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Hale Street,外型超吸睛
goosey - 2017-11-05 13:55:56
靛蓝色外墙与湖水绿店门,洋气的店面却搭配了一张充满南洋风味的桌椅,旧街场的这家餐厅店外表很吸睛。未开幕前我已经在外探看,以为是博物馆或手艺店,又或者是咖啡馆和民宿。原来是一家餐厅,主打的还是南洋娘惹料理,不过怀旧风倒是和当初预料的一样。 店名直接取自地址——22 Hale Street,大门旁就是老屋的改造过程,值得细细观赏。 当初经过就是被这中庭吸引,目前二楼任未完成。 占两间店面的餐厅非常宽敝,遇上周末还是会满座。大门一边卖障残人士缝制的布艺手工品,另一边摆满了古物,还有一个玻璃柜陈列了想必是主人的私人珍藏古董。 “小便经此处”,这是上一代老建筑留下的。店主看来是位惜古之人,把这也保留下来,虽然如今所指处其实是厨房入口,非常另类幽默。 他们的餐牌主打南洋和娘惹料理,炒冬粉、娘惹叻沙、粿条炒、炒饭都有,饮料不多甜点尤其少,各种茶室的咖 ...
槟城 | 七条路寻找失去的美味
goosey - 2017-10-04 00:59:24
到槟城这么多次,第一次到七条路巴杀寻美味。有市集的地方必有地道美食,而我是冲着牛干冬街咖哩面“分店”,以为没机会再吃到的美味,有种失而复得的激动,却也得知Uncle去年尾过世。 周末到兴公司快闪手作市集逛,午餐顺便到附近的七条路巴杀解决,停车时遇上当地人温馨提醒周日也要放固本,还送了我们一小时的泊车固本。 有市集的地方必有地道美食,七条路巴杀的美食中心非常多食摊,周末中午人气很旺,各种食摊看得让人眼花瞭乱,什么都想试……炒米台是不是老鼠粉? 午餐时间刚过,各种菜肴就只剩这么多。 卖娘惹糕的小妹动作急速俐落,还可以跟我们解释那是什么什么糕。但最主要的还是这个: 终于找到了牛干冬街咖哩面“分店”!当时未到两点他们还在准备,于是先吃点别的。 先点了一碗虾面,才发现传说中的炒硕莪就在隔壁,也顺便来一碟吧! 硕莪福建话直接称sago, ...
So-mn上文,楼上有间茶坊
goosey - 2017-09-21 00:38:29
楼上茶坊,叫上文。它藏在老店屋的二楼,一周只开三天,其余四天需预约。低调的茶坊一如其环境悠闲安静,正适合泡茶看书,谁人在这里一坐都能秒变文青。 学生时代,茶坊曾经是聚餐的好去处,泡茶坊是当时除了嘛嘛档之外最热门之选。不知何时,茶坊开始绝迹怡保,或还存在只是我后知后觉没察觉,然后是一大波的泡cafe风潮席卷全马,泡到某人咖啡因中毒绝迹咖啡场所(此言差矣)。 如今咖啡馆泛滥当儿,茶坊似乎再度冒起。 So-mn上文有个让人一见难忘,却叫不出的名字,据店家说,So-mn即是“上面”,广东话?我把它直唤“上文”好了。上文由三个年轻人合作,大家对古玩古董充满热忱于是搞了一个卖古董的茶坊,因为各自还有工作这里也只能每周营业三天。它在车水马龙的休罗街(Jalan Sultan Iskandar),除了卖茶也卖古董,客人坐的用的,都欢迎认购;茶具、茶叶、餐具、香皂、容器,摆在那里像 ...
