到了晚年,故国的人与事依旧叫她心痛落泪。 这些年来,有无数的人出于种种原因为当年的事辩护。 面对这些人,我愿代我的外婆,一个没有上过学的乡下女子,问一声:“为什么连手无寸铁学生的也不放过?"。       中國報/读编交流-心情分享 - 2009.06.16 ...
訕言涼語11:陈平的马中关系
malayputra - 2009-06-01 13:50:58
訕言涼語11:陈平的马中关系 就在纳吉6月2日官访中国,与世界最大的共产党—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握手言欢,巫统部长及其掌控的媒体,却试图在国内制造一股「反共」的仇恨情绪。 当然不管是新闻部长莱益斯雅丁或国防部长阿末查希、巫统控制的《马来西亚前锋报》等,他们的「反共」对象,绝对不是每年巫统大会上受邀出席的中共。 巫统的对象是一位85岁的老人—一位已没有政治野心、也没有掠夺匪般武力,相信更非是要长期定居於此,他只是想回到其出生地,到其双亲坟前上香,以及与还在这土地上的亲人叙一叙的马来亚共产党总书记陈平。 不过,对历史充满偏见及无知的巫统党人,以共产主义曾对这国家作出伤害,或因担心允许陈平回来,会引起曾在对抗马共时期,受到伤害者的不满,而拒绝一个曾为这片土地抵抗殖民及侵略者的老人最后之愿望; 先不说,为何巫统不能如当年紧急状态下对抗马共的英国政府,以及曾派兵参与剿共的澳洲政府般(别忘了对抗马共过程中,这两国也牺牲了许多人),允许陈平在两国自由进出,在当地讲学、拜访老朋友或前敌人,接受学者或媒体如BBC访问,甚至允许陈平在撰写其回忆录《我方的历史》时,参考两国许多当年军事档案。 巫统 ...
[資訊]黄丝带运动的含义及来历
fuhaw - 2008-09-15 11:37:08
黄丝带的含义 黄丝带目前已经成为了亲人离散后的求助标志。黄丝带——黄是一种安全的祝福,黄丝带代表的则是「平安归来」。 黄丝带的含义:哀悼、思念、祈福、希望、盼望亲人平安。 黄丝带的来历 1971年10月14日《纽约邮报》刊登了一篇小说:长途车上坐着一位沉默不语的男子,在同车的年轻游客的盘问下终于开了口。原来他刚从监狱出来,释放前 曾写信给妻子:如果她已另有归宿,他也不责怪她;如果她还爱着他,愿意他回去,就在镇口的老橡树上系一根黄丝带;如果没有黄丝带,他就会随车而去,永远不 会去打扰她……汽车快到目的地了,远远望去,镇口的老橡树上挂了几十上百条黄丝带,车上的乘客都欢呼起来。 这个动人的故事被作成了歌曲,伴着歌声这个故事也传遍了全世界。黄丝带也成了美国“欢迎被囚禁的人重获自由”的标志。 黄丝带的歌曲 歌曲名 ...
[東方]真的只能这样当官吗?
fuhaw - 2008-09-11 17:15:04
 孔老夫子一生除了重视“礼”,其中一个为人重视之名言就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所谓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其大意是说,君应尽为君之道,臣应尽为臣之道,父应尽为父之道,子应尽为子之道。而就其表面之意而言,即你在社会上搬演着什么角色就要先做好你应做的事。否则君不君则臣不臣,父不父则子不子,这岂不是天下大乱,任何的论理及礼仪又要如何的施行?   当然若就以上所说为“正”,则不难在我国的政坛上看到,不管是在朝在野的政治人物都把这演译得很好。在朝的政府中,那些做官的大爷们,带着一个“尊敬”的头衔及那二个口的“官”职,就摆着自己是“臣”,应有臣的威。这也就如一些官爷的名言:“大官做大事,小官做小事,没有你的事,请你乖乖视。”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道理,这就是所谓的官场文化,一定马虎不得,要不然您又会被人家说穿起龙袍不 ...
[報導]民盟領袖發動集會‧巴生逾百人抗議油價
fuhaw - 2008-06-11 14:59:31
民盟領袖發動集會‧巴生逾百人抗議油價2008-06-08 18:44      逾百名民眾高舉大字報和布條抗議油價高漲,加重人民負擔。(圖:星洲日報)(雪蘭莪‧巴生)今日(週日,6月8日)有超過百人,在班達馬蘭綜合體育場舉行集會抗議油價上漲。他們在會上簽名和提呈備忘錄給巴生區國會議員查爾斯,以代為在國會呈交首相拿督斯里阿都拉,要求重新檢討油價。這項由巴生社青團、巴生回教黨區部和巴生公正黨青年團聯合發起的集會,是在上午11時開始,參與民眾都相當守秩序。巴生社青團顧問李富豪說,他們發起這項集會,主要是針對政府在毫無預警下大幅度調高油價,令巴生居民深感不滿,因此,希望通過集會讓人民表達心聲。巴生回教黨區部主席依斯邁阿斯哈說,在大選時,國陣政府向人民釋出種種利多政策,然而如今大家看到的則是加重人民負擔的政策。巴生公正黨青年團長依旺依斯邁也表示對油價 ...
