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龙族遭殃记
sea - 2015-07-20 09:55:14
为什么总是龙族遭殃 龙族的家长辛勤努力地工作只为三餐温饱 龙族的孩子努力读书就为了争取不到一半的固打率来读大专 马族有给的税 龙族也有给 奈何要开公司做生意 马族必定分一杯羹 马族买的房子 比龙族便宜很多 龙族还要争取那多少巴仙的固打率 马族学校土地面积比龙族学校大很多 马族学校不需要马族出钱出力 龙族学校却拼命叫龙族有钱出钱 有力出力 马族学校的基础设施比龙族小学好很多 龙族学校的基础设施能省则省 历史书上说龙族是卖了猪仔才来到南洋 却忘了三佛齐的时候曾向龙族祖宗熊猫国进贡 历史书上忘了说百粒米熟啦是被自己的国家追捕才逃至满刺加 而百粒米熟啦也曾向熊猫国竹姓祖宗进贡称臣 马族喜欢挥舞克里斯捍卫莫拉誉 叫龙族不喜欢就滚去唐山卖鸭蛋 不见龙族舞刀弄枪捍卫龙的精神 而这片土地上的原住民无法获得补米捕特拉 武夷山事件到底发生什么事 历史书上说得不清不楚 ...
隐私与安娜 Nicole Wong
bluelake - 2013-10-14 08:31:05
黄安娜在白宫的挑战 :言论自由及隐私权   “一个无比重要的人物加盟白宫,你却从来没听说过她。”   今年5 月初,在一个庄严但低调的宣誓仪式上,黄安娜(Nicole Wong)受委任为白宫的首席隐私官。 美国媒体及公众的一般反应是惊讶—— 她是谁?   公众不认识她,但内行人对她一点也不陌生。她是推特 (Twitter) 的前法律总监,专长于网络、隐私及知识产权法律,曾著作《电子媒体和隐私法律手册》。年轻有为的她在2004年已出任硅谷公司谷歌(Google)副总裁兼法律副总顾问,并在次年被美国亚太裔美国律师协会评选为40岁以下最杰出律师之一。 2008年,富有影响力的《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谷歌守门人》的报导,为黄安娜冠上了“决策者”的绰号。2010年她代表谷歌在美国众议会作证,建议 “网络言论自由” 应被列 ...
放飞机
moppeng - 2013-08-04 15:28:38
我翻开手中的时间表,再次确定下一堂课的时间和地点,然后便拿着一叠作业步向二楼。教室外已经有一名马来男老师正在等候,看到我便趋前打了个招呼。这一堂课是中一的生活技能(Design and Technology),原本的老师因病请假,于是我被派去代两个小时的课。我在这所中学已有三个礼拜。教育部之所以有实习这个安排,旨在让我们这些奖学金得主在正式步入师训前,有机会汲取一些工作经验。虽说之前我也拥有些许教书的经验,但还是头一次面对一群NT的学生。岛国的学生自小学起就已经实行分班制度。NT便是所谓的Normal Tech,与其他源流相比,算是小学考试成绩分数要求最低的一个。NT毕业的大部分学生并不是前往大学,而是到所谓的工艺教育学院升学,学习一门能够藉以谋生的技能。之前在办公室已经从其他老师口中听说NT的学生们特别难搞,上课时必须处理许多纪律问题,要我做好心理准备。果然,还没走进教室,学生们 ...
留白
moppeng - 2013-07-10 23:02:24
我们总是小心翼翼地,追随着时光匍匐前行的踪迹,亦步亦趋,深怕错过遗漏了么。于是,日历里充斥着用红笔划下的圈圈与记号,我们用仓促拍下的照片笑脸,试图将那些擦肩而过的模糊年岁堆砌重建。但始终那也只能是徒然。若干年后我们早已无法想起,仪式开始时到底是谁坐在谁的身旁,将四方帽往空中奋力一抛的那霎那,到底是谁说了那句惹到大家都发笑的话语。或许,到最后费尽力气努力抓住的,也仅仅只剩下这些,犹如一幅画中的半边留白。童年时被深埋在某处的时间囊,始终没有被我们寻回。 2013年 笔于新加坡国大毕业典礼前夕 ...
分身
moppeng - 2013-06-16 15:05:38
你被突兀的摇晃声唤醒,恍惚中以为自己仍未从梦境之中抽离。列车里的空调很冷,你又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双手下意识地将黑色旧式外套又抓紧了些。你用手机屏幕的光线确定了时间,抵达目的地大约还有三四个钟头吧,你揉揉已经失去知觉的双腿,经济舱 狭小的座位让你感到十分地不适。你又换了个侧躺的姿势,但此时的你却早已睡意全消。没办法,你有点儿不情愿地坐了起来。隔壁传来一阵阵的打呼声,列车不急不缓地行使,经过不知名的地段,窗前的景色伴随着颠簸前进的节奏忽明忽暗。你把脸颊凑近被雾气覆盖的玻璃窗,开始悄悄地窥视着列车内其他乘客的模样。你皱了皱眉头,镜子里的分身也跟着摆出一模一样的姿势,童年时自己也经常像这样玩来着,当时你总是认为镜子里的分身和现实中的自己不大一样,还是应该说,现实中的自己长得和分身不大一样。列车在某处停了下来,望着一片朦胧的玻璃窗,你任自己回到儿时记忆的某个模糊时间点。记得有一次阿爸带你到镇 ...
