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花裏遊戲。
YIND - 2009-12-07 21:55:57
我的信仰挺虔誠,打從混沌初始那一刻。 信仰死亡,知道死亡不可預期隨時可能降臨,也許是個人的,也可以是大家齊齊上路熱鬧無比。林生說害怕上牙醫診所時自我安慰見牙醫的次數正在倒數呢,這對我這種一見牙醫手腳冰冷的人嚴重無效,我只能跟自己說誰知道呢也許在下一次拜訪之前死亡已經蒞臨了呢。討厭的會議召開前,一樣會給自己說,誰知道呢也許下一次永不到來。關於死亡,有種自己無法說得清楚的悄然喜悅的在暗自澎湃著。 關於末日的預言,從來都愛護著。弟弟喜滋滋給我說,末日那天他應該已經嘗過大學滋味了,滿足的模樣。媽媽聼我們說得真,信了說末日了我們怎麽辦呢,我們說大家一起上路呢這沒辦法可也不挺好麽,媽媽於是說那我們要不要把該玩的先玩個夠本呢,側側頭再問可萬一玩過頭了末日不來了那怎麽辦呢。 永生是怎麽一回事呢,有沒有人希望永生的?看「夜訪吸血鬼」會覺得永生的路易斯活得仿佛很累,累得就快變麻木。 可遇見Ryan M ...
一只高溫食字獸。
YIND - 2009-12-07 12:59:30
碎碎念 #1 懷疑很久,我到底是不是患上閲讀障礙?讀什麽都三心兩意精神渙散不能集中,眼前明明是字,大腦裏偏住了個嘮叨的老管家在長氣吩咐,還有這個那個沒做的什麽的。放下書本,那些該做的又統統忘記得一乾二淨。 於是上網查查。 百度說:「閱讀障礙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一、表現為閱讀習慣不良,例如,朗讀時,搖頭晃腦、情緒不安或讀著讀著不知讀到何處,或用手指著字讀,或捧書太近或太遠,或頭部歪斜、書本歪斜。二、表現為朗讀聲音過高或過低、音色單調、聲調過高或過低、不能清晰地發音。三、表現朗讀錯誤,朗讀時添加字詞、遺漏字詞、重復字詞、某些字詞用其它字詞代替、經常自己錯了又糾正等。 」 又好像不是。另有一篇解説,說分心是因閲讀習慣不好造成,建議邊讀邊做筆記。做筆記這囘事我偶爾會幹,可寫寫下又覺得很充實的是筆記本,我更加空虛。重點啊關鍵詞啊之類的,統統變成筆記本滿心歡喜的收穫,我變成了傳達器,腦袋依舊空空。雖説過後整理筆記本會有更大收益,可一個一天至少售賣自我時間10小時以上以換飯吃的人,還要兼顧遊戲喝茶睡覺咖啡發呆那什麽時候應該整理筆記呢。 嗯。好吧,至少嘗試變專注一點吧。 碎碎念 #2 A ...
精神不死。艷麗不亡。
YIND - 2009-12-04 09:14:00
越來越覺,Todd Haynes拍攝《Velvet Goldmine》真是功德無量的一件大事。生得晚的,對於前人事跡再怎麽崇敬愛慕心生嚮往,都苦于無法親身驗證當時璀璨風光。退一步,不求參與只望能從圖像文字記錄中去稍稍感受一下,網上資訊豐盛流瀉,隨便搜尋一下,跳出來的往往都是當事人垂垂老矣風華不再的圖。 是,我知道英雄美人都和凡夫俗子一樣,有經歲月洗刷而風韻不再的時刻。且如果自愛,他們老去的姿態也往往是更加優雅從容動人的,可是,可是這麽大量的圖排山倒海而來,更難以想象那些當時美好的年代了不是。所以每當有人要說起那漂亮的英倫華麗搖滾時代,要說說David Bowie、Iggy Pop、Lou Reed甚至Alice Cooper醉人的妖艷魅惑,最直接省事的一句都變成了去看《Velvet Goldmine》吧,像那比任何紀錄片都更傳神地傳遞了當時的精神。 《Velvet Goldmine ...
