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飛”進來的肥肉飛走
jil - 2006-05-12 22:45:32
亞航的標語“每個人都能飛”已宣告一個飛翔世紀的到來,這不僅對那些不安於室,但又經濟能力有限的人士是一項福音,也是為國家經濟注射“大補劑”的大好契機。 根據“世界旅遊組織”近日的一份報告顯示,去年全球國際旅遊已首度打破8億人次,預料未來自由飛翔的人口還會繼續上升。 早期的說法,旅遊業是“無煙工業”,即環保也無硝煙味,是一種人與人、人與自然共生的行業。今天,旅遊業更是帶動整個地區文化、歷史及人文生態保存工作,同時也是活絡區域經濟動脈的行業。 旅遊業不能被視為單獨的行業,它是一個高密度、高水平的服務業務,也是一種官民整合、跨業結盟的產業。 單靠政府一廂情願打廣告、主辦各類促銷活動,甚至拉隊到海外”拉客”等表面功夫是不足夠的。旅遊業應該是一項全民的工業,光有宣傳海報上模特兒的笑臉還不行,那些站在櫃檯後,真心咧嘴給予客人親切笑容的服務員才是這個行業最重要的軟體資源。 但在我國,一些客服人員可能耍“酷”慣了,忘了上天賦予的微笑本能。在一些特定領域 ...
巴士
jil - 2006-05-10 22:10:50
  搭巴士是最好實習城市生活的方式,巴士的流動展示一個城市的心律脈動。很多初到城市生活的人都是通過搭巴士,來適應城市的步調的。 登上巴士,裡頭儼然就是個小社會。 50年前的美國,白人歧視黑人,黑人白人坐巴士時都強制要分開坐,白人坐前十排、之後的位子才是黑人的。在我那宣稱多元種族的城市裡,並不存在種族隔離問題,不過,巴士車廂還是一個能窺見各族間微妙互動的最佳場所。 偶而,車廂裡也會插播一兩幕好人好事,比如讓位給老人家或盲人,為原來冷漠的城市燃點上些許溫情。但也可能會遇上不幸的事情,像錢包或手機被扒甚至被人非禮等事。 坐在巴士上,絕對能擁有觀賞一座城市的最佳視角。不用充當司機時,大可放心地四處張望,借著臨高的位子,視野也廣一點、遠一點。窗外走馬燈似的街景,正好能展示城市日常生活的縮影。 如果想檢查一座城市的心臟強不強壯,看看巴士流動速度夠不夠快就知道了。 在我城,自早期那一批在大街小巷胡躦亂竄的粉紅迷你巴榮休後,現在那些掛著“城市”之名的巴士以乎都主張“慢活”哲學,徐徐上路,有時還甘脆就攤在路邊不動如山,管你車上的人有 ...
他們是羅賓漢
jil - 2006-05-03 21:12:20
在一個薪資不是很高的國度談知識產權,是自欺欺人,如同在一個政府箝制人權的國度談自由,是痴人說夢一樣。 當我意識到我的所得沒有很高時,我就知道我不能指著那些賣盜版光碟給我的人喊強盜了。 與其說他們是強盜,我更覺得他們是羅賓漢。因為他們打救了像我這種差點就在這座城裡枯竭死掉的靈魂。 由於自己的胃口即饞又刁,那些賣得滿堂紅的好萊塢電腦特效大製作、港產無厘頭喜劇都不能滿足我。即使好不容易盼到一些歐洲語系國家辦的電影節選播幾部有趣的電影,也因著“傷風敗俗、不良示範”等理由被有關當局剪得四不象,掃興之致。 還好我發現了羅賓漢的行跡,使我對我城開始重燃希望。逛羅賓漢的小店是我城市生活的小小樂趣,久而久之,也跟羅賓漢發展出一種互生互惠的關係。有時還會有一丁點地以他們為傲(貨源多,選擇多元,品質也不差)。 雖然明知這種行為是犯法的,跟他們交易更是形同共犯,但我卻享受這種在黑暗中偷到一絲光明的喜悅。 我總是認真地翻閱他們的貨品目錄,深怕一不留神,就錯過了一部好電影。我也會走向靠牆角的櫥櫃,不理旁人的眼光,在一堆限制級影片裡搜索我的目標,常常會有意外收獲;我就曾在一堆單是 ...
