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的喬治市誰的城?
toh - 2014-08-05 11:45:37
⊙杜忠全 喬治市入遺之前,以及喬治市入遺之後,這城市的主題應該是一貫的,就是尋找及重建人與城的關係。 入遺之前的數年間,喬治市面對的是人氣銳减,居民逐年撤出。那些年裏,島上及對岸新型住宅區如火如荼地開發,且各自形成住商條件相對完備的衛星市鎮,喬治市,也就在人們的日常生活中,失去了不可或缺的核心位置了。 ……(略) 入遺之後,喬治市重新成爲新舊世代的目光焦點,游客也一年年增加,後者無疑不在設想之中,却是入遺的必然反應,因而必須進一步思索與梳理的。2012年,喬治市的街頭壁畫成爲最牽動人心的街頭景致,島民熱衷追捧,外地游客專程來島以走街尋畫,喬治市的城市游成了壁畫的發現之旅。這樣的“壁畫瘋”延續了一年有餘,對此前人們念茲在茲的人去留空城的問題,壁畫熱潮無疑帶來了正面效應,也引起更多有關城與人的思考。如今街頭壁畫在外地延燒,在喬治市反倒已是過眼雲烟,難以引起市民的興趣,只 ...
一本書,40篇感動我們的"喬治"故"市"
toh - 2014-07-17 14:14:34
報導:蔡愛卿 喬治市是一座有故事的城。世遺機構慶祝入遺6周年的獻禮之一,是收集了與老城相關的40篇故事,結集成書。這本《喬治市:我們的故事 / George Town: Ours Stories》,喚起了檳城人對這座城的美好回憶。 即使沒有在喬治市住過,島上的檳城人多多少少都有與之相關的記憶。因為有無數的故事堆砌,喬治市才成為一座令人流連忘返的城市。受邀為《喬治市:我們的故事》編輯的檳城寫作人杜忠全,對此深信不疑。 反映居民生態變化 他受訪時說,《喬治市:我們的故事 / George Town: Ours Stories》裡收錄的都是個人在島上,主要在喬治市的生活記憶。但從這些發生在不同人身上的故事,卻反映出喬治市的變遷。其中一個例子,就是好幾篇文章提到了屋租統制法令。這項法令的廢除使喬治市的命運發生大逆轉。 他特別提到其中一篇文章,由曾經居住在社尾的高玉菁所寫的《寄 ...
《喬治市:我們的故事 / George Town: Ours Stories》書訊
toh - 2014-07-09 14:21:44
書名:《喬治市:我們的故事 / George Town: Ours Stories》 編者:杜忠全 作者:包括陳劍虹、張少寬、傅承得、呂育陶等等逾40位老中青作者 繪圖:洪菀璐 出版:喬治市世界遺産機構 / GTWHI 日期:2014年7月 定價:RM25 / 册(精裝全彩185頁) 銷售處:檳城打石街喬治市世界遺産機構 / GTWHI 詢問電話:04- 261 6606   附錄—— 本書目錄 序    杜忠全:四點花開故人來 01.    陳劍虹:香港巷的青春碎片 02.    溫祥英:最後一所天主教教會學校 03.    張少寬:從先賢的遺墨談起 04.    梅淑貞:回到老厝 05.    傅承得:如果人間有天堂 06.    汪錦榮:港仔墘阿伯後尾路 07.    鐘可斯: ...
