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欲望安靜下來。
YIND - 2010-07-20 13:16:10
因爲過了個很輕、很輕、輕得幾乎什麽都不有除了嚴重脫軌的睡眠周期的周末;日與夜正常得太厲害,幾乎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因適應不良於是幾乎要沉浸在無邊睡意中過去的周末。午睡補不回來、晚間十五分鐘睡眠延伸至八個小時,依然不夠,依然讓我迷糊得打開雜誌只想看圖説話打開電視只想讓性與城市隨意穿行打開電腦只想放任紅藍黃綠紫色球相撞消失的程度,連複雜點的遊戲都不想碰。所以,掙扎流連到了周末終于即將結束的時刻,大腦終于發出紅色警告,再這麽輕飄飄地漂游下去,即將被空泛蒼白淹沒了。失去重量等於失去重心,再笨重的軀殼都留不住即將飛上青天的想法,什麽都升天以後我將只剩一堆血和肉。我需要重量,我需要、需要、需要。(貪婪的如此旺盛,家裏四處散落著我急需過的認真考慮過沒有它(們)不能活的培育我的構成我的養分糧食,還要是亂中有序地癱瘓在隨手可及的地方,可我原來早已養成視而不見的本領。)零落嗎,我知道。我只是 ...
It hurts. So love and do what you like.
YIND - 2010-07-14 07:54:05
之一:由於降雨量驟減,津巴布韋(Zimbabwe)面臨糧食短缺的危機。今年3月,攝影師David Chancellor在津巴布韋的Gonarezhou National Park遇見一幕數百名飢餓村民瓜分一頭大象屍體的情形。1小時47分鈡後,6噸重的大象只剩下一副骨架。而這世界尚有的其他少數人呢,被物質淹沒的我們;貪戀物質不是罪,不懂善待物質善待自己善待這世界其他居民卻是無可彌補的深切過失和遺憾。迫切于擁有更多更多不是罪,但擁有了不珍惜不撫摸不快樂不吸取不消化任其逐漸喪失其功能,是罪。浪費是罪,麻木是罪,揮霍是罪,冷漠是罪,自虐是罪,擁有不是。 你惻隱了嗎?能力不足嗎?但是,從善待自己善待身邊所有開始好嗎? **之二:Don't Get Me WrongRomania · 2007 · Adina Pintillie電影全片在羅馬尼亞一所智障病人療養院拍攝,導演Adina Pin ...
村上春樹的人造衛星
YIND - 2010-06-28 12:12:39
一個人的成長過程中,從時間依然行進很緩慢的個位數年齡到忽然懂得慨嘆時間過得真快的20幾,當中必然得到、經歷、學會、緊握、沉溺、迷戀、沉淪、世界末日、抛棄、清醒、貪戀、遺忘、冷血、固執、狠心過,一路走一路拿一路丟,終于變成一個外表輕便實則亂七八糟的大混蛋。然後忽然一天,忽然想回到從前某個特定時段,渴望得到當年曾經享有過的某個感覺,到底能不能就憑藉這樣的欲望作爲動力喚囘從前那些?比如説,我瘋狂吞噬小説的那段中學生涯。當時的生活,除了SPM以外三五知己之外就只有書書書,吃飯搭配的是漫畫,午後昏暗房裏的是小説。米蘭昆德拉、村上春樹、伊塔儸卡爾維諾、卡夫卡、蘇童、西西等等等等。然後到一天,忽然自覺很久沒專心讀小説,對著仍在架上的書感覺得到敵意,像離棄了一個能讓我沉澱整理思考的小村子,所以今天的麻木殘忍死板規矩全部都是我的活該我的咎由自取。我想回去。*村上春樹的《人造衛星情人》,與其它著作小 ...
掉落地球的精靈。
YIND - 2010-06-25 09:25:00
當我們一路默默地安份/不安份地跟著時間老人的腳步在圓盤上輪回,轉著轉著,看一路風景漸老,看花漸枯復榮,看風吹草動活蹦亂跳的動物以和我們相異的速度死亡復活,一路上我們肩並肩偶爾唏噓偶爾歡快地走著、走著,終不覺這些那些漂亮時光暗淡時刻在我們身上魂裏燃燒過烙印下的痕跡。 我們於是說,二十年已經過去某人依舊漂亮飄逸活潑如昔仿佛不老;我們於是說,三十年過去他依舊蹦蹦跳跳體力極充沛;我們於是說,當年的憤怒青年如今修成正果成爲渾身散發魅力的精神領袖。要到一天不小心掉入時光隧道,你才驚訝中發現,二十年前你其實見過的某個畫面裏,某人真真正正耀眼至極的青春原來是這麽囘事,當今剩下的不過是當年一點餘燼,時間早已殘酷地磨蝕掉你擁有過的愛慕過的你以爲的,真相其實不過是你自己日漸衰老的記憶騙過了你自己:善意的,如果你仍然天真地以爲真有善意的謊言這囘事。我知道今天依然有很多80後90後愛上 ...
