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事情永遠不會逝去
jil - 2006-06-05 21:38:42
如果你以為發生過事情,只要不提,只要遮掩,就能遺忘,就能當作從未發生過,那是自欺欺人。 不管是親身經歷過那件事、還是活在那個時代裡、或是出生在那件事之後的人,歷史已經定格在那一個畫面:在一列徐徐前進的坦克車前,一幅血肉之軀以身阻擋,坦克巨輪“轟隆轟隆”地滾動前進,鐵了心腸地駛向手無寸鐵的肉身,…… 關於那一年發生的那一件事,每一個人都有著想要說的故事,而過去17年來,每一個人也都在說著。 ”聽說那一天,血流成河;聽說那一天,炮聲隆隆;聽說那一天,很多人倒下;聽說那一天,很多人逃命;聽說那一天,很多人被關起來;聽說那一天,很多人嚇哭了;聽說那一天,很多人驚喊尖叫;聽說那一天,很多人氣憤怒罵;聽說那一天,很多人心碎了,聽說……” 因為沒有獲得公正的評價,背著事件整整17年的人,至今還是放不下。即使今天身子已經佝僂了、頭髮也已經灰白了、記性快被歲月啃蝕盡了,但是,關於那一份重量,卻是始終卸不下的,即使走到人生的盡頭,快要閉目了,心頭上還是有著一塊移不走的重石。 如果有人以為,多年 ...
米奇老鼠不來了
jil - 2006-06-02 19:02:06
他們說,米奇老鼠可能會移民我國時,我就開始想像老米奇入鄉隨俗戴宋谷、穿馬來服裝、他那永遠的女友米妮穿著印度沙里、拍檔唐老鴨穿中山裝的模樣,我還猜他們第一句要學的本地話應該是“恭喜拉雅”。 自米老鼠可能變成鄰居的消息傳出後,舉國上下都為之興奮,有人看到了商機、有人看到了就業機會、有人看到國家地位的提升(我國是米老鼠在東南亞的第一選擇)、有人終於得以一圓兒時的夢想,小朋友更是興奮無比──又多了個玩樂的去處。 不過,這種想著與米老鼠有機會近距離接觸的亢奮之情才沒幾天就被澆滅了,因為人家美國迪士尼說,他們沒打算要來。 米老鼠不來了,在失望黯然之餘,大概也應該慶幸吧! 在吉蒂貓還沒竄紅、賤兔還沒出生的年代,米奇老鼠曾經是我與同齡小朋友喜愛的偶像,穿著印有米奇大頭的T恤、帶著米奇造形的鉛筆盒上學,在那個物資匱乏的年代,大概能起著一些移情作用,透過這些迪斯尼先生筆下的卡通人物,拉近與童話國度的距離。 迪斯尼樂園一直都被號稱是“地球上最快樂的地方”,那裡不只能為小朋友打造夢想,也為成年人 訂作童年,所以很多人都曾把那一塊遙遠的夢土當作朝聖之地。 ...
在那遙遠的星球,一座城
jil - 2006-06-01 22:47:31
在首都住了將近4年,我只去過聯邦政府行政中心─布城一次。是某一個心血來潮的夜晚,三幾友好開著車興致勃勃地要去看夜景。 離開了熟悉的街景,一路往南行駛,前路茫茫,沿途未見人煙,四周盡是一片漆黑,若不是標明布城的路牌時不時顯現的話,真想U轉掉頭,放棄這趟尋幽之旅了。 不知走了多久烏漆深不見盡頭之路,才終於柳暗花明地來到了“傳說中”的“智慧型花園城市”。 四下雖然燈火通明,但卻杳無人跡,打開車門出來,還有種乘坐飛船飛了許久終於著陸的興奮之感。我站在橋的這一邊,見另一方的鋼筋建築在夜裡發光,月下看,仿佛蒙上了一層光暈,與現實生活完全脫節,據說,國家領導人、政府高官就在那裡辦公。 夜沒太深,卻人靜得可怕,大概是缺少人氣吧,空氣也異常冰冷。我拼命地想把眼前所見與我白日的生活場景畫鉤,但卻找不到它們之間共同的鏈索。 寬敞的景觀步道,本應有人在散步、有人在蹓狗、有小孩在追跑、有媽媽推著嬰兒車、有情侶在拍拖,但那一夜,在那一幢幢發光的權力樓宇前,我看到的是一條陰森的鬼道。 這座政府在11多年前花巨資,所建成的雄心壯志,顯然竟是一座空城。 一座 ...
