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吃的人文體驗
rainforest - 2012-10-10 00:13:38
  呀吃,是雪州烏魯冷岳縣(Hulu Langat)一個小鎮,位於烏魯冷岳路14英哩處,當地的馬來人將這個地方稱為Batu Empat Belas,以客家人為多數的華人居民則已習慣歷代傳下來的客家口音──呀吃(Ngah-Ngat),即Langat的直接音譯。 嚴格說起來,呀吃距離吉隆坡市區不遠,若交通順暢,從蕉賴地區驅車前往,大約15分鐘就可以到達。或者從安邦穿越安邦山區連接到呀吃,車程也不過20分鐘左右。雖然如此,許多居住在大吉隆坡範圍內的人對這一個地方還是沒有多少印象,甚至從來沒有聽過有這樣的一個小市鎮。 呀吃就像在馬來半島縱貫公路隨處可見的小鎮一樣,在交通要道的位置出現一些華人蹤影,這些華人開設咖啡店、雜貨店、五金店,以及一些其他生活必須品供應等等。從街上再往外,可以發現大部分地區,從道路旁漫延至山區,幾乎都是馬來同胞的傳統高腳屋。 這種典型的聚落分 ...
太平福建會館
rainforest - 2012-10-01 00:53:19
太平市早期由粵籍人士開發錫礦業,拉律戰爭後期才有福建人陸續抵達,這些歷史脈絡目前在太平市中心還能探究一二。若從錫礦區逐漸發展為城市的概念來看,不難理解為何廣東籍的歷史建築大都分佈於鄰近太平湖(舊礦區)一帶,例如嶺南古廟、廣東會館、何仙姑廟、順德會館等等。福建人建立的會館宗祠寺廟,則分佈於距離礦區較遠,路陸運輸的要道上,例如位於古打律往新板路上的鳳山寺及古打律290號的福建會館等。 根據福建會館章程,該會始創於1859年,迄今超過150年,由於早期的歷史資料散失,目前只能從鳳山寺的鐵鐘及早年福建會館贈於嶺南古廟及新港門粵東古廟的牌匾上得知,福建會館在光緒癸未九年(1883)即為太平市一活躍的同僑組織。 福建會館建築內仍保存了創建會館之石碑《太平福建會館落成鏤碑記》,據內容所述,福建會館早年稱為福建公司,在清末葉是太平市內同僑組織之一,由於早年組織因陋就簡,沒有一處正式的會所,若有事輒,就以當值年總理寓所開會。一直到民國元年政體改革之後,該會隨之邁入近代化管理,因此推舉閩籍士紳黃務美為總理,正式訂立章程規定職員任期3年,從此會務進入正軌,唯會館之建設尚付諸闕如。 到了民國 ...
老街名,老地名
ahkew - 2012-09-12 01:03:47
我國許多地方的街名及地名,除了正式官方名稱,有一些會有另一個屬於民間的名稱,這些民間俗稱雖然庸俗,卻十分地道親切,一下子就叫人牢記在腦海里。 民間俗稱在新加坡、檳城等地有很多,太平市則較少。 為什麼呢?一時也說不清楚。舉些例子,太平的Main Road、Kota Road、Market Square、Barrack Road,華社都直接音譯為敏律、古打律、巴剎邊或萬山邊、馬力律,罕有民間名稱。 太平街名中僅有少數有民間俗稱,如今這些老俗稱逐漸被人淡忘。最特別是務美街(Boo Bee Street),以前稱為“日本橫街”。其實它是直街,怎麼會叫作“橫街”呢?相信受到檳城的“日本橫街”街名影響。太平的日本橫街之得名,乃源自這一條街在二戰前是日本籍妓女雲集之處。曾經訪問一位王君(已故),他經常光顧,贊美日本妓女溫柔體貼,叫許多男人如痴如醉。日本相信優生學,認為異族混 ...
