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些人某些事
jacklee - 2014-06-10 10:12:49
人到了一个年纪就会开始怀念过去,某些人某些事不自觉的记上心头,一个故事一天会说上好几回,重复著重复,连细节都能不断的唤起某些感情。 你不能否认,这些人这些事总有办法在你的喘不过气的生活当中,找到缝隙钻了进来,再溜了出去。就不过几秒的时间,你发了呆,叹了息,回了头,眨了眼,別人看起来你象沒事儿一般地继续工作,但那些画面已经悄悄地在你心上扎了营。 悄悄的,我们还在抱怨着生活、工作、人生的一成不变,你身边的家人、朋友早已经变了模样,他们长大了、变老了,连我们悄不留意的镜子前的自己,原来也已经沾了尘霜,起了波滔。 很多时候你会发觉,过去的往往都是值得珍藏和回味的,可是我们总是过了当下才惊觉。许多的人事物,时过境迁,竟然已经回不去也找不回了,就这样消失了,而且还可能是我们间接造成的。 虽然,我们不断地会听到这样的一句话:"珍惜眼前人"、"珍惜当下",说的人万般感慨,听的人又何尝不是千种滋味。 一年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我面对着身分的转变,对比着过往的自己和眼前的小生命的成长,再次回到儿时成长的地方,原来以为一直沒有改变的,都已经不再一样了。五脚基还在,但已失去了昔日的 ...
名姓
moppeng - 2014-04-27 00:43:16
任教不觉已近两个月,班上学生对于应该怎么称呼我这个新老师还是搞不清楚。这也难怪,敝姓许,虽是福建人,但姓氏用英文来写的话并不是福建人较常见到的Koh,而是比较少见的Hue。上课第一天自我介绍时,我就已经费尽唇舌和学生们讲明,敬礼时Hue准确的称呼应该是‘辉’(念法接近粤语发音的‘许’)。奈何学生们都出自英文背景,硬是把我的姓氏当成英文字来念。Hue在英文里即是色调的意思,所以无端端地我便成了大家口中的色老师。记得有一天正好教着诗歌赏析,让学生们朗诵罗伯特佛洛斯特(Robert Frost)的《美景易逝》 (Nothing Gold Can Stay)。其中有一行恰好是Nature’s First Hue Is Gold。学生们边念边吃吃地笑,以为那还真的是老师的姓。在场的科主任赶忙向学生们解释,此Hue非彼Hue也,切莫张冠李戴,反而却让学生们的笑声越来越大,误会越来越深刻,我想自 ...
13
moppeng - 2014-04-06 14:57:37
[为什么会开始收集呢?是不是因为什么特别的原因?] [嗯,不记得了,大概是因为每一个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吧。] [比如说,这个红色的,是在欧洲背包最后一天时在火车站买的。临走前才想起来,差点就因为这个而而赶不上回家的飞机。至于那个有裂痕的,是托香港一个很要好的朋友买的。] [我数数看,大概有十二个喔!但我发现那里刻意留了一个空位子。] [放在那里的已经借了给别人。] [是谁呢?] [一个很特别的人?] [会归还吗?] [不知道。但我会等。] ...
开学前
moppeng - 2014-02-22 10:56:04
这是很久以前听过的笑话。 话说哲学家和农夫同处一条船上。过河前,哲学家问:“你学过历史吗?” 农夫摇摇头。“那你的生命已经失去了三分之一的意义了。” 哲学家说道。过了不久,哲学家又问:“你学过政治吗?” 农夫摇摇头说不。“那你的生命就失去了三分之二的意义了。” 船行驶到湖中央,哲学家继续问:“那你应该也没有学过哲学吧?” 农夫摇摇头说:“那个学了有什么用?” “那么,你的人生完全失去意义了。” 哲学家叹气道。这时船突然开始漏水,农夫马上跳下水,然后转回头问:“你学过游泳吗?” 哲学家摇摇头。 结果呢?嗯,我想大家都知道结果。 想起这段故事的时候,正好是在师训学院上课的最后一天。再过不久,便是为期十个礼拜的正式考核(Practicum)。这段期间在学校的工作表现会被评估,及格了才能当上正式的新手老师。 岛国实习老师的正式头衔其实是GEO(即General Ed ...