你聼音樂的姿態是什麽?
YIND - 2009-12-01 07:55:49
有人認爲,聼音樂是極神聖的事需要全神貫注地聼,讓全身上下的神經感應全部專注到聽覺上,細心聆賞每一個音節,捕捉每一分神韻,讓音樂流動全身洗滌每一寸靈魂,是淨化也是豐盛。有人認爲,音樂應該是無時無刻不在的,作爲背景音樂流竄在身處空間的每一個角落,作爲吃飯、喝咖啡、工作、上網、走路、睡覺所有人類活動的配樂。更多人不那麽極端,時而專注時而放鬆,聼聼電臺聼聼雜錦碟上上K房,無意之中發現自己隨口哼得出的音樂竟有那麽多。 從前從前,想聼一首歌沒現在的無邊網海那麽便利,小時候有限的零用錢也只夠供養心愛的偶像。一個月至多買一兩張卡帶,因爲得來不易更加珍惜,捧著歌詞紙畢恭畢敬地趴在音響前一字字跟著哼。家裏開店做生意因而安裝麗的呼聲,高高在上的擴音箱並沒有一般音響的錄音功能,於是每當聽到喜歡的歌就拿張椅子乖乖坐在擴音箱下專注地聼,仿佛盡力地聼能聼多點,仿佛耳朵能像牛胃一樣地反芻。 那似乎是我僅有的專注的全心全意聼歌時刻。 * 後來聼歌聼音樂長出了很多方式。開車后,車上聼歌是我最專注的時刻之一。上學時學校到宿舍距離5分鐘,常常只能匆忙地聼;但後來上班地點距離宿舍40分鐘,每天於 ...
墾荒。
YIND - 2009-11-27 02:35:18
. . 其實我不該說忙,沒有太多真的很忙的;這種程度說忙根本不過是等於在說我其實並不懂得善用時間,太多時間被有意識地抛入無底洞,更多時間被無意識地揮發在張大口呈痴呆樣的單色綫條裏。 可我,真的很久沒有好好待書,沒有好好寫字,沒有好好吃麥,沒有好好灌注靈魂營養,沒有好好讀別人家寫的好文,GOOGLE READER上的累積數一下子狂飆過千,自己的部落格可憐兮兮蹲在那裏像只被遺忘在牆角受寒風摧殘的小狗。11月一堆紀念日,除了118以外統統很有點敷衍地處理掉,1個月裏聽説的驚慄消息過山車似地上上下下,好的壞的你愛的我恨的糾纏不清像剛和貓咪打了一架的毛綫。 有多久沒有在部落格上說說公司的事?呼哇。再多的派對掩蓋不了蒼白,再多的氣球徒勞地和玻璃窗對抗,再美味的雪糕蛋糕只卑微地揭發那貪得無厭的人性——然後大家繼續快快樂樂地為一些小玩意理所當然地爭執著、理所當然地出盡花招、理所當然地打著哈哈走天下自以爲圓滑完美得不得了,屁股后卻拖著長長的掃地的因此污穢不已的狐狸尾巴。從什麽時候開始,八卦、怕輸、肉麻說渾話成了冠冕堂皇懸在頭上的橫幅,你非得挂著它招搖過市?你以爲這是卑微的姿態,我就不客氣地真將 ...
小丑
YIND - 2009-11-24 09:04:41
放棄了鮮亮色彩的小丑,選擇假裝流下黑色的淚。不想再取悅誰,化妝是習慣,當不再能夠以真實面目示人。上了色的妝容卻比真實更真,更通透地坦蕩地展露内心世界。和你對視,你看見了什麽?曲折迂回的前半生和我的自省——算了吧,我沒那麽通透靈秀,沒那樣慧黠醒目,連自己的前方都參不透,又凴什麽窺探人心。而逃逸的小丑,又能逃到哪裏去呢。 無意中遇上了這幀楊翠玉繪圖的卡,對著小丑我如是發呆。後來才知,這也是黃春明著作《兒子的大玩偶》的封面。 * 我們習慣說,小丑眼中流出哀傷,仿佛養尊處優的我們真能悲天憫人地高貴地存活著一般。什麽都不做,只故作姿態地嗟嘆,比單純地為小丑的表演歡欣鼓舞更讓人不知所措地尷尬,不是。你高興過,為小丑的努力給予一種想當然的回饋;你自高高在上的看臺上發送悲憫目光,更讓人無所適從。 ...