你隨便出現。
YIND - 2010-06-22 11:41:55
班上有一條巨大的蛇,盤旋卷縮在一個角落,安靜地睡。休息節,大家熱鬧地滿校園奔跑。我的課室在食堂樓上,樓下的空地上能望見有人在玩兵捉賊,有人在玩跳飛機,有人在一二三木頭人,有人優雅地帶著一本書走過,兩三個女生一邊竊竊私語一邊沒有方向地到處亂走。我沉默地看,一邊想著關於那條蛇的事。沒有人在擔心,校園某處有足夠它啃的糧食,有人這麽說了大家就安心了。可它那麽大,大得貌似吞得下一整個班上的人。怎麽辦呢,可沒有人擔心。只有我,連夢裏都太清醒。 有人一半妒忌一半羡慕地給我說,你爲什麽要不快樂呢,你有那麽棒的一個人在身邊。我細看他,皮膚細緻白嫩,説話輕聲細語,溫柔單純認真體貼,好一個綉花枕頭。可是大家讀書時候都流行仰慕一些不能愛的人吧,一些特白淨的特流氓的特冶艷的特舌燦蓮花的。原來我也不外如是,不過是平常得平凡得連喜好連口味連欲望也被大衆主宰的其中一個無眼耳口鼻無特徵的人。你走來,規矩的端莊的斯文的不得了 ...
後來我再也沒有故事可以告訴你。
YIND - 2010-06-19 13:54:54
後來,我終于成爲只能靜坐一旁或熒幕前聼人家看人家說故事的人。偶爾被問,你呢,你有什麽故事呢。我總只能說啊我是一個無聊的人沒有什麽故事好説的。是真的嗎,後來幾乎也要這樣相信過。有什麽是我應該說的?不記得我選擇過遺忘,只不過當一天決定了從此不再在乎,就真的仿佛什麽也沒發生過;那些很久很久以前的事。當下也沒什麽應該被訴説的故事。我沉淪的我喜好的我選擇的我偏愛的,要說起來太繁複太戯說從頭或仿佛太遙遠太縹緲似乎一點也不實際,我像活在另一個時空的人,雖然彼端其實也是一樣熱鬧。問題大概不過是我自己硬是堅持生活在一個不屬於我時空的地方。而那些從前從前的事,在從前從前的時候我曾每天嘩啦嘩啦嘩啦嘩啦仿佛必須找人說故事才能活下去一樣地說故事。當時的故事太豐富,每一天我除了彷徨地說無助地說冰冷地說,仿佛說了我能得到救贖我能得到幸福快樂。盲目得以爲自沼澤中終能撈得到一桶清水是我悲哀可笑的天真,固執得以爲能將一朵野草催眠成一朵嬌媚玫瑰是你可恥幼稚的無知。後來後來,終于恍然大悟救贖注定只能從自己軀殼中汲取,乾脆地醒來以後真的什麽都不再記得。除了那句起初打動我的謊言:我喜歡你因爲你是性情中人。謊言,是因爲後來我明白你 ...
終究仍在企盼自救那天來到。
YIND - 2010-06-01 22:52:58
陰鬱沉淪不能自拔的是,到這刻忽然發現其實從來未曾自俗世道德觀中解放過。踩了青草地會内疚,讀了某人訪問中關於先鋒的説法會汗顔;那那些些我以爲已經無限度接受擁護了的,其實始終停留在置身事外的角度,在我的安全區内閑閑地觀看於事無補地大聲嚷嚷。 所以有些人我注定永遠不能碰。一碰即將露出馬腳我的底牌即將被揭露無遺,即將被唾棄即將萬劫不復我其實時時刻刻莫不活在自我厭憎的情緒之中,關於驕傲,傳説中從來都是卑微的假面具;誰人都好,驕傲從來不曾真切存在過。自負注定只能與自卑共存亡,你看到我的不屑其實我只是真的純粹不屑,與驕傲無關。不屑只是因爲有些事情有些人從來不值得花時間去處理去面對去應酬,我放棄的,若至終將放棄我亦只能惋惜一分鐘爾後轉身上路連告別都不必。 這麽下去,假若終究豁不出去,早晚我會是瘋了。 * 題外話: 是誰說這詞能見爺化了,是誰說這字裏充滿禪意明明說的是這抵死纏綿不到天國誓不休,終究解不了放不下離不開不離不棄 啊 林妹妹寳哥哥轉世了麽 將化未化 似化非化 反而離化更遠了更伸手不可及將前世虧欠深深嵌入今世修行中,更根深蒂固更萬年亙古不變即將生生世世糾纏未完 ...
