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次堅強的理由
clementsim - 2003-12-09 04:26:54
我總是覺得自己有一天會脫離現狀的,某一種情況的突破.生命也好,情緒也好,總之就是期待某種程度的提升.可是我不知道這一天甚麼時候會來臨,會在生命的盡頭那嗎?我十分厭倦目前這種狀況,不好也不壞,活在幸福和痛苦交織的生活中真是一種煎熬啊……這大概和我自己那種樂觀又悲觀的矛盾性格有關吧. 最近常常覺得好無力,對身邊許多人與事物都有一種說不出的沮喪.因為我也只是一個平凡人,會期待付出和收穫成正比,或至少不要虧損太多;但偏偏我付出越多的越沒有結果,而且還嚴重透支.感覺好像生命一直重複被剝削,如垂危的老人不知道在那一個時刻會斷氣似的. 我覺得自己還能夠繼續撐下去,是因為自己也常常有樂觀的一面,再壞的情況我也可以為自己找到出路.即使是短暫的,不真實的,虛幻的,至少在那瞬間不會再轉牛角尖;然後事情總會過去,任何不快樂都敵不過時間的力量,任何不幸在變成過去後都只是一種回憶,成為下一次堅強的理由. ...
異想自述
fuhaw - 2003-12-08 11:33:47
一個姓李的小子,天天自以為是富豪. 富豪...富豪...每次听到人家叫我時,心中就有一股的自豪!為何?因為我就是富豪,多少人為了當個"富豪"而去努力抑或是去做些非法事件.而我什麼都不用做就是個富豪了. 為何我會那麼自豪?因為我有一個健全的家,我有一個健康的身體,我有一群可以起分享的朋友,現在更有一群文字之友.因此我覺得自己是個幸福的人. 在1981年9月的某一日,我媽花了好一番力才把我赶出她那溫暖的宮殿.會花一番力是因為我個頭不小.就這樣20日的那天就是我第一眼看到這花花世界. 一年又一年的過去了,從小孩子的頭頭,渡過了那美好回憶的童年;再走向青澀的少年期,這段時間是我最回憶最深的日子,因為有太多太多的生活點滴,好比如一群人去飆車,去迪斯哥,去談判,去爬山,去露營,去遊泳等,再加上幾乎每晚都到mamak檔去喝茶打屁等!生活可是多采多姿. 中學畢業後我就到新加坡打工了,領著一個月一 ...
丑婿終須見岳父
sarah - 2003-12-06 05:36:01
  在我學潛水時﹐除了午餐時間﹐ 都很少和Ernst交談。而我又住在另一個沙灘﹐早上他們會派船去接我﹐ 上完課就送我回去了。真正來往反而是我離開後的事了。隔幾天就一封Email。然後在兩個月後﹐ 停泊島的潛水季節結束﹐他在轉去泰國之前來探我。這一次的見面讓我們正式成為男女朋友。但是距離是一個問題﹐遠距離的愛情不會有什麼結果。他建議我當Divemaster, 協助他教潛水。 本來就很響往島嶼生活的我﹐ 當然很快的就接受這個提議。在停泊島的季節又開始時﹐我到了停泊島。當時我只告訴父母我想到島上邊學潛水邊工作﹐絕口不提我交了一個外國男朋友。要不然他們恐怕會把我鎖在家裡﹗我一直到一年後才突然把他帶回家﹐沒有事前通知﹐這仿彿我在家裡投了枚炸彈﹗父母的反應在我預料之中。 我爸爸像審疑犯那樣把Ernst 的祖宗十八代都盤問清楚。結果什麼雞毛蒜事的都成了不合格的理由。尤其Ernst 的媽媽嫁了 ...
第一封開場白
chhspb - 2003-12-05 01:01:16
馬來西亞森美蘭州  芙蓉中華中學學長團  的祕密國度© 你們好! 歡迎大家來到這個隱密的天空, 在每天忙碌不停的學校生活以外, 讓自己有一個歇息的空間, 吐吐苦水, 解解鬱悶...... 歡迎各位學弟妹到留言板或文章欄留言, 寫文章......留下心情故事, 讓每一天都過的很有意義, 沒有回顧的日子是不值得過的哦!! 當然, 學長姐也會在一旁隨時隨地樂意地為你們解答任何苦惱和問題!!     ...
讀自己
cammy - 2003-12-03 00:10:30
《愛那隻狗》,看似在說一隻狗的故事。恰恰相反的,這回要說的是狗的主人傑克。有一位叫貝利的老師,是在傑克的學校裡教詩歌的。這本書記錄了傑克在學習寫詩歌的過程中的點點滴滴,內心感受。它以第一人稱來寫,從小孩傑克的角度出發。看著它猶如在偷看一本小朋友的日記,充滿了強烈的情感渲染與衝擊。         每當貝利老師要教學生如何寫詩的時候,都會先選一首詩歌讓學生欣賞。第一次的學習,傑克非常不喜歡詩歌。因為他搞不懂什麼獨輪手推車,搞不懂什麼東西要依賴它。因此,他得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只要寫短一點」就是詩歌了;第二次的學習,傑克開始模仿別人的詩歌,以為押了韻就可以;第三次,傑克強調行與行之間距離要大一點,以為把文字用特別的排列方式,打印在紙上看起來就像了。慢慢地,傑克開始學會了寫詩歌。但卻也同時「領悟」到寫詩歌的人可能是 吃飽 沒 事 做;更可能是作者只是想用文字描繪出一幅景象,只是 看 起來 像詩,所以被認定為詩。         貝利老師除了要求學生 ...
