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天堂馬來西亞?
airkala - 2004-12-28 11:53:46
一九九九年台灣九二一地震那天我在台灣,當災後三月所有清理工程清理得七七八八,我就下到災區協助重建及記錄工作,在那一待就待了三年,離開那天心中只有一句感慨,建築物建設容易,人心重建難啊! 在災區見過許多人心的破碎及宏偉建築物應聲而倒,也經歷了接二連三的餘震,現在不管是因為建築工地打樁或是重型車經過所引發的地表震動,我的神經會自然的緊繃,那天早上坐在家裡感覺到陣陣搖晃,心中直覺想到是地震,而且不輕,心想這樣的地震可能造成的傷害肯定不輕,然而打開廣播及電視等媒體都沒能聽到相關訊息或是插播的支字片語,或許是自己太過敏了,大伙不都一樣在路上為生活忙著,其實這裡要指出身為大眾媒體也真該好好檢討一下其應變能力了。 地震後會持續有餘震,導致地殼鬆動會有落石,地震也會引發海嘯、土石流等,在台灣生活多年之後,這似乎成了一種常識。 在我國我們不可能會擁有這種常識,不是因為我們沒處地震帶,而是因為太多人告訴我們馬來西亞是一個無天災的國家,沒台風也沒地震,然而這並不代表我們不需要具備這方面的常識或是不需要緊急災害的救助機制。 我們沒有台風到訪,但我們仍舊三年一小泡,十年一大淹,風暴大雨依然可以把我們搞得 ...
我繳稅來你散財
airkala - 2004-12-13 14:54:34
我國是一個得天獨厚的國家,鍚礦挖得差不多,地上又冒出石油來,橡膠及煙葉快夕陽,又跑出一個油棕來填補,早年如潮湧般跳飛機的國人匯入一筆筆外幣,換到現在我國卻成了非法外籍勞工的夢中天堂,前陣子金融風暴把週遭國家打得七零八落,舉債渡日,反觀我國卻可安然渡過,不是因為我國有多團結,也非我國金融體系有多建全,說白了不過是因為我國擁有兩隻會生金雞蛋的母雞可以任政府左右操弄,讓我國可以『驕恣』的安然渡過,這兩隻金母雞本是我國全民所有,但全民卻沒有擁有權,其中一個就是全民皆股東的公積金局。 公積金局金額累積可是世界數一數二,縱然近來其回酬真可用慘不忍睹來形容,也在許多時候成了救災大隊,填補國企或是土著企業大坑大洞的能手,身為股東的也只得忍氣吞聲的接受,因為這就是所謂的『政策』,在許多國民的觀念中,政策等同於命令,如果靠這當養老,真擔心自己沒有機會老死而是先餓死呢! 另一隻金母雞是地底下的石油,這些黑金本為大自然賜給全民的財富,但這些彷彿不是由全民所共享,充其量我們都只能『共想』,不是土著也休想分到一杯羹,我們頂多只能在一邊沾點流出來的奶水而已。 私營化政策下來,雖說政府可以輕裝上陣,本該更能大鵬 ...
是誰說誰的錯──茨廠街?盜版?消費者...
airkala - 2004-11-26 09:45:49
我國華族對於茨廠街一直有一股莫名奇妙、難以言喻的情感維繫著,也許那裏確實有著一段華裔先民移居的歷史,長久來也有許多民間學者專家或是政治高官為其『再定位』及『正名』掀起多番口舌之爭。 然而到今時今日來看這地方,茨廠街早已成為一個國內外遊客必訪的景點,必訪非因為其歷史地位超然,又或是其有可以參觀的古跡可流傳的野史,反倒成了一個讓人尷尬難堪的現象,踏進這條名為飛龍在天劣質屋頂的大街,琳琅滿目的名牌符號接踵而來的映入眼簾,幾曾何時大家聲嘶力竭、議論諸多的『唐人街』成為了一條商業大街,一條充斥著膺品的商業大街? 這條街盛名國內外,這頭是三兩位頂著一頭金髮的遊客在角落翻著DVD的目錄,那頭是熱絡的談著買十送一還是送二,如此有需求有供應的供需市場從未曾因為『嚴厲掃蕩』、『嚴刑峻罰』而根絕,不過是換了另一種展示的方式而已。 不時看到著了制服的長官在巡邏,竟也有如視而不見這種熱絡的市場交易,言猶在耳的疾言厲色,信誓旦旦的說要趕絕盜版,見了此景,也不知該說刑罰太輕還是人手不足了。 其實,茨廠街可笑的不是大家極力保留的移民文化遺跡原來不過是個髒亂不堪的叫買街巷,而沒什麼精神文化的空殼子,也不是連國外 ...