壁腳草遇到倒潑雨
ahkew - 2012-09-12 01:00:51
北馬一位作家為了寫出其母親精彩的故事,最近向母親做口述歷史,其母不曾受過教育,不懂得中文,也不懂英文,只會福建話,所以整個口述歷史就以福建話進行。 問題來了,此作家雖在檳城長大,也懂得檳城福建話,可是畢竟他懂得的只是普通交際語言,其母以正統檳城福建話娓娓而談昔年的故事,許多傳統詞匯涌出,令他招架不住聽不明白,就一直不停重復地問,但其母脾氣暴躁,因此不耐煩而不願多談,這使到他很沮喪,深感無奈向我訴苦。 那些他不懂得的詞匯,我答應協助整理。於是致電他家裡的固定線電話,因我拿取電話配套,撥固定線電話是免費的。我喜歡撥打固定線電話,這樣不僅為人們省下許多錢,而且輻射也少,聲音清晰,是我所喜愛的。與他在電話上交談幾天,每次都一兩個小時,一一將他不明白或寫不出的詞匯給處理之。以下是協助其整理的數個比較常聽到又令人費解的北馬福建話詞匯︰ bok keng——他知道這是指煮飯或湯的“ ...
八十年的老秤店
ahkew - 2012-08-04 22:51:52
太平市有两间秤店,最老的是“钧泰昌”,大约有八十年的历史。创办人是杨震钧,广东大埔客家人,他在中国乡下就学习制做秤,南来后先打工,然后在霹雳怡保开启“钧泰昌”秤店,旋后又到太平开启第二间“钧泰昌”(KUAN THYE CHONG)。         怡保钧泰昌早已结束营业,太平的目前由杨震钧的侄儿杨续贤在经营。杨续贤今年85虚岁,诞生于中国大埔,在乡下读了几年书,昔年乡下生活贫苦,十七岁时,其在新加坡的叔父写信叫他南来协助其杂货店生意,于是其父亲给钱“水客”,让水客带他南下新加坡投靠叔父。当年他乘坐的轮船名“万福士”(士字已经记不起,这里以近音字代之)号。南来后,谁料他不习惯杂货店的生活,于是转到马六甲找投靠堂兄杨续赉之“泰昌”(目前尚在营业)秤店学习,两三年后,来到太平,就在伯父的钧泰昌店里工作,迄今65年了。         杨续贤老 ...
我读过的历史
sea - 2012-06-26 19:38:54
站在这里,回忆了一下,脑海里浮现的竟是6.4的情景。原来从坦克车的角度看到的景观就是这样的。那一年,我还不到8岁。 中国淡化了6.4是不是就好象日本淡化了慰安妇?在世界各地呼吁日本正视历史的同时,是不是也应该检讨本身有没有真正看待历史? 我的历史不好,不过SPM 的历史拿了个A1,大声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也该多谢当时遇名师指点。虽然我把所读过的东西都忘了大半,不过我还记得我读过的历史里,只有叶亚来、陈平、陈祯禄是华人,当然还有郑和、孙中山、汉丽宝公主。我读过的历史记载,叶亚来是个对吉隆坡有贡献的人,对他的描述不多,只记得是个穿清装的华人;而陈平是个大坏蛋,领导马共制造内乱、战争。为什么我读过的历史没有告诉我,马共里也有马来人?误让我一直以为马共里只有华人? 参观博物馆的时候,看到的史料都只记载SAUDAGAR / PENIAGA / PELOMBONG CINA,一大堆英国将 ...
陳六使與李光耀
ahkew - 2012-06-20 00:18:31
李光耀在《我一生的挑戰——新加坡雙語之路》斬釘截鐵地說,南洋大學是東南亞第一所華文大學,在東南亞的政治土壤中栽培中國的果樹,既無法在新加坡成長,也不可能在東南亞任何國家容身,一開始它就注定失敗。 南洋大學由陳六使帶頭在新加坡創辦,馬新各國華人出錢出力,新加坡福建會館更捐獻523英畝地作大學校址,終在1956年開學,1958年校舍落成開幕,可見華人對南大寄予厚望。南大只維持了25年,1980年被新加坡政府關閉了。李光耀說“自南大與新大合並後,東南亞再也沒開辦過任何華文大學。” 不知他真的不知道,還是假的不知道,泰國在2004年開辦了勿洞中文大學,怎麼說東南亞沒再開辦華文大學呢?李光耀一直強調南大注定失敗,因為第一、在馬來人的海洋里,是沒辦法容得下一所純粹培養華文精英的大學;二、南大親共,英美會從中破壞;第三、學生只靠馬新華校生,為了維持新生人數,南大只好降低收生標準,學術水平急劇下降;第四、人民行動黨不能接受華文必須是南大教學的主要媒介語。 第一項的原因,東南亞國家對華文教育的排斥,始于日本統治時代,在日本惡意灌輸排華思想下,東南亞國家開始排斥華人及華文教育。可是近年來這些情況 ...
