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群體影像
airkala - 2004-07-31 18:27:59
社區群體影像   最近在協助某社區開辦社區記錄片工作者的培訓計劃,對象是年輕學生及上班族。當初知道那是一個在地的社區組織,以年輕一輩為主要對象去規劃一些活動時,就積極鼓勵他們朝向培訓社區記錄片拍攝者的方向思考,因為現在數位攝影機已然成為家中的日常日品了,在透過一台電腦的輸入及輸出就可以完成作品,這個影像家庭手工業的時代早已來臨。 然而要如何去有效的推動及執行又是另一個層次的問題,雖然說攝影機早已成為日常用品,但是普遍群眾對於如何創造影像?如何有效的利用影像說話?如何透過編輯剪接去說一個故事卻是陌生的,這主要回歸到我國對於影像方面的教育尚在啟蒙階段,中小學教育普遍上沒能提供,而大專院校設立這方面的科系也相對的少,有啟發性的師資更是難求,跟許多周遭國家相比,大家民眾對於藝術及創造性是普遍的落後的。 未來的社會將會是一個極度影像化的時代,然而在我國對於影像這教育及認識依舊停留在他是文字的點綴品,根本沒有將其提昇到獨立的個體看待,更不用說是建立一套影像解讀的美學觀了,這才是我國極大悲哀的地方,外表的光鮮亮麗,跟內裡實在相比,簡直是讓人打從心裡發笑。 社區其實是一個生命共同體 ...
等待解除魔咒的一代
airkala - 2004-07-23 08:09:06
等待解除魔咒的一代 房屋地方部長及號稱代表全國五百多萬華人的馬華公會頭頭黃家定最近龍顏大怒,數落房屋發展商只顧牟取私利,找盡藉口推說無利可圖,試圖把發展華小的義務撇得一乾二淨。 大馬有許多所謂的『儒商』,在此不想對讓人高山仰止的『儒商』提出道德檢驗,只是想對尊貴的黃部長說:您好像把對像搞錯。 早年各族先祖們共同開發這國家(別說這歷史沒記載),後來成為一個國家下的國民(別說我們的身分證及護照不同),在法令下貢獻國家所得稅(買房子扣五巴仙是沒你我份),國小、華小及印小又是國家教育體系下的產物,怎麼華小學校的擴建及其他開銷卻要由華社或是『儒商』來負責呢?到底是誰把這權力及義務撇得一乾二凈? 政治雖說是沒有良心的事業,就算尊貴的部長您不捫心自問,沒時間把因果關係搞清,也別一個回合就把矛頭直指杏花村。 面對消費者,發展商可是把房子蓋好讓消費者滿意的擁有一個家,面對國家,發展商可也繳了該繳的稅,他們責任跟義務怎麼說也算盡了,憑什麼硬要把他們加上一個莫須有的『唯利是圖的奸商』,把人家歷史定位成『大馬華社千古罪人』呢? 到底誰沒盡本份?到底是誰負了大馬華社的託付? 身為大馬華人資本家就活 ...
[我要講]政治那麼可怕嗎?
fuhaw - 2004-04-23 05:11:17
  目前在大馬的情況是如果你批評政府,提訴求給政府或只要你指出當權者的失誤,那你就參與了所謂的政治,你就有所不對了,而你也進入了那黑暗的政治。基本上大馬華人也都默認了這個公式:參與政治就不對,就是不好,因為政治是可怕的,是黑暗的,是高高在上的。   那到底何為政治呢?   (1)“政治是一種社會價值追求,是一種規範性的道德。”中國的孔子和西哲柏拉圖和亞里斯多德有類似的觀念;(2)“政治是一種超自然、超社會力量的體現或外化。”如湯瑪斯阿奎那的觀點;(3)“政治是對於權力的追求和運用。”代表人物如馬基雅維利、馬克斯 韋伯、哈樂德拉斯韋爾等;(4)“政治是一種管理活動。”如孫中山;(5)馬克思主義的政治:“在一定的經濟基礎上,人們圍繞著特定利益,借助於社會公共權力來規定和實現特定權利的一種社會關係。”   因而有人給政治下了這樣的一個定義:” 在一定的共同體內,人們為了 ...

-

-

-

-

-

-

-
Total : 43 <<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