戀念喬治市:寫在入遺6 周年慶典前夕
toh - 2014-07-03 13:17:13
後來我才意識到,我的童年老家,原來裝著一些喬治市的生活舊物,但它長期跟我們的生活交融在一塊兒,因此再引不起任何注意了。 兒時老家的雲石桌、老家爲數不少的鋼針唱片、老家一些平時都不甚爲人留意的舊器具,大人們說,那是一戶遠房親戚從“坡底”撤遷時送來的。喬治市的雙層舊房子窄長得像一根長竹竿,裏頭天地寬廣,住了幾代人的本土人家,後來因家裏人口雕零而賣房撤離,無論如何都無法把所有的器具盡挪到新居的,于是四處托送,務求曾經珍愛的器具有容身處…… 尋不回從前尋常百姓家 喬治市的居民且來且去,有人一住就子孫繁衍了好幾個世代與城同在,也有人另行卜居而撤出城區,這是城市的自然現象,不值得大驚小怪的。但是,2000年以來陸續發生的,却是另一種情况了:早些年戰前舊屋一家家一列列陸續搬空,道友或燕子紛紛進駐;近些年裏,過去住、商合一的舊房子紛紛轉手,酒店民宿四處冒起,扎根的住戶換了一批批過路客,怕 ...
時間的有形位置
toh - 2014-06-25 12:21:49
⊙杜忠全 自2002年開始這一階段的寫作以來,2008年,不是,應該是2006年以後,幾乎每一年都有機會將個人的某一系列文章結集起來,從而讓“散見各報章雜志”的文字得以歸位。書寫了發表,看自己的文字在某個版面凝定,是吐字族最初的喜悅;將已發表的零散文字再經一番的編輯,而以另一副面貌出現,就不光是發表了等稿費單上門的迫不及待心情,而是另一種更複雜的內心期許與情緒交戰了。你不會期待有人爲了讀你的文章而買一份報紙,却難免要估摸與狐疑,究竟會否有人掏腰包來買你的書?這樣子投入資本,出版社是虧還是賺?文章發表,你只單純是作者;書印出來了,你也成爲市場的一部分了,能不慎乎? 近些年來,每到了一定的時間點就騰時間來整理書稿,仿佛這樣,就能在無形的時間裏占一些有形的位置了…… (2014年6月5日,星期四,星洲日報,悅讀館) ...
豐盛港路二十三支半-----------加亨的另一個開始(上篇)
美猴王 - 2014-05-22 09:25:44
這是在加亨新村拍的照片,看的是50號公路,也就是豐盛港路,往豐盛港的方向.往下走去不久,在上斜坡之前,有條小河,过了小河,上斜坡,就是加亨人所說的二十三支半,而加亨国中也就在這小坡上,所有的加亨人,從來沒人懷疑它為什麼為叫二十三支半. 因為,在使用英制里程碑之時,二十三英里的里程碑就在小河之前,按說,這斜坡應該叫二十三支.但人人都叫它二十三支半.為什麼呢?當年,我問了父親,他告訴我說,張秀科在23支半裡面,种樹膠,种木薯,開木薯厂.今天我就說這個.   這是檔案局里,誌期1929年第610號的檔案. 照片下方,明顯地可以看到C點, 這C點的所在,就是豐盛港路,右边,可以看到 "TO MERSING",而左边,可以看到"FROM KLUANG", 我把C點局部放大,如下: 可以清楚看到,23又1/4在左边,23又3/4在右边,而C點,正好在 ...
喬治市的人情味
toh - 2014-05-12 11:48:15
⊙杜忠全 在世遺城尋找人情味,還必須有“人”有“情”才得,不是? 如果是以古文化遺址或廢墟來登陸世遺榜單,自是無所謂“人情味”的,可喬治市是與人同在的城,有生活的喜怒哀樂,也有無處不在的人情交際,交織成這世遺城市的各種聲息。如果說喬治市不乏人情味,那是源自生活的根,以及根與土地交纏而出的濃情厚意。 ……(略) 如果喬治市還有讓外來人津津樂道的人情味,那是由于還有生活在繼續。要是與老城東升的陽光一起早起,也與西沉的日頭一起歇息,也在忙完一整個白日之後就著夜燈繼續尋找生活樂子的居民都不在了,那才是人情味的淡化! 商業活動或旅游經濟的發展會否改變了一個城鎮的人情味,或許很難斷定;如果以同一島上而長期與旅游業同在的阿依淡鎮爲例,顯見這是不儘然的。但是,要是本城住戶的比率不斷降低,外來做旅游生意者的比率逐步升高,那就不一定了。 人們願意一邊忙手裏的營生與陌生的你聊 ...
