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红@星期五
YIND - 2006-10-28 01:01:01
如果真要写一个日记,我想如此开始: 十月二十八日 半晴半雨有云有霾 今天早上扰攘醒来寻觅阿狮鸡饭不知是真的如此美味还是纯粹因为从小吃大所以习惯那味道阿狮与老板吵架以后搬到远远的地方我从中二那年慢慢开始走走走到今天开着车子继续吃着同样的味道我怀疑时间跑去了哪里忽然所有人的岁数都要加上十至二十。 关于阿狮的老板。那老板的女儿高高的女孩我始终记得高度那仿佛是小学四年级补习班曾经见过的一个女孩高高瘦瘦的从来不打交道直到大学二年级我摇身一变变成女孩的senior开始负起照顾junior的责任就因为同样属于华旭印象深刻的是那一天女孩打电话说哎哟胃痛好不好帮我买粥呢。然后我记得那一个画面在kolej 6楼下那一条路那一个有人踢球遭雷击的青草地还有一个失恋以后淋雨踢足球疯狂发泄的男孩。当所有一切应不应该发生的都已经曾为过去以后我依然看见的只有仅仅,那一幕。 华旭。有人在此否? 合您广场景致一样。微微沉溺在过时的疲累的佳节气氛中始终看不惯的白色阶梯依然垂挂着脱色苍白吊饰风水还是继续轮流转人们无需预测继续默然等候。吃一客不错的egg mayo sandwich喝一杯据说可以快速驱除疲劳苹果橙黄 ...
蜗牛,背负了今天。
YIND - 2006-10-26 03:30:22
且不去算假期第几天。时间倒数永远让人手足无措苍凉慌张:快了,什么都即将成为过去式,来不及,来不及了。 今天,想好好地,将想做的事,都,放,慢,来,做。  ... 。... 三天两夜,扣除掉为了节省空间而删除的,还腾下四百零八张。哇。从来不是爱留连相片的人啊,习惯是拍拍拍然后搁一边等候或许某天兴致到来再来再看吧。嗯,习惯说美丽留在脑袋里就好,嗯,可记忆慢慢衰退了 ..还是从来太看得起自己了?!还是留在四方格子里吧。 慢,慢。一张一张看。看看,能不能感动自己? 或许,来写一篇游记。  ... 。... 写了。越,写,越,乏味。怎生是好? 于是吃一顿丰盛的早餐。小弟弟不耐烦地拒绝大人好意却有点过多的关注。吃这个吗,喝啥呀,来多一块烧卖。小弟弟自觉难堪,说不不不不要不要。有什么好怕赦的呢,小弟弟,何必急着长大,时间会顺顺地向前走的,走到了十八岁的关卡以后就会嘶一声加速飞跃。到时候再来寻觅天真,怕只怕必须加上一个老字在前头了。 电视重播再重播。看周星星的《无敌幸运星》,还是狂笑。 在GP不小心晕倒。没有原因也懒得探索,醒来手冷脚冷一阵子,吃一点点喝一点点然 ...
事关恶魔情意结
YIND - 2006-10-26 02:54:15
是的,这许多年了,我的魔鬼情意结还没消退.... 。          ·· @ 因为从来不是纯良的天使。 因为我时而歉疚。注意,时而。那些因我品性善良而爱上我的人们,我时而对你们抱歉。不必关起门来自我困陷沦落空间,我自个儿陷在人群中一样可以放肆,一样随意放纵。不伤天害理,纯粹挥霍自己。可是,还是不小心伤害到我不认识可是我知道的,你存在。 所以我没有装上白色翅膀。遇上了,看看就好。那不是我的。我得守本分。 嗯,这个就很好,微笑的可是长角的长尾巴的,一只天生的小恶魔,笑得亲切善良可是始终还是恶魔,是了是了,就是这个。啊,继续陪伴我吧。 出生纸上是这样注明的:Devil's Boy。晒晒太阳,会不会变好一点?我试着,呃,不小心却退色了。   &n ...