[報導]看台灣選舉-大馬生關注自身利益
fuhaw - 2008-06-11 11:05:05
李富豪:看台灣選舉大馬生關注自身利益updated:2004-03-19 15:05:30 MYT馬來西亞旅台同學會副會長李富豪坦承,大馬同學之間即使談及台灣政治,也是點到為止,而且大都是從自身利益的角度來看這場選舉。他表示,基本上,大馬同學的關注焦點在於哪一個政黨上台對僑生比較有利。他舉例說,國民黨執政期間,對僑生十分關照,僑生所獲得的福利,包括獎學金、公費、工作機會等等,也比較好;但扁政府上台後,大幅調整僑務政策,也令僑生能夠享受的福利少了很多。“大馬學生只關心甚麼政策對我有利?對自己有甚麼影響?如果沒有切身利益的話,大家都是抱著事不關己,己不憂心的態度。“總的來說,大馬學生一般都不關心政治,包括對大馬時事也漠不關心,大家談得最多的就是打工、旅遊或課業等等。”為賺錢助選他指出,有一些大馬學生會趁競選期間助選。“所謂助選,並不代表他們支持任何政黨,我們不 ...
[我要講]政治人物的"被害妄想症"
fuhaw - 2008-02-04 11:52:43
近來馬華公會的領袖不斷炮轟民主行動黨,指責民主行動黨在華裔選區對戰馬華公會,是削弱華裔在朝力量的言論是沒有根據且荒謬。表面看來是有關的政治人物為了來屆大選而做出的宣傳.不過筆者則是為相關人物感到失望及可憐,因為這些部長級的人物當下應該是花更多的時間去搞好政治,而不是在那里發表那不切實際的大選宣言.而筆者也發覺到我國的政治人物不少都感染著"被害妄想症".   當然的,廣大的民眾也質問這打著代表華人政黨的馬華公會,真真的在朝中為馬來西亞人做了什麼努力?又為了華人做了什麼?看看白小事件,華小津貼事件,華裔生無法進大學事件等等,一再的顯現更多患有"被害妄想症"的馬華議員在朝,反而削弱了華人原享有的權益.那請問大家誰才是真真削弱了華裔在朝力量?   所以,今天馬華不應談是誰削弱了誰的力量,而是要去證明本身如何為我們各族人民帶來更大的福祉.現時的馬華領袖不僅沒有好好利用在朝的優勢,卻不斷的對巫統做出讓步,這也證明了坊間所流傳的"支持馬華,也就是支持巫統"不是傳言.所以馬華領袖本身應詃 ...
For you , Malaysia
toh - 2007-09-17 13:53:31
●杜忠全 8月31日的50週年國慶過後,半個月後即馬來西亞日(Malaysia Day)了,但是,這落在9月16日的日子,較之歡騰熱鬧的獨立紀念日,卻顯得冷清多了,究竟有多少人在意這個日子呢? 並非存心的安排,但近來碰巧都在讀一本叫《追尋自己的國家──一個南洋華人的心路歷程》的書,作者李炯才是南來遷民的下一代,檳城威省出生,鍾靈中學畢業,早期服務於馬新報界,壯年開始投身政治,最後的公職身份是新加坡駐外大使。所謂“追尋自己的國家”,是作者經過一番迂迴曲折的探尋之後,最終為非中國籍之華裔身份的自己,找到的一個政治身份。九•一六前夕在燈下讀這本書,難免總要想到自己,當然還有我們的馬來西亞。 跟李炯才相似的是,我們都是在這一片南洋熱土出生。出生在南洋──現在該改口說東南亞才貼切的,所謂的南洋,終究還是以中國大陸為觀照點成立的;在這亞洲大陸東南的赤道線上,熱帶的風雨與風情,鑄就了我們的生命與血肉。跟李炯才相異的是,他當年在殖民時代所受的中文教育,往往都要他當個中國人──即使離開了中國,也必須緊記這個國籍身份。但是,他的生活經驗與閱讀之間,卻有著鴻大的差距, ...
只要我長大
airkala - 2004-08-06 17:58:23
只要我長大 最近媒體上華社的熱門算是『求學無門進,叫官無門應』了。 華社的群眾永遠都是只能在五年一次的大選,祈討到一點從他人口中滴漏下的奶水,然後一堆為官者就像捧著佛牙一樣的,到處去爭功炫耀。 那不過是一丁點的奶水而已,而且還是久旱逢甘霖的及時雨,怎麼一個大黨就拿不出一套全面的、策略上的解決方案呢?這次是挖霹靂的洞來填補蒲種的坑,下次又不知是那來的洞,那裡的坑了?因為單雪州及柔佛的坑坑洞洞就足以讓他們疲於奔命了。 這顯示出政府解決問題能力及格局嗎?我想不是的,看看大馬街上一堆最大的、最長的、最多的、最高的記錄,什麼走廊、機場、賽車場、什麼塔的,你就不會懷疑他的能力了。所以,最根本問題就是解決問題的誠意吧!如果八個月可以蓋好一間白沙羅華小分校,(是分校,因為白小原校未死,那裡還有四十多位學生在上課),而且不用花華社一分錢,效率之快,校舍之堂皇,真可足以頒一張大馬記錄証書讓它掛在牆上,好讓華校也有機會『驕傲』一下。 我爺爺告訴我說,未獨立前那糟透了的生活下,要建校、要受教育怎麼都比現在還來得容易、幸福呢?不是把規則說好這遊戲由三大民族一起玩的嗎?怎麼獨立後卻變成只有他們是主人了? ...
Total : 43 <<   1, 2, 3, 4,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