はそっ
我從山中來 - 2014-02-12 17:08:41
慣性の古い多い実習が花咲く花散る、ふと発見と心の交流から疎くなりました、心にいつも出てきた花咲く、まま、一瞬で静止はを念頭に、そっと揺れ、あるいは管理不足が、生気海外升學顧問 。 忠義多食肉処理業者、负义読書人。この花はそっと観察時にこんな言葉が脳裏をつけない!それが私と交流、それは私と交流しました。 毎回思う一篇で最も美しい散文を記録した自分の心。それが開始時のながめて、中間の理性を分析、エンディング内蔵て少し悲しみと恨みのため息。知らないのは良いか悪いか?が正しいの?でも黙って堅持していて、毎日の脳裏に秘めて、自分の完璧な英國留學 。 たまにでも思い出す人生の悩み、でもよくもう一度行って考えてみて、あれらの悩みみたいだけそれは変える力は元の自分に慣れないか、好きな要素。昨日を忘れられない、今日の不満を、未来への迷い。これらのすべての悩みを引き起こすことができるがdomestic helper hong kong、これがない、人はまた言うことができるのは人ですか 目の前の雨になった再び森、このように冬の季節の中でないので、雨の滴をかけないので、渓流の無慮、総すべてを化粧す ...
不要沒有靈魂的世遺
toh - 2014-01-02 22:42:04
⊙杜忠全 喬治市入遺至今5年了,由於世遺效應,近幾年來,城市觀覽蔚為風潮。過去住商合一的喬治市,如今還得加上旅遊這一項,才是完整的城市面貌了。 入遺之初,人們的粗略認知,大概以為是喬治市近5000個單位的戰前舊建築,才構成申遺與最終入遺的資格的。入遺之後,最直接的市場效應,當然是舊房子的價值應聲飆漲,原本斑駁腐朽不甚起眼的戰前舊街屋,此後成了房產炒作的金蛋了。 這之外,一些因應外來遊客的消費習慣而出現的投資項目,如情調咖啡座、個性小商舖、城區民宿等等,也相繼出現,成為入遺後舊城區的新景觀。這些一般是本地年輕人結合新形勢來實現理想,讓這些本該外遷謀生的新世代留守本城,另也為入夜後不見人跡的舊街區注入人氣。喬治市入遺與本土年輕人創業的機遇相結合,大家都樂見其成。 然而,外來商團瞄準喬治市的入遺效應,大舉收購舊房子來改裝成所謂的古跡酒店,讓原本在相關街區營生了幾代人的商業租戶 ...
保险储蓄 VS 银行储蓄
albion - 2013-12-13 14:18:25
  保险与通过银行储蓄的差别到在哪里呢?许多人都在这两者间做出比较及对其作用产生混淆。  这两者之间还真的没啥差别吗? 就来看看吧! 储蓄: 银行-存取自由,本地储蓄户口所得的利率想必众所皆知, 才不到多少百分比,而且也起不到储蓄的作用, 装修, 旅行, 换车, 买屋, 科技上如电话的日新月异, 有谁当真靠银行储蓄了百千? 保险:只存不取的强制性储蓄相交之下就显得比较可取。十年,二十年,眨个眼瞬间消失, 消费者就可取出应得的保费加上花红。   保障: 银行:当消费者面对疾病,意外, 年老,身体机能消退时,消费者所得到的的就是ta所储存到的数好比 RM2000,银行可不会因为你的储蓄而再给你额外的补偿,这是全无保障可言。 保险:保险就能在这个时候给你及时送上一笔保险金, 而这笔保险费可不是你所交的保费, 反而会是超出保费了几倍几十倍的数额 ...