这时刻,其实我快乐。
YIND - 2006-10-24 15:42:54
极乐,与极恸,一样是一片空荡荡的空白。 现实的,与虚拟的,之间,原来划分得很清楚。 ... 。... 我想忠实地记录每一分钟异样的感动,指尖还未碰触键盘已经口吃。我想极尽能力控诉你的凉薄泯灭天性,但又有谁人在乎。说的不仅仅是此刻无辜细读的你,还包括我自己,未必愿意洒下我仅有的些微耐心去重读已经记下所以放心遗忘的。即使字体不再是当年故意的强作洒脱,或者努力秀丽,或者稚挫圆滚假设自己还没长大,即使诉说的已经长成四四正正化成方块宋体楷体魏碑隶体海报黑体,即使已经成熟美丽脱去情感。 甲之砒霜,乙之蜜糖。我声泪俱下控诉的,此时此刻已经为某人珍惜爱慕吧。说来,作甚? 你是否已经不耐?我还在这儿继续媚俗呢。 ... 。... 快乐。我自管自大声喧哗。带动一班我认真在乎的人一起快乐。吃一餐不怎么样的,一起诧异那些人出乎意料的行为动作,一起笑闹,其实没有在乎那些令人憎恶的,只当一场游戏,什么都无所谓,只要咱们继续高兴。写下吗,手却哑了,难得的,珍贵的,不知道如何诉说, 于是我说,习惯了文字伤感暧昧,写不出快乐的事。你相信吗,我不。或许,人人说着习惯了唯有在不快乐的时候才想写字,可事实不是 ...
不能删除的.. 算永恒吧。
YIND - 2006-10-18 22:34:12
那不能删除的,多么熟悉。明明已经厌弃,依旧悬挂。赤裸裸血淋淋掠晒在太阳底下任君观赏,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我习惯一段时日以后丢弃不再爱的,可这回主控权并不在我,也不是不能开口;只是有些事难以启齿 - 张扬以后意义即将失去。 我的印记。 如果回头可以讪笑自己,是好?是坏?讪笑自己当时的幼稚无知;真是此刻成长的标记?仰慕自己的当年;是退步? 我没法确认。你说呢? 当年的幼稚是我真心诚意的剖白,今日我习惯巧言粉饰,一颗心却已经锁进层层叠叠没有锁匙的夹万里头, 但又怎么样。只是另一种风流方式。换个方式。我依旧。 我的印记。 仍涎着脸挂在那里招摇。 我的印记。 歌仔有唱:“ ... 失散的桃花。抹去了你 .. 我更完美吗。" 不是。不是这样的。错投怀抱的桃花悬了一天一地,满满覆盖秋后黑哑树枝,也不失为一幅美丽图画。我想删除的,反而不是这种。真的错的,或者曾经一度尽心尽力的,倒是愿意坦然相认。 讨厌的。是惊鸿一瞥下的错认。你误会了。而当时我不想解释。时机擦身而过,在在无能为力。 我的印记。 CHORUS。 CHORUS不一定是最好的。却是我在灌注于你的。 ...
说。说一个等于没有说过的。
YIND - 2006-10-17 22:48:11
喝。喝茶。浓浓的普洱茶。浓得会叫人醉的。大大杯没香没甘无关迷人纯粹怂恿的黑水。我不知道普洱醉人有没有根据。无心考察。根据太多历史太沉重而我轻飘如尘。可是头痛得想闭上眼睛好好睡一场是确实的事。 醉。很多年没有醉。微醺是美丽的境界。醉得不省人事是欲望。醒来,或许好过一点,或许阴霾已经过去,或许一夜好梦叫人心满意足,或许那人已经回心转意 -- 或许已经事过境迁而不再挂念。 后。还没。还没抵达。还在一个接一个的漩涡间游移。我遇见美丽在心头。然后奉为信仰:谁都想贪新不忘旧 谁不是一路上一边看一边走 不错过任何挑逗 也不为任何人等候。解释了我们之间。绵长的。断续的。还有沿路拾起的激情绽放。在绮靡幽暗的另一国度,那里仅仅容许我们其中一个。 醒。那年的成人之礼,没有惊天动地。没有感动。没有伤心。嗯,这样就廿一了,那时刻我如此随意地想。一杯燃烧中的鸡尾酒,记得的只是渺小炽烈的火焰。然后一年一年,越来越不矜贵。然后我庆幸没帮那日子染色。于是我可以随时想念。日子可以改变的很少很少。不如我们想象中那样瞬息万变。我没有因为日子悠久而崇拜任何人。 来。努力。再努力。你有吗?抑或就此打住?我逃走了。其实我仍 ...
其实不关云的事。
YIND - 2006-10-15 23:01:52
有一点困惑。我站在这里。我想着这句子。我此刻应该怀念回忆的,是你还是你?你很好。你也很好。你们都很好。但却都不够好。就算是我贪心。我渴望的寻觅的比你们谁人能给的都还要多。排山倒海一样的爱情,你们能不能明白,能不能给予?你温柔。你看的透彻。你常在我身边。却比任何人都避忌关于我的一切。你狂野不羁。却常为我温驯浪漫创造遐想无限。你们都说我还在念着他。是吗。真真假假,常常我自己都无能为力诉说清楚。 时间还是瞬间游移。我想我们都没有太多时间继续缠绕。我还是找不到完美。虽然还是比不上你无边创意里的故事惊世摄魂甚至牵扯左右着你不让你脱离进入现实。不要遗憾。时间不够。我于是一点一滴努力堆积人间痴迷停止寻觅。 (一切意象无声无息尽管人影憧憧而且欢喜无限因我听不见幽幽叹息抑或震耳哀号。)  .. 。.. 我睁开眼睛。昏暗意识里你独自伫立于细雨荧光里。四边冰冷湖水渐渐生出寒意侵袭着你我却感受点点欢喜慢慢升起。你什么都不能够说因你已失却真实亦不愿意再度对我诡辩。不言不语。可是温柔隐藏不住悄悄扩散轻轻暧昧恍惚围绕你我。黑暗中我看不见你的脸你的眉你的耳你的唇你的美只有一抹情意不能抑制从你眼色中 ...