Ryan McGinley x Tilda Swinton: 我深愛的,終遇上。
YIND - 2010-05-31 22:34:35
本來就有雜誌買了沒馬上看完的坏習慣,年初因爲出差兩個月,這習慣更是可怕地滋長蔓延。到5月終于好好坐下來翻看過期雜誌與其它紙製品,囤積的to read items已經淹沒一張長桌子。堆的越多,逃避的心態也就越嚴重~—— 到後來逐頁逐頁地翻發現怎麽竟然錯過這麽一篇訪問,才知錯。仿佛說過很多次,還是其實從來只對自己悄悄說,我好愛好愛Tilda Swinton,從當年的《Constantine》開始。《Constantine》讓我對Keanu改觀,但同時更深深迷戀上的是Tilda,如此帥氣如此灑脫的一個女子。到知道她其實就是英倫導演Derek Jarman的愛將兼繆斯,是第一次驚喜;到發現她和Ewan McGregor早年合作的一部陰鬱片子《Young Adam》,是第二次驚喜;到這天遲鈍地發現不久前叫我深深着迷的Tilda Swinton x Pringles of Scotland ...
半草稿。
YIND - 2010-05-25 00:45:02
分手那天,他哭著宣告,曾有一個陌生女孩在他面前脫得乾淨企圖誘惑而他不為所動過,他對她是如此專一忠貞。一句話透過無數耳朵嘴巴傳遞給她 ,她啞然。這是怎樣呢,到這天才要明白上千個日子的以爲相愛過其實不過是鏡子裏自己的投影嗎,他以爲他愛的,他懂的那一位根本不是她嗎,他曾摟在懷裏的,不過是他以爲的一具不帶靈魂等待被填充的軀殼麽。她聼著,傳話的人熱切而憐憫,期望著一句話能將她送囘他身邊。可她要怎麽說呢,有什麽還能說的呢,當忽然明白大家居住的世界根本不在同一個時空。對她,一具攜帶污穢靈魂的潔淨身軀根本沒有意義。如果這樣的一句話代表了他所有對她的無暇的愛,那他的愛到底有多卑微呢。如果愛情這事真的存在而非大家同心協力演出的一臺戲,那愛與性應該怎樣互相牽扯,一加一並不等於愛,你以爲的一次忠貞不代表一輩子忠誠,而忠誠與愛情更徹底不相干。 「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明白,朋友之間其實也可以存在性的。」C 曾經 ...
Oh, Kenneth.
YIND - 2010-05-23 23:30:27
我忽然發現我仍然是一個很單純的讀者,仍然很誠實地挂著天真寶寶一臉無知樣率直地相信書中每一個人說的對白,然後很忠誠地覺得,喔那就是作者要表達的人物性格故事情節。仿佛小説寫來不是要你解讀消化思考的,仿佛每一本小説都活像翻版書店裏三本十塊錢的速食言情小説一樣,很直接地告訴你啊現在就是切入點了,馬上照本宣科刺激你的感官滿足你瞬間爆發更快平伏的欲望吧。深夜裏半睡半醒中看電影,朦朧中能感覺仿佛時空轉移掉入劇中情景,向來我愛。暴殄天物麽,不會的,第X感官常常works better than視覺聽覺。或許錯過了某個畫面某個句子,但也或能不小心成爲他或他,或在某個畫面某句對白下忽然驚醒,然後一輩子記住那瞬間。錯過的那那那些,總會在某天清醒狀態下補回來的。 但這天,朦朧中看書,越看越快也只有越來越單純,放棄解讀字裏行間的所有隱藏議程。迷戀電影《A Single Man》裏千絲萬縷百般交錯理不了説不 ...
Total : 88 <<   1, 2, 3, 4, 5, 6, 7, 8, 9   >> G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