Opium KL,轻尝乌香院的一抹温柔
goosey - 2017-07-09 23:38:41
乍听Opium,马上联想到老电影中的鸦片馆,名字很有想象空间。餐厅在武吉免登酒吧街章卡的入口(或出口),朱砂红的餐厅外挂着许多婀娜多姿的古典美人,露天区一排的装饰梅花,在在宣誓了这家餐厅的中国情调。 Opium的装潢以30年代上海为主题,红砖墙木餐桌的中西合璧,耳边传来轻轻的周璇《夜上海》,幽幽灯光下那鲜红色的布帘后面,仿佛可看见穿旗袍的美女,却原来是挂在墙上的古代美人画,而迎面来了一位穿现代版旗袍的女侍应,却是说着流利英语的菲律宾人。 这种穿越感也伸延到他们的餐牌,虽然以中餐为主打,却是充满创意的料理,咸蛋意面、乌贼汁炒饭、咸蛋黄荷兰酱、海鲜酱炸鸡翅、三文鱼咖哩。 Asian crab & avocado salad,蟹肉、牛油果和蕃茄丁,还有帝皇乌蓝生菜(raja ulam),混合美奶兹酱。蟹肉份量一点也不吝啬,帝皇乌蓝生菜独特的柠檬香 ...
马六甲 | 继续makan-makan Melaka
goosey - 2017-05-09 23:10:26
六个月前的马六甲之行主题是makan-makan Melaka,这次依然是makan,利用一天半的时间,过去人挤人吃椰子摇摇冰、执意等空位好蹲凳子吃屎蚶,然后在清单上打个勾。再度安歌的猪油渣薄饼已找不回当初的惊艳,幸好娘惹粽滋味依然。终于吃了3D榴莲冰,却被热得冒烟的芋泥偷了心。 吃椰子摇摇冰打卡 这次有车,于是进入鸡厂街前先过去吃著名的摇摇冰。中午12点半来到,现场已人山人海,人气超旺。我们找到了边沿的花园位置,坐在这里就像是在公园里野餐,其实我们是在别人家的庭院。 椰肉、椰清、奶清、香草雪糕和冰块一同用搅拌器打成奶昔状,再勺上一球香草雪糕,就是著名的椰子摇摇冰。炎热的天气来上一杯,多么沁入心脾,但如果你问我,这杯椰子摇摇冰和外面山寨版相比,有没有特别好吃,我实在答不上来。 店家相当有生意头脑,现场多了许多卖吃的摊位,活像个美食中心,大家齐齐发。中间有 ...
吃在马六甲 | 早餐只有隆安?
goosey - 2016-01-17 21:37:07
其实鸡场街吃早餐有哪些选择?虽然鸡饭粒、肉羹芋饭开得早,但七早八早不想吃饭;荣茂卖的是点心,我想吃的是烤面包、生熟蛋和海南咖啡。我问“食家”老大,他说隆安;我问民宿老板Yalu,他也说隆安。 于是我们吃了两天的隆安。 第一天来到他们的烤面包卖完了,隆安9点营业,居然给我一小时就卖光光?第二天来到他们还有,毫不猶豫就点了。点他们的烤面包和生熟蛋要一气呵成,因为人多,加上他们用碳烤土司,若要追加往往就要等上45分钟。 面包抹了加央和牛油,两片一份,碳烤得不均匀却反而更纯朴,即使面包厚度比我本身要求的标准扁了一些,但吃下一份土司,再吃颗生熟蛋,我还是很满足。而他们的咖啡很浓,搅拌了依然黑黑的,喝起来却有奶香和甜味。这就是南马咖啡与北马的不同之处吗? 茶室还有一家面档,卖潮洲面。潮洲面是清汤,如果说要“黑的”,就是“鸭面”了。可是无论是黑或白,味道都很淡,淡 ...
马六甲 | 排队吃宵夜
goosey - 2016-01-16 22:45:18
有听闻,在鸡场街,吃什么都要排队。一年多前来到马六甲,果然见识了其盛况,尤其午餐和晚餐时段,中华鸡粒饭、Jonker 88、Nancy's Kicthen……店门外都是长长的人龙,烈日当空下人们面色不改、耐心地排队。如果能把这份耐心也用在其他事上多好,比如说在大道上开车,咳。 很久以前satay celup和鸡饭粒已经是马六甲的特色,记得当年古城毕业旅行,网上还未盛行“游马六甲必吃美食”之类的分享,当地友人就已经带我们去吃satay celup、吃鸡饭粒。当时根本没排队这回事,店面也没坐满。 网络盛行的今天,大家一窝蜂涌来,造成如今店里人头窜动,店外人龙轰动的局面。像这家中华,当年来这里吃饭还是个宁静的老餐厅,今天却成了爆热餐厅,烈日下大家心甘情愿排队,窄窄小小的店里挤满了人,人声喧哗,店家吆喝,出菜速度可媲美工厂的生产线,不知水准是否还能维持?可是当年这鸡饭粒的味道, ...