查令十字路84號
jil - 2006-05-25 19:06:30
如果你是愛書人,你一定不會不知道查令十字路84號。 查令十字路84號是位於倫敦中西二區的一家已經不存在的二手書店“馬克與柯恩”。但今天讓愛書人對查令十字路84號念茲在茲的是一本薄薄的小書《查令十字路84號》。 作者是獨居紐約的海蓮.漢芙。所謂的書,其實是海蓮多年來與“馬克與柯恩”員工往來的信,本來的目的也並不是要出書。 海蓮住在車水馬龍的紐約,出門走幾步路就是書店了,更不用說各家館藏豐富的圖書館,但是,她卻透過郵購(當然跟現在的網路書店郵購不一樣)向大西洋彼岸一間陰暗窄小的二手書店買書。 海蓮愛書,但她絕不買沒讀過的書,她認為“那不是跟買衣服沒試穿一樣冒失嗎?”所以,即使住在國際一流的大都會裡,她還是偏愛以這種即費事又緩慢的方式買書。 她把書當珍品來收藏,她不只執著於特定版本的書,也關心書的前任主人,更重要的事,在購書的過程中,她與書店上上下下的員工培養了深厚感情,以至於在二戰後物資匱乏的那些年頭,清貧的海蓮還自掏腰包給書店寄了肉類罐頭及雞蛋、火腿等。這是人與書及書店所發展出最美好的感情。 在我的城市, ...
城市悔過書
jil - 2006-05-25 19:05:51
親愛的陌生人,如果你曾被我怒目狠狠地瞪一眼,請原諒我的野蠻,這是我假裝自己很強悍的方式。 親愛的印裔同胞,如果我以木無表情的冷臉,回應你燦爛的微笑,你原諒我的冷血,我總是撇不開那些刻板的印象。 親愛的摩托車騎士,如果我在一聽到你的引擎聲後,就二話不說地把包包緊緊抓在胸前,請原諒我的過度反應,我還是無法從引擎聲辨識出,來人是善者還是敵人。 親愛的汽車司機,如果你從我身邊駛過時,我驚慌失措地快步尋找最靠近的路口躲閃,你原諒我的神經大條,我不想成為社會新聞的主角。 親愛的好人,如果你在遇到危難時,我沒及時伸出援手,請你原諒我,那一刻我的心裡必定出現一把聲音:會不會又是“假車禍真打搶”。 親愛的鄰居,如果你看到我總是行色匆匆,連一聲招呼都沒打,請原諒我的不禮貌,一踏出家門后,四周仿佛都危機四伏,讓我不敢多作連流。 親愛的綠樹紅花,看,你們長得多俊多嬌,請原諒我,沒能好好欣賞,多看幾眼,那埋伏在空氣中的邪惡之手讓我害怕,我總幻想著他們會從我的前邊左邊右邊背面蹦出來,把我嚇得花容失色。 親愛的空氣,你們是多麼自由,我也想像你這樣能在我的城市裡自在地流動,好好吸 ...
不做楚門
jil - 2006-05-12 22:46:28
在進入正題之前,先來說說楚門。 楚門住在海景鎮,30多年來,依著自己的“自由意志”,他唸書、工作、交友、甚至成家,一切都還算順利,如果對人生沒有太大的野心,像他這樣的生活著,也沒什麼不好。 但直到有一天,他發現原來,他的人生不過是一場預先編好的真人秀,打從呱呱墜地就有人為他決定一切,他根本沒有選擇的權利。 在我們的生活中,偶而也會閃現楚門的一些徵兆:我們的一些固有的權利,早已被剝奪,而日子過得還不錯的我們卻從未察覺。 有時候也不是不自覺,而是普遍上對所謂的個人基本權利沒信心,不相信它能帶給我們什麼保障。 在大馬說人權,就好像跟楚門說,你吃好住好,真實跟虛假的生活有什麼關係一樣。 不過,最近大馬被選為首屆聯合國人權理事國一員,抽到3年的任期。這是否意味著政府開始願意朝人權的方向努力? 其實,這次投票結果公佈後,由於名單上包括中國、古巴等人權記錄不佳的國家,引來一些人權分子的抗議。不過,從今次參選情況來看,各國政府都積極想把自己形塑成人權政府。 其實,最早提及人權的是1776年的《美國獨立宣言》,首次明文宣示“所有的人生而平等,包括生命權 ...
別讓“飛”進來的肥肉飛走
jil - 2006-05-12 22:45:32
亞航的標語“每個人都能飛”已宣告一個飛翔世紀的到來,這不僅對那些不安於室,但又經濟能力有限的人士是一項福音,也是為國家經濟注射“大補劑”的大好契機。 根據“世界旅遊組織”近日的一份報告顯示,去年全球國際旅遊已首度打破8億人次,預料未來自由飛翔的人口還會繼續上升。 早期的說法,旅遊業是“無煙工業”,即環保也無硝煙味,是一種人與人、人與自然共生的行業。今天,旅遊業更是帶動整個地區文化、歷史及人文生態保存工作,同時也是活絡區域經濟動脈的行業。 旅遊業不能被視為單獨的行業,它是一個高密度、高水平的服務業務,也是一種官民整合、跨業結盟的產業。 單靠政府一廂情願打廣告、主辦各類促銷活動,甚至拉隊到海外”拉客”等表面功夫是不足夠的。旅遊業應該是一項全民的工業,光有宣傳海報上模特兒的笑臉還不行,那些站在櫃檯後,真心咧嘴給予客人親切笑容的服務員才是這個行業最重要的軟體資源。 但在我國,一些客服人員可能耍“酷”慣了,忘了上天賦予的微笑本能。在一些特定領域 ...