关于政治系,我想说的是...
moppeng - 2013-06-06 23:57:39
一、缘起 写这篇文章的原因,主要是因为想促进更多人对于政治系的了解和兴趣。本身在新加坡国大(NUS)政治系度过了四年的大学生涯,以往在亲戚朋友面前自我介绍时经常会被问及关于这个科系的种种,所以就想借此机会回应一些关于政治系的各种疑问,并且分享自己的部分心得与经验。 二、为什么要读政治系 这应该是最常被提及的问题吧。作出这个选择很大的程度上是基于兴趣的关系。高中时期我原本是个理科生,原以为大学会继续念理科,但我知道自己对时事、哲学之类的具有浓厚的兴趣,这些在政治系里都会有所接触,所以没有考虑很久便作出弃理从文这个决定。我觉得大学最重要的,便是“择你所爱,爱你所择”。我很庆幸自己很早就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并对此做足了准备功夫。 三、政治系读的是什么 在国大,政治系和经济、心理学等被归纳于社会科学组(Faculty of Arts and Social S ...
Conversations
moppeng - 2013-05-31 14:59:21
「你好,请问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吗?」 「嗯,你看起来好像是这里的常客。」 「呵呵。算是吧。」 「那么你知道为什么这间酒吧要取这样的名字?」 「这个嘛,就必须从老板说起。」 「话说这里的老板自称是个游牧摄影师。」 「就是说他到处流浪咯?」 「按照他的话说,就是四周搜集创作题材。」 「老板的嗜好便是流连各地的酒吧,然后和当地的客人们搭讪。有时候他会为客人们编织形形色色的对白,成为照片中的各种角色。」 「看来他经常到处骗人啊。」 「哈哈老板也常说编过的故事实在是太多了,连自己都忘了哪一个才是真的。」 「然后呢?」 「然后就把所有的故事串联起来,在自己开的酒吧办一个展览,主题也想好了,就叫作Conversations。」 「所以这些都是他的作品咯。」 「老板自己也在里面,不过很少人认得出他。」 「应该就是右边那比较特别的那张吧?黑白的,而且刻意没有标上对白。不过照片 ...

toh - 2013-05-20 13:47:11
⊙杜忠全 这一篇无关文字,而是希望能坐言起行。 大选之后,甚至每一届的大选结束之后,竞选海报、广告板、横幅等等,总是满街招摇不知时日之流逝的!犹有进者,刚过去的大选,其选战开打之际,有报导说某些选区有前一届(5年前!)留下的竞选海报与本届的一起展示,让选民深感混淆!这也显示,选举热情是一回事,选举结束之后的四处狼籍,尤其叫每天都路过的升斗小民不无无奈之感:难道这些海报都要等风雨来收、等岁月来收,甚至等下一届大选了才让新海报贴上了盖住? 在台湾的那几年,有个景象是当时人们津津乐道的:台湾几乎每一年都有选举,而他们几乎也跟我们一样,过去总面对选举后海报四处招摇等风雨来吹落的无奈。然而,当时新上任的台北市长,即如今已沦为阶下囚的前总统陈水扁,他很“鸭霸”地颁下市府政令,在其管辖的台北市范围内,所有的竞选宣传品务必在开票夜之后拆下,或者由隔日一早上班的市府员工动手拆除,前者由各候 ...
选战日记
moppeng - 2013-05-08 17:51:55
(4/5/2013: 0930hr) 投票日一公布便上网购买回家的票。在面子书上看到很多人发表有公司推出免费载送服务,但我对这种临时推出的好康头十分怀疑,所以没有跟进。长途巴士九点半从狮城出发,长堤一带交通还算顺畅。 (4/5/2013: 1100hr) 巴士到了永平一带,传出大道发生车祸的消息,司机只好绕小路到另外一个休息站。在小睡期间被车声吵醒 ,原来是手持海报的联支持者在路上呼吁司机们按喇叭表示支持。 (4/5/2013: 1500hr) 比原定的时间迟了一个钟头才到吉隆坡。Bangsar车站已经没入蓝海,到处都是天秤的标志,大选气氛浓厚。当然民联也不甘示弱,虽然用以宣传的经费明显不够多,但是海报都贴在很有战略性的位置。比如下车后在临近的一个贴满天秤停车场外看到巨大的聂阿兹头像上面写着"Kita tak perlu banyak bendera, kita hany ...
作文习题
sea - 2013-05-08 03:45:42
【之一:寄不出的信】 提早寄出的信,其中一些被退了回来。回家问了爸爸的意见,他说在他的年代已经发生这样的事了,只能静静地等一段日子后才能销毁掉。大家眼睁睁地看着那这代表大家心声的信无法寄出,心里恨得牙痒痒,却不敢吱声。 之前好像有一个投诉说墨汁能洗掉的,下场大家心里有数,杀鸡儆猴,谁敢不管好自己的嘴巴?   【之二:停电的夜晚】 星期天晚上,吃了晚餐后正收拾书包准备明天上课要用的课本,突然间发现两本数学作业还没做好,只好把作业拿出来,不断埋怨自己粗心大意怎么会忘了呢?唉,今晚又必须开夜车了! 正做着数学作业时,突然间伸手不见五指,我不知所措,“啊!”了一声。在客厅看电视的妈妈摸黑着走到屋外,看看左邻右舍,才知道原来是停电了。妈妈点着蜡烛走进我的房里,微弱的烛光中看到我摊在桌上的作业,说:“怎么功课还没做完啊?”我支支吾吾,不敢说出实情,答:“临 ...
Total : 54 1, 2, 3, 4, 5, 6   >> G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