筆尖下的春天
我從山中來 - 2013-12-11 12:25:57
知道么…? 我討厭暴露,我不喜歡光明… 我是喜歡黑暗的,盡管我對你們是多么的愧疚hair loss treatment … 但我的內心早就陰暗不已… 那種陰暗是你們無法想象的頭髮護理 … 對不起! 我自閉!從此以后史雲遜護髮中心 … 大學之中 我是一個自閉的孩子… 不再相信任何感情的孩子… 我的…那個你們… 謝謝你們…讓我明白史雲遜護髮中心 … 強顏歡笑 原諒我無聊的任性!握不住筆尖下的春天史雲遜護髮中心 一個夢隨一片迷路的雨飄錯季節!深夜驚醒的我,該何去何從?在紅塵凡世的浮影里 那早來的或者遲到的都懷揣心事史雲遜護髮中心 才在不該到時到了,不該錯時錯了!也許我們要適當的去原諒一場雨,原諒對月時的惆悵。 我們要給心靈一次解脫!這個世界 有太多的不堪 然而我們能做的也僅僅是面對生活 苦著,痛著 或者傻樂著… ...
我也無法去哭
我從山中來 - 2013-11-26 15:15:57
同城 天涯 孤淚    欲送登高千裏目,愁雲低鎖衡陽路,魚書不至雁無憑,今番欲作悲秋賦,回首西山又日斜,天涯孤客真難 度,丈夫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出自昆劇《林沖夜奔》   如果,你是我眼中的一滴淚,就算再傷,我也無法去哭康和堂-康婷清脂素秘方 ——   如果,你是我眼中的一滴淚,就算再悲,也忘記了如何去哭康和堂優質-康婷清脂素 ——   倘若,沒有那多的悲傷,就不會忘記,也就不會銘記,我們微笑著忘記的同時,心卻悄悄地銘記……   如果,你是我眼中的一滴淚,你舍不舍得讓我很傷心地哭康和堂之康婷清脂素 ?   如果,你是我眼中的一滴淚,在我哭泣的時候,你會不會把我擁進懷中?   如果,你是我眼中的一滴淚,一滴永遠落在心底的冰,你會不會融化它?   如果,你真的是我眼中的一滴淚,就算丟棄全世界,凍結了生命,我也不會哭,因為、不想讓你從我的世界裏,流出。   其實,自己內心也是知道,自己是逃避不了現實的,也沒想著真正要逃避香港牛栏奶粉 2013年事件。   只是想,偶而的釋放一下心情,好讓自己有更好的心態去面對現實 ...
微微泛黃的風衣
我從山中來 - 2013-11-26 11:59:12
路 燈  古老的街燈給午夜的街道披上了一層微微泛黃的風衣,似乎散發著一種神秘的呼喚。失眠的我悄無聲息的離開了暖暖的床,泛泛的疏散著幽怨的步伐,漫無目的的錯過的燈,一盞又一盞。忘乎所以的匆忙走失在視野的渺渺邊際。昏昏暗中於牆隅隱蔽處,偷偷地探出頭,張望張望,像是蜻蜓不小心觸及了平靜的潭,泛開來的漣漪緩緩趨於平靜死寂。   隨著微光小聚,須臾又融入東風蕩然無存。這一世,邂逅的所有怦然心動,像極了風中的燈影,可望卻無法觸及得到。瞬息萬變的思念在靈巧的跳躍,惡狠狠的留給平靜的水面一次熱烈的撞擊,之後片刻轉移。記憶的邊緣,其實我曾做出了草率的抉擇,任由你走遠,沒有挽留,沒有表示,也沒有吭聲。荒涼的原野,諾大的世界,像是被驅逐的難民,是誰這麼殘忍,為何這般不留餘地?   是否街燈不滅,流浪依舊?在暗的夜也同化不了點點滴滴的燈火,宿命早已給出的定理,此生除此不能夠。想,是妄想,思,是殘思,憶,是虛憶。可知道,這世上究竟還是有一種癡心妄想,苦苦哀求,不知死活的飛蛾還是願意把生命如數的奉還給宿命。如若是愛,此般的應是徹頭徹尾的真愛!   恰似一抹清風纏繞著一輪當空的皓月,久久的停 ...
Total : 2063 <<   123 4 ... 205206207   >> G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