天空之城
jil - 2006-05-01 21:13:35
最早的天空之城──拉普達出現在英國作家斯威夫特的《格列弗遊記 》,它其實是一座會飛的島。 這座島可厲害了,島上住著精通數學、音樂、天文學跟科學的精英分子。由於高高在上,飛島之下的地區都必須向拉普達國王俯首稱臣,如果有任何一區不服從國王的統治,後果就會不堪設想。 最常見的懲罰是,飛島會一直停留在想叛變的地區上空,用影子遮擋這個地區的陽光及雨水。最可怕的是,飛島國王會用石頭丟那些不聽話的地區(現代戰爭空襲的雛形),或用巨大石塊壓死它們。 小說寫在200多年前,是作家虛構的一個地方,但沒想到今天的世界卻真的出現了天空之城。 這座天空之城是由坐落在世界各大城市、被稱作機場的點所組成,負責連接各點的工具叫飛機。 為凸出高科技的形象,機場的典型特徵是以金屬與玻璃建成,外形宏偉,內部明亮寬敞,各地的構造幾乎大同小異,讓天空之城的子民能在最快的時間內適應。 這個天空之城的子民也多是精英,就算不是精英,至少口袋也有點錢。他們大多能講英語,要不至少也要能講法文、德文或是日文(未來可能會有中文),護照是他們往來於天空之城的身份證。 飛行使他們高人一等,也讓他們可以主宰世界,操控那些在地 ...
丑得有特色?
goosey - 2006-04-11 21:29:15
有时候,长得帅不代表一定能在演艺圈吃得开,长相特殊的,有时候反而能令人一见难忘。 ~DJ Qualls~ DJ Qualls的长相绝对令人一见难忘,比较多亚洲观众是在《The Core》中认识他,其实他是凭疯狂青春喜剧《Road Trip》受瞩目,据说当初他原本只是去试镜当路人甲,没想到编剧一看到他,立刻要了他当主角的朋友,是个白痴角色,吃了店主吐口水的土司,还笑笑说好吃。 DJ Qualls全名Donald Joseph Qualls,在《Road Trip》之后片约不断,短短两年拍了5部电影,其中两部担任男主角,在《There's Something about Mary》编剧Ed Decter执导的《The New Guy》中,更有令人难认置信的帅气演出。 其实这反倒比较接近现实中的他--难道你以为他真人也像《Road Trip》的那么白痴?身高6尺2寸的他还未 ...
丑小鸭变天鹅
goosey - 2006-03-11 22:46:49
《America's Next Top Model》其实令许多丑小鸭变了天鹅,当然,不是许多丑小鸭都有机会进行大变身,Shandi Sullivan和Yoanna House是当中的异数。   第2季的冠军Yoanna House原本是个丰润的褓母,参加《America's Next Top Model》面试时,其实已减肥成功,五官也算漂亮,不太令人察觉她的大变身。         反而第2季的季军(在3强被刷下来,也算季军吧?)Shandi Sullivan,真的可说是变成天鹅的丑小鸭。她长得太瘦,毫无美感之余,背还有点舵,面试时戴着副大眼镜,走起猫步像操兵,每周只要有走天桥一part,就看得我们观众冷汗直流。可是,她居然进步神速,一周一周,我们看到她在蜕变,到了最后几周,当参赛者只仅下5人时,才发觉Shand ...
好莱坞恐怖片来袭
goosey - 2006-02-26 22:05:53
经过一轮的重拍东洋恐怖片热潮,好莱坞又在自家找到点子,多谢近年在好莱坞写下漂亮成绩的低成本电影——《Saw》、《德洲电锯杀人狂(The Texas Chainsaw Masscare)》和《Cabin Fever》,令血腥恐怖片再度复活。 Final Destination 3 (大马3月2日上映) 来到第3集,相信大家都对它的故事了如指掌了,就是死神在点人头,逃得过一次,逃不了一世。第一集由电视剧《X Files》其中一名导演James Wong执导,算是为杀人狂树立了一个更可怕的身份,也破除了一般凶手过於神通广大的垢病。第2集换了导演,我只看到一部在展示人类「创意死法」的电影,连主人翁周围的线索也变成单调的预见未来。如今第3集找回James Wong,希望能重拾首集的恐怖和创意。 http://www.apple.com/trailers/newline/finaldesti ...