福建人聯營的鹹魚店
ahkew - 2012-06-12 22:08:40
一位从中国南来的老先生说,当年南来打拼时省吃俭用,吃方面非常节俭。每天配饭的只是咸鱼。午餐有几尾咸鱼配白粥,他只吸取咸鱼的咸汁,再扒几口白粥,如此直到白粥吃完为止,咸鱼则一口都没咬到。晚餐时吃白饭,那时候才将白天吸了咸汁的咸鱼吃完,天天如此。每当讲到伤心处,他总是老泪纵横,如今,他事业成功,家财万贯。可是有谁知道他背后的辛酸呢?昔年华人南来多是靠勤劳打拼而成功,并非不择手段以欺诈来致富。 咸鱼,一直以来均是各民族配饭的主要食物。而咸鱼行业几乎由福建人垄断。就以怡保客粤人士居多的地方来说,那里的咸鱼店也是属于福建人的天下,只要走进咸鱼店那一条街,听到的均是福建话。 太平振昌公司,就是一间传统的福建人联营咸鱼店,大约创办于二次大战前的30年代,迄今70余年历史。首批股东是苏昭赞、蔡淡水、叶天财、余文运。后来苏昭赞的股份转给苏昭祥,以及加进一名股东 ...
郭蘇家南来发迹
ahkew - 2012-05-15 00:52:16
4月15日拙文〈清明節尋墓奇談〉,談及代怡保何君尋找其曾祖母(之前誤作祖母)位于太平廣東義山之墳墓,結果被我尋獲。聯絡他後,他們于4月15日來到太平祭祀。 已經70年沒人掃墓了,墓的拜桌及墓前不僅雜草叢生,而且被泥沙掩蓋至厚厚一層的泥土。我叫來友人幫忙清理,也找來一位工匠負責修理墳墓及為墓碑文字安上“金箔”,那個工匠開價750令吉,說兩個禮拜可完成,何君答應。兩個禮拜,何君再來,墳墓已經煥然一新。 與何君喝茶吃飯時,他談及曾祖母的歷史。郭蘇家生于1861年10月12日,嫁予廣東番禺何家,生育有一女一子,數年後丈夫不幸逝世。1892年,她單身寡婦帶了兩位兒女南來馬來亞太平,當年她31歲,女兒12歲,兒子10歲。南來太平在一家洋人家里當女佣,洋人的大洋樓後築有一間小房,供他們佣人全家居住。 其子在中國時曾經受過中文教育,南來後因為她跟洋人工作,所以兒子被安排到中央學校 ...
老藥店製朱砂
ahkew - 2012-05-05 00:56:12
太平市目前最老的藥店,應該是創立于1920年的福生堂。今天介紹的是另一間老藥店“永福安”,創辦于1939年。 根據永福安老板彭永安(60歲)先生指出,其父親彭志明是中國廣東大埔客家人,少年南來我國當苦力,後來到藥店當學徒,學成後的1939年創業,開啟“永福堂”(此店號尚待確定)。兩年後日本南侵,其位于太平古打律的藥店遭到日機炸彈擊中,一切全毀。和平後的1945年,又在古打律處開啟“永福安”藥店。英文注冊名稱是ENG HOCK AUN,估計負責注冊者為福建人,所以羅馬拼音就非客家音而是福建音了。 彭永安說,其父生前教導他制做傳統藥丸及藥散等,經過他再深入研究,目前有做些賣予熟客親友。尤其是“驚風散”及“牛黃散”,這兩種中藥散必須用到朱砂。幸虧其父有教授傳統老方法炮制朱砂,以去掉朱砂里的水銀。 朱砂,是一味中藥,有小毒。功能為鎮心安神,明目,解毒,主治心神不寧、驚悸、 ...
Total : 90 <<   1, 2, 3, 4, 5, 6, 7, 8, 9   >> G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