振東
whalecao76 - 2014-05-09 17:16:25
在你的記憶庫裡,存放三個振東。 無論你與每個振東有著怎樣的對話,均是生命中難忘的故事。 前兩個振東是咖啡店的寶號,一個位於柔佛嘉亨(Kahang),一個曾是茨廠街的老字號。 嘉亨那個現今還在,除了天花板和鐵門刷上新漆,一切保持原來的風貌。 走進店內,六張雲石桌,17張褪色的塑膠椅及僅存的老木椅,彩色花圖案窗帘,置放麵包的玻璃櫥,蒙上歲月塵埃的告示牌“不可吐痰”,掛著布帘的木製板,幾把看來新穎的風扇,地面斑駁……還有近年來才設置的櫃檯,櫃檯前的幾罐餅乾,角落置著數十張新的塑膠椅及牆上掛了幾張老東主與名人的合照,築成這一路來的咖啡店風景。 時間繼續向前走的當兒,本來置放麵包的玻璃櫥的任務,只剩放著一瓶醬青,一瓶胡椒粉和一卷衛生紙。熟客均知,要用這任何一樣,自己站起來,推開玻璃櫥門自取,再放回去。 雖然店內有出售烤或蒸麵包,但也有顧客帶些小吃像他家的麵 ...
冰釋
whalecao76 - 2014-05-07 21:25:26
這裡,富有一點外人不一定知道的特色,像牆上掛著老照片,有舊物陳器擺在角落,一張張久遠年代的廣告牌,設有淡米爾語的寶號的理由是當年也有不少印度人來光顧,等等。當年,若是你來坐坐,酒翁之意不在酒。而是來感染這些特色所交織出來的氛圍,歲月遞嬗而成的味道。 你仍記得,你與這裡的緣份始於曾與父母及三哥一起在這裡吃飯。然後,自己也來了好幾次,逐漸知道店內的陳設故事而有一點點好感。 不過,那年的你,曾與這裡發生某事而打定主意不再來。後來,一再檢討的結論恐是對方搞錯了,你不幸成為代罪羔羊,好些年不再來以示杯葛。然而,時間似乎認為,你必要經過某事的歷練,才能與這裡有更多緣份,怎樣還是將你帶回來了。 比如,你來自外地的老朋友二話不說,就把你帶來這裡,與眾人天南地北地聊開來。包括他與這裡的因緣。他告訴你,這裡易主了,換了新人。你的注意力在這句話中,停頓,彷彿自己從前與這裡的恩怨情仇在這 ...
拆除
whalecao76 - 2014-04-17 11:27:53
如果主事者知道,一條老街很可能滋養很多孩子的未來,是否仍會輕易簽字拆除? 七個月之後的那個早上,你回到居鑾伊斯邁老街(Jalan Ismail),沿著火車鐵軌旁的廿幾間老店舊址剩下的是一堆黃土與殘瓦碎石。天空灰濛濛的,欲哭無淚,彷如照見這條街的一邊傷痕,一時難癒。 你在破損的石塊下,看見那片繪著火車圖案的木板,被疏疏落落的沙石掩蓋。你徒手擦掉沙石,整列火車就在眼前亮相開來。 噢,這是僅存的一點痕跡,你曾見證的大伙兒努力所集的美景,看見好多人為此而歡欣的甜美樣子。 那時,本來沉寂的老街因為有著這一片片的手繪壁畫,猛然熱鬧開來,週末是家庭日或是少年遊的活動地點,甚至成了不少新人的婚紗拍攝景點,一天最多記錄是有“五組人在這裡拍婚紗照”。這令還在此營生的街坊樂開懷,不外是總算有人懂得欣賞老街的珍貴。 年輕有魄力的國會議員加把勁地向主事的當局申請展延折除 ...
Total : 72 <<   1, 2, 3, 4, 5, 6, 7, 8   >> G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