[和安東尼奧尼一起的時光] 。
YIND - 2009-11-13 09:37:56
我常覺得,寫一篇文說一本書有多好看是一件仿佛很多餘的事。書本身有那麽好看,看完會有一種冷冽但内涵溫暖的風輕撫過全身毛細孔,就知道是被感動了。我能寫得出什麽更好的來推介麽?不能,那我幹嘛還要寫?也許,我很想對你說的全部都該省略成一句:「好看,該看,所以去看吧。」 但我這樣說又有何意義呢。我其實愛看愛書人寫的書話,我常是興致勃勃看人家怎麽介紹一本書然後跑去書局站在電腦前按搜索的那個人。不,不是客觀全面正經八百的書評,只是某人很愛或很不愛一本書的書話。 * 德國導演Wim Wenders寫的《和安東尼奧尼一起的時光》,是本對愛電影或愛他們二人的讀者/影迷來説最難得的珍貴好書。以日記形式,記下兩人于1994/1995年一起拍攝電影《雲端上的情與慾》的拍攝過程、情緒感觸、生活瑣事和相處經歷,點滴迷人。邊看文字邊對照電影,像亦步亦趨旁觀電影攝製過程,跟著去了解這一幕爲什麽要 ...
大清早的碎碎念。
YIND - 2009-11-10 08:12:55
巧合契機帶來的快感又來了。這邊為Placebo在柏林09 年MTV Europe Music Award "bizarrely" 贏得Best Alternative Act而歡欣鼓舞; 翻開Wim Wenders的《和安東尼奧尼一起的時光》剛好説到U2為他在《Far away, so close!》寫的歌在94年在柏林Brandenburg辦的同一個頒獎禮上獲提名的事。 柏林,Brandenburg。 愛Placebo,對他們一擧打敗Muse、the Killers、the Prodigy和Paramore贏得榮譽當然極高興,且認爲理所當然;所以對NME為他們獲獎加上一個“bizarrely"的形容詞就有點看不順眼。但無論如何,我總解釋不出爲什麽就是愛。介於主流和非主流之間,我極愛的人大多是這樣。如果生活上音樂外我愛上主流選擇,很多時候要很久以後我才會發現——那只不過因爲那樣對我比較好。在情感與理智之間,兩者都不受我控制。而偏偏Alternative的意思是“可選擇的”。於是在選擇與選擇之間,永不做出選擇變得更理所當然了。 前天整理Itunes裏的音樂檔案,順便上網 ...
Death Cab for Cutie,横渡大西洋
goosey - 2009-10-03 23:01:36
  原来看小说也可以挖到好歌,说的是Brifan那两篇Man Behind the Curtain和West of Eden——上个月翻完了,好有满足感~~~~QAF的同人作者都喜欢把歌曲穿插在故事中,Brifan挑的歌大都是Coldplay、U2、Sting,还有很多我没听过的band,好听的还真不少。Colplay的Spies以前听过没留太大印象,没想Brifan把Spies当插曲,因为歌与故事情节配得天衣无逢,重听居然很“惊艳”。果然听歌是讲求心境和意境的。   Death Cab for Cutie也是因为Brifan才知道。美国乐团,名字来自60年代的一首歌。乍见这名字,以为会是metal band或hard rock,没想到听了Brifan作为插曲的Transatlan ...
Heal The World
风子 - 2009-08-15 04:52:32
Heal The World Michael Jackson     There's a place in your heart And I know that it is love And this place could be much Brighter than tomorrow And if you really try You'll find there's no need to cry In this place you'll feel There's no hurt or sorrow There are ways to get there If you care enough for the living Make a little space Make a better place ... H ...
Total : 121 <<   123 ... 10 111213   >> G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