吃在马六甲 | 有多赞?
goosey - 2016-01-16 00:51:29
2015.12.05 吃,是我们这趟马六甲行的主调,所以取名makan-makan Melaka。花了大半天从怡保乘巴士到马六甲,再从中央车站乘巴士到鸡场街,入住民宿洗掉一身尘后,就开始启动寻美味模式。 为配合这趟makan-makan Melaka,慧子还发起各种“like”的见证:一人一个like,四个like的表示得到我们一致的赞。来看哪些美食拿最多个like~~ 新云河蚵煎 槟城的蚵煎重新挑起我童年的回忆,听闻马六甲靠近鸡场街有两家卖蚵煎的,马上把他们列入猎食名单,结果只试了一家。 新云河餐厅就在我们民宿的对面,傍晚五点人还不多,点了蚵煎和芋头排骨王。他们的蚵煎薯粉略多,庆幸不会湿粘,就是鸡蛋不够焦而少了蛋香味,蚵仔也太小了,但看在蚵仔密密麻麻铺满面,我也不好投诉太多吧? 芋头排骨王,芋头炸得很脆,内里软软热呼呼的,很好吃 ...
光兴茶室 | 有惊喜
goosey - 2015-11-28 13:22:31
怡保旧街场最有名的茶室,除了喝白咖啡的新源隆、南香,就是靠近二奶巷的光兴和天津。天津的炖蛋最有名,光兴则是薄饼。兰表姐上个周末从亚罗士打过来,周六上午来到旧街场,没有意外,光兴茶室早已人满为患,但我们很幸运一下就找到了空位。放眼望去,除了薄饼还有鸡丝河粉、芽菜鸡、咖哩面、牛腩粉等等,这个想吃那个想试,最后两人午餐点了一桌子的食物。 鼎鼎大名的光兴薄饼,生意络意不绝。或许是为了应付庞大的客人,店家一早把薄饼都包好炸好,我们点一黑一白(炸和原味),店员直接从托盘拿两根放碟子,问要不要辣椒,手脚快得我都来不及反应,薄饼已经上桌。炸薄饼果然是不脆了,不好吃;白薄饼还好但没惊喜,我一向比较喜欢夜市马来人卖的炸薄饼,华人薄饼喜欢的是北马淋汤的。配薄饼的辣椒带少许甜,不够沾——如果好吃我是可以不沾任何辣椒酱,问题就出在……薄饼味道很寡。怡保人认为最好吃的薄饼其实在另一家,光兴的水准已经大跌 ...
元华雪花啤 | 夜里啤一啤
goosey - 2015-11-22 13:38:27
元华雪花啤这品牌怡保很有名,晚上很多人去喝酒吃菜,食客坐满马路两边,非常热闹。什么是雪花啤?就是用冰镇杯子装啤酒,不必加冰就可以喝到冰凉的啤酒(冰块溶化啤酒会变淡),而且啤酒接触杯子的瞬间会结冰产生冰花,“雪花”之名因此而来。 怡保很多地方都可以喝雪花啤,但最有名的就是旧街场的元华,据知也是雪花啤的开山鼻祖。业主当年从批发转行进军饮食界,闯出了名堂,还给雪花啤进行注册商标。这里每天开至凌晨,天天都很热闹。除了喝酒,也提供下酒菜,甚至是面食饭类,所以吃晚餐也可以。我看过有一家大小或老伯阿姨叫壶热茶吃饭,所以这里不仅仅是喝啤酒。 冷啤酒倒入冰镇杯,杯顶泡沫冒起却不会滴落,他们的侍应训练有素。我不好啤酒,但也不点茶,来这里通常是为了他们的炒生肠。 这道菜名字很长,叫“炒生肠虾米辣椒仔猪油渣”,满满一碟油亮亮的生肠,咬起来卟卟脆,非常爽口,会让人忍不住一口接一口吃不停 ...
Total : 276 123 ... 262728   >> G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