巴士
jil - 2006-05-10 22:10:50
  搭巴士是最好實習城市生活的方式,巴士的流動展示一個城市的心律脈動。很多初到城市生活的人都是通過搭巴士,來適應城市的步調的。 登上巴士,裡頭儼然就是個小社會。 50年前的美國,白人歧視黑人,黑人白人坐巴士時都強制要分開坐,白人坐前十排、之後的位子才是黑人的。在我那宣稱多元種族的城市裡,並不存在種族隔離問題,不過,巴士車廂還是一個能窺見各族間微妙互動的最佳場所。 偶而,車廂裡也會插播一兩幕好人好事,比如讓位給老人家或盲人,為原來冷漠的城市燃點上些許溫情。但也可能會遇上不幸的事情,像錢包或手機被扒甚至被人非禮等事。 坐在巴士上,絕對能擁有觀賞一座城市的最佳視角。不用充當司機時,大可放心地四處張望,借著臨高的位子,視野也廣一點、遠一點。窗外走馬燈似的街景,正好能展示城市日常生活的縮影。 如果想檢查一座城市的心臟強不強壯,看看巴士流動速度夠不夠快就知道了。 在我城,自早期那一批在大街小巷胡躦亂竄的粉紅迷你巴榮休後,現在那些掛著“城市”之名的巴士以乎都主張“慢活”哲學,徐徐上路,有時還甘脆就攤在路邊不動如山,管你車上的人有 ...
他們是羅賓漢
jil - 2006-05-03 21:12:20
在一個薪資不是很高的國度談知識產權,是自欺欺人,如同在一個政府箝制人權的國度談自由,是痴人說夢一樣。 當我意識到我的所得沒有很高時,我就知道我不能指著那些賣盜版光碟給我的人喊強盜了。 與其說他們是強盜,我更覺得他們是羅賓漢。因為他們打救了像我這種差點就在這座城裡枯竭死掉的靈魂。 由於自己的胃口即饞又刁,那些賣得滿堂紅的好萊塢電腦特效大製作、港產無厘頭喜劇都不能滿足我。即使好不容易盼到一些歐洲語系國家辦的電影節選播幾部有趣的電影,也因著“傷風敗俗、不良示範”等理由被有關當局剪得四不象,掃興之致。 還好我發現了羅賓漢的行跡,使我對我城開始重燃希望。逛羅賓漢的小店是我城市生活的小小樂趣,久而久之,也跟羅賓漢發展出一種互生互惠的關係。有時還會有一丁點地以他們為傲(貨源多,選擇多元,品質也不差)。 雖然明知這種行為是犯法的,跟他們交易更是形同共犯,但我卻享受這種在黑暗中偷到一絲光明的喜悅。 我總是認真地翻閱他們的貨品目錄,深怕一不留神,就錯過了一部好電影。我也會走向靠牆角的櫥櫃,不理旁人的眼光,在一堆限制級影片裡搜索我的目標,常常會有意外收獲;我就曾在一堆單是 ...
天空之城
jil - 2006-05-01 21:13:35
最早的天空之城──拉普達出現在英國作家斯威夫特的《格列弗遊記 》,它其實是一座會飛的島。 這座島可厲害了,島上住著精通數學、音樂、天文學跟科學的精英分子。由於高高在上,飛島之下的地區都必須向拉普達國王俯首稱臣,如果有任何一區不服從國王的統治,後果就會不堪設想。 最常見的懲罰是,飛島會一直停留在想叛變的地區上空,用影子遮擋這個地區的陽光及雨水。最可怕的是,飛島國王會用石頭丟那些不聽話的地區(現代戰爭空襲的雛形),或用巨大石塊壓死它們。 小說寫在200多年前,是作家虛構的一個地方,但沒想到今天的世界卻真的出現了天空之城。 這座天空之城是由坐落在世界各大城市、被稱作機場的點所組成,負責連接各點的工具叫飛機。 為凸出高科技的形象,機場的典型特徵是以金屬與玻璃建成,外形宏偉,內部明亮寬敞,各地的構造幾乎大同小異,讓天空之城的子民能在最快的時間內適應。 這個天空之城的子民也多是精英,就算不是精英,至少口袋也有點錢。他們大多能講英語,要不至少也要能講法文、德文或是日文(未來可能會有中文),護照是他們往來於天空之城的身份證。 飛行使他們高人一等,也讓他們可以主宰世界,操控那些在地 ...
Total : 82 <<   1, 2, 3, 4, 5, 6, 7, 8, 9   >> G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