.... 就这样轻易灌醉。
YIND - 2006-10-12 00:16:23
就这样坠入想象一场称心如意的 .....。  @ 九零分钟的爱恋。从一场不经意的游戏开始,以赎爱开始,诉说一个金童跃入凡间舞乱一池浑水染一身尘埃开始。跃入吗,就算是以自愿开始。以晦暗的不可告人开始。以失落的天使开始。以一方绿色锦被开始。以激情的喘息开始。 没有浪漫邂逅。如果浪漫是花前月下。这里只有销魂蚀骨惊心动魄。 忐忑怯怯的小男生后来长大兼且成熟大方,让一幕幕的伤害硬逼于是坚强。那样窒住窒住的爱情,天天醒来对着自己说要爱少一点,待宣判死刑的时候才不会如此痛苦,如此小心翼翼 --- 结果还是免不了蹲在厨房角落哀哀饮泣而且没有肩膀再愿意承载。 可是,可是只有没有明天的人们才够胆尽情放纵挥霍心底的爱欲,指望细水长流的人们,还不是收着藏着深怕一不小心将爱情的积蓄花光了,一心一意将好菜留在最后 -------懂得在最后一刻享受的还好,怕的是收着收着直到馊了臭了才不得不丢掉。  @ 真爱的始终不能伪装。看似成熟而且不稀罕的,骨子里一旦被戳破了日子筑起的薄薄的防护层,还是原原本本倾泻而且不能自已。就因为一句那时候,我怎么可能放掉你。天知道一句那时候,是你 ...
继续漫游琉璃花园
YIND - 2006-10-08 02:13:12
说实际的,差不多就是这样多。说梦话吗,来,我们再度开始。  @ 忽然再度迷恋黄耀明。 失去热诚已经很久很久,印象中是从光天化日专辑以后就不再热爱。以后的三四年间陆续几张专辑或有或无,都没认真去听。那刚巧是初涉人间烟火的日子,忙碌来回PJ与Shah Alam的日子,更热衷于人与人之间的故事美食朋友雨学广东话。霎时间一次天雨路滑中失去所有的经典卡带,也是原因之一吗。或许是。 嗯.. 影响是根深蒂固的。不痴缠,改为在日常生活中应用了吧。那些攸关风花雪月的事。 @ 以前不是这样的,以前重复听一首歌很多很多遍  ..一屋子八字辈室友,也有的让我强硬性熏陶到也觉得不错 .. 嘿。 @ 可是忽然我又继续热潮。不同管道购了一堆碟回来。唔,多年不见,许多许多要找的,感觉像是忽然多了很多待看的待听的,雀跃雀跃。可最最最雀跃的是一首男孩与女孩,一度失去竭诚怀念的,那唱来淋漓尽 ...
明歌 - 非专辑
YIND - 2006-09-28 07:51:13
 关于喜欢的  ..   再见二丁目 满街脚步 突然静了满天柏树 突然没有动摇这一刹 我只需要 一罐热茶吧那味道 似是什么  都不紧要 唱片店内 传来异国民谣那种快乐 突然被我需要不亲切 至少不似 想你般奥妙情和调 随着怀缅 变得萧条 原来过得很快乐 (原来我非不快乐)只我一人未发觉如能忘掉渴望岁月长 衣裳薄无论于什么角落不假设你或会在旁我也可畅游异国 放心吃喝 (我也可畅游异国 再找寄托) 转街过巷 就如滑过浪潮听天说地 仍然剩我心跳关于你 冥想不了 可免都免掉情和欲 留待下个化身燃烧 唱的人将麦克风装上架子,努力调整好高度,再快快拆下低低说了句:“送给林夕”然后装回去。眼睛是低低垂望左下角的。有心人于是被允许自动解读为欲盖弥彰了。那看似暧昧的不理真假纷纷断章取义。其实有谁在乎?谁又大惊小怪了?也不过是自娱娱人-演的,与自个儿想的。  ...
Total : 88 <<   1, 2, 3, 4, 5, 6, 7, 8, 9   >> G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