小蝦米哲學──『“影”我而來』跨校影展之隨想
airkala - 2004-11-09 00:02:23
      上星期六在加影新紀元學院有一個小型溫馨但又充滿野心的影展,小型是因為時間及經費的限制,也是因為這是我國華文大專學院首次辦跨院校的影像交流活動;野心則是因為這影展是由十五位媒體研究系的學生,在選修一堂為期一年的影像製作課,基於交流而辦的一個影展,也是因為他們想嘗試為我國大專影像教育打開的一個交流的視窗。 當初學生只是希望為這堂課在校內做一個成果展,我卻鼓勵他們往跨院校聯展的方向去思考。 從國外回來一年多,看到我國影像相關科系的課程如雨後春筍林立,然而許多院校還存在著很深的保護主義,不願打開門走出去或是接受跟其他院校做正面的交流,與那些專業的或是擁有三五十年資歷的院校相比,他們在這領域擁有的資源、人脈及經驗,相比起沒有獨立影像科系的新紀元學院來說,我們舉辦這跨校影展就顯得有點師出無名,不自量力了,因此學生在聯絡院校邀片時,遇到的困難重重,冷言冷語的有,諸多推辭的也有,要求各種福利的也存在,然而這些我們學生都一一承受。 我們要做海報,做宣傳,準備器材,爭取財源,校方的補助卻如冬天的太陽,一點消息都沒有,同學們沒領一分錢還要自己先墊付,為的不是要證明我們不自量力, ...
期待一個專業的影評空間
airkala - 2004-10-26 18:25:28
                        月中參加了2004年Astro中文短片比賽,間中分別把學生組及公開組共十六部入圍影片看完,因為篇幅有限,在這無法對十六部影片做一個詳細的賞析,但卻想借此提出觀察下來的一些現象。 一向來我國主流媒體無法提供足夠的空間予相關專業人士,對影像或是其他藝術做更深入及更廣闊的評論及對讀者教育,以填補我國對美學教育的缺乏,報章採取文字減肥計劃,盡可能的把每一個版面的文字量減至最低,然而在我國目前無龐大熱絡的影視及藝術市場,首要的內容資訊就顯得貧瘠,充其量不過是轉載抄錄他國的新聞再生,很難炒出新意,再來是本地閱讀習慣的低迷及語言間的隔閡,更突顯出無法養活一本單一語言市場的影視雜誌,別說是跟國外編輯的影視雜誌分一杯羹,有別於八卦消費性內容而趨向更專業的雜誌更是存活不易。 有鑑於此,報章更有社會義務去扮演這樣的角色,然而 ...
唱片玩家的童年
toh - 2004-09-11 18:29:59
■杜忠全 小時候,家裏有一種“玩具”:一種通體黑色的圓盤,圓心平滑的表面上印了一些字,而軸心都開了一個小孔。這可是一種好東西,但大人說不要了,我們小孩子便拿它來當飛盤玩。圓盤捉在小手中,沉甸甸的,但不礙事,只消用拇指與食指夾緊圓盤的邊緣,再斜著角度向上一拋,“咻—”一聲,圓盤便朝前淩空飛去了,然後都摔落到地上。這就是童年裏的“拋飛盤”遊戲。圓盤淩空飛去的姿勢,讓年幼的我們得以嘗到一種騰空的快感。摔了幾次之後,圓盤便會裂成兩半了。但是,不打緊的,屋裏角落的木箱裏還有,而且是滿滿的一大落,裝不進去的,還直往地板上堆著呢!百般無聊時,我們小孩子可以自已去拿一片來玩。 大公雞在圓盤上啼唱 這些圓盤的大小都一樣,差別只在正中圓心裏印上不同顏色標誌與圖案:有印上一隻大白狗歪著腦袋在傾聽大喇叭裏的聲音的;也有一隻大公雞站立在一個圓盤上啼唱的……大人們說:“大公雞的你不能拿,這是還要留著的。其他可以任你玩!”於是,玩了一個童年,玩得不亦樂乎,也不曉得摔破了多少片 ...

-

-

-

-
Total : 76 <<   1, 2, 3, 4, 5, 6, 7, 8 G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