[Underwater] Leopard Shark
sarah - 2003-12-02 05:10:37
講到鯊魚﹐ 大家一定會聯想到電影裡的大白鯊吧。其實﹐那是被誇張了的﹐鯊魚沒那麼可怕。對潛水員來說﹐ 還有比鯊魚更可怕的動物﹐ 改天再和大家分享。跟據我的經驗﹐浮潛見到鯊魚的機會比較多。因為我們潛水時﹐呼吸的聲音和呼出的泡泡會把鯊魚嚇走。除了躲在石縫底下睡覺的鯊魚﹐我們能見到的游著的鯊魚很少﹐ 通常都是遠遠的給它驚鴻一現﹐然後就跑了。圖中的Leopard Shark 是在泰國的Koh Phiphi 潛水時錄下的﹐那天是陰天所以照片暗暗的。但卻是我僅有的和鯊魚的合照。這種鯊魚一點也不凶狠。 它們常常在珊瑚區外圍的沙上睡覺。它們是土黃色﹐布滿著黑點﹐所以叫Leopard shark 吧。 那天我嘗試接近一只睡覺中的鯊魚﹐在很接近的時候卻把它驚醒游走了。 ...
<<再見了,可魯>>
cammy - 2003-12-02 00:50:05
對著電腦許久了,仍然想不到要寫些什麼。這是我兩天前看的一本書,並非我忘了故事的情結,只是想起了可魯的一生就難以平伏我的心情。回想起小時候的我其實很怕狗,因為我家附近的狗多是又凶又大隻的黑狗,總覺得它們會咬人。 在我唸小學的時候,每天沿著上學的路上都必定會經過好幾戶有養狗的人家。而且每天早上,當有人經過時都會「大喊大叫」,吵死人的那種。那時真的很討厭狗,百般地不解為何狗那麼喜歡亂喊亂叫。難道我長得像賊?哈!開玩笑的啦!怎麼可能會呢^-^ 還記得媽媽教我怎樣「對付」那些可惡的狗,就是不要望他,裝作鎮定的樣子。果真有效,走多幾步路,那些笨狗似乎覺得無趣就不再喊了。  還有一次在放學回家的路上,遇著兩隻狗在馬路中央打情罵俏。雖然那馬路並不會很小,足夠讓好幾十個的我同時越過去。但是我實在很害怕,不敢與它們有近距離的接觸。所以只好靜靜地在一旁等待它們讓路。沒多久,那兩隻「不知廉恥」的狗終於發現了我的存在。可是它們並不是要讓路給我,而是瞪著我,用眼神跟我說「看什麼看!沒看過啊?!」當時我嚇得掉頭就跑,繞路跑回家去。當然,在我跑的時候,其中一隻狗也在後面追著我。所幸它只追一段路, ...
想念
sarah - 2003-11-30 04:41:36
  有時候我還是不相信﹐我已經不再生活在島上了。 那種有點與世隔絕的生活。 突然之間很遺憾。 還有很多魚兒珊瑚還沒有看過﹐ 還有很多潛水點沒有遊遍。 只能夢中﹐ 再浮沉於那蔚藍世界。 ...
吸塵車
sarah - 2003-11-28 05:14:29
荷蘭的清道夫還真好命。 有這種車子來打掃街道。 車前有可前後左右移動的大圓刷﹐ 車底會把垃圾都吸進去。 通常會有一個人把旁邊車子進不去的地方的垃圾掃到路上﹐ 然後由車子清理。 如果是秋天﹐ 偶爾會有特別裝備﹐ 一或兩個清道夫拿著吹風機把落葉從車底﹐ 路邊都吹到路中央。 圖中的吸塵車還是小型的﹐ 通常看到的是大一倍的車。 可是﹐ 有這麼好的裝備﹐ 這裡的路還是不比馬來西亞乾淨。 他們並沒有好好工作。 什麼時候馬來西亞也會有這樣的吸塵車呢﹖ ...
出走
sarah - 2003-11-27 05:38:28
這是我以前在美術學院畫的一幅油畫。 為什麼要出走﹖ 我想是因為我比較喜歡沒什麼人的地方﹐海洋﹐草原﹐山谷~~~~在1996年﹐ 去了停泊島玩。那時那裡還沒那麼多游客﹐ 沙灘上就那麼幾間木屋﹐ 沒自來水﹐ 沒電﹐各家用發電機。但是﹐ 那真的是天堂啊﹗安靜﹐ 美麗。就在岸邊﹐稍游出去就有珊瑚﹐ 和許多的魚。那水---天呀﹐那是多美麗的顏色啊﹖ 我找不到形容詞來形容那個顏色﹗那幾天我玩瘋了﹐ 除了吃飯﹐睡覺﹐我都泡在水裡﹗就有了想要住在少人的島上的念頭﹐ 想學潛水﹐這樣我就和魚兒更接近了﹗ 後來我就畫了這畫。後來我更拋下我的工作﹐不顧家人的反對﹐ 和Ernst 一起在島上生活。 ...
Total : 44470 <<   123 ... 4423, 4424, 4425 ... 444544464447   >> G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