看《America's Next Top Model》点秋香
goosey - 2006-02-21 22:38:08
  Naima(念Na-yee-ma) Mora,第4季《America's Next Top Model》中最吸引我的参赛者,虽然不是最高佻的,但站在金发碧眼和黑发披肩的女生中,她显得最突出。不是看好她赢,只是这一季她最顺眼。       我也像一般追看reality TV的人一样,每看一部reality show,都有自己的心头好(这类reality TV就是抓住观众这类心态,一旦有了心头好,想不看都难啰~) 《America's Next Top Model》追了4季,当然每季都至少有一个心水。 是口味与评审相似,还是碰巧?一连3季,我的其中两个心头好都成功当选。    (由左至右)第1季冠军Adrianne Curry,第2季冠军Yoanna House,第3季冠军Eva Pigfo ...
《America's next top model》看美女出糗
goosey - 2006-02-21 00:40:15
我喜欢看美女在电视荧幕前争艳斗丽,因此我没理由不看《America's Next Top Model》。 Channel [V]目前在播第4季,8TV还在播第3季--还是重播的! 这个美国最受欢迎的模特儿选拔赛,就和其他reality TV一样,都是每周淘汰一个,当然不是由观众选,而是几位特定的评审。我喜欢看她们拍美美的照片,也喜欢看她们出糗。 像第2季,她们必须被吊在3层楼高的废弃工广拍照,有位参赛者就因为有惧高症而哭个半死,最后不想输掉比赛唯有硬着头皮撑,出来效果还不错。(金发那位) 在水里拍的照片~ 跳trampoline(中文叫什么?)拍汽水广告,美女们边跳边摆pose,很多常一跳上来就手忙脚乱,哪还有时间摆pose?右边是拍得较好的,看看下面的几张,惨不忍赌~  见鬼啦~!!! 每周的比赛,比较像是在折磨,与蛇、大蜘蛛合影(还要是蛇 ...
讓我們共舞吧!
airkala - 2005-01-13 15:30:15
        我國什麼時候退步為茹毛飲血的時代了,報章什麼時候竟降格成為一座座祭壇,相片中的紳士紛紛化身為呼風喚雨的巫師,西衣筆挺笑容可掬的對著鏡頭發出其痴痴的笑容,助手在一旁用上各種瑰麗的文字,像畫符咒般賣力的煽風點火,再加上精神飽受催殘的信眾交上其最虔誠的臉孔及漂亮的肢體動作投入其中,一個接一個的祭壇終於得已在全國張旗。        這些道行差的小小師父會如此熱情投入一場接一場演出也情有可原,但想到不久將來道行高者如農業派的掌門人也沾沾自喜、信誓旦旦的打算投入其中,看來這場擂台法事真是讓人期待,到時掌門人在台上嘴巴一張,台下人群群情激憤的搖旗吶喊,剎那間千百道白光閃閃的畫面射出,真可不謂驚天地鬼神也!        當禽流感來時,我們總是可以看到一夥人在台上猛吃雞的鏡頭,當瘋牛症來時我們也可以看到台上猛吃牛的畫面,口啼疫來襲可瞧見招朋引黨的共享豬肉全餐,現在連在海上沒人養的海水魚也成為鏡頭前他人猛吃的焦點,我們很難定義這算不算是一則新聞,只是長據報章版面超過一個星期,還真讓人麻木不仁,浪費資源。        我不清楚這些如宣教般的畫面及新聞要傳遞什麼樣的一種訊息,是為了漁民的 ...
Total : 76 <<   1, 2, 3, 4, 5, 6, 7, 8   >> G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