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耀與赤腳大仙
ahkew - 2012-03-19 22:14:19
福建民間有個傳說:人間有個赤腳大仙,每到一個地方,只要喝上當地的一口水,就能講出當地的方言土話,所以此大仙得意洋洋,不可一世。不過當他來到福建時,喝了當地的很多水,還是無法說出當地方言來,他因此氣沖牛斗,悻然離福建而去。傳說的背後是指福建方言雜而多端,十分難學! 李光耀可不同了,據其大作《我一生的挑戰——新加坡雙語之路》說,他學習3個月的福建話,就能用福建話發表簡單的演講,大概兩年,他的福建話不僅流利,還能引經據典。可見他非常聰明過人,厲害過赤腳大仙! 他覺得華人方言盛行,阻礙了華語及英語的推行。因此推行雙語政策,在華社推行講華語運動,以取代粗糙的福建話。李光耀在新加坡推行英語成為國家的主要官方語言,在華社推廣華語,這些均是無可厚非的。畢竟一個多元民族的國家需要一個主要的官方共同語來溝通,有混雜方言的華族也需要有個共同的族群“母語”華語,不過,推動華語不需要排斥家庭的母語方言。況且人類的頭腦潛能巨大,一個人學習幾種語言可以應付自如。 李光耀以毛里求斯和盧森堡跟新加坡比較,它們也是多元語言的國家,學生在校學習德語、法語和英語,回家講方言,結果一般人除了方言,並無法真正掌握任何一 ...
两千年前的两封家信
风子 - 2012-02-11 14:29:10
杜甫≪春望≫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想到家信,我们会想起外出的游子,对亲人、对家人的思念与关怀。在现在这个资讯与科技发达的年代,我们不再通过家信来与远方的亲人联系,所以我们无法深刻地体会到,家书抵万金的真正含义。我们现代的邮政局有时候都会出错,邮差有时候都会送错信,试想像在连邮政局都没有的古代,得到远方亲人的一丝消息是多么地困难、多么的珍贵。 1975年,在中国湖北省的云梦县睡虎地,出土了秦汉时代的墓葬群。其中一座编号为4号墓的秦墓,出土了两封秦国士兵寄回家的家信。这两封家信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家信实物。                             “黑夫"木牍 这两封写在木牍上的家信,是在公元前214年,从淮阳前线寄往南郡安陆县家中, ...
和平茶室
ahkew - 2012-02-01 02:00:00
坐落在太平市中心的和平茶室,是外來游客喜歡參觀之處,它與比鄰的整排海峽殖民地風格建築物,為太平市唯一的一排,因此彌足珍貴。和平茶室以精致的建築物及華麗的裝飾物吸引來自各方的游客參觀。 海峽殖民地風格建築物以檳城最多,太平僅有和平茶室一整排而已。和平茶室建于1928年,首任業主是謝昌輝,接下來的業主依序為杜榮和、馬吉蔭(譯自Mah Keat Yim,信托業主)、邱武意(譯自Khoo Boo Ee)、邱璧榮(譯自Khoo Paik Eng)、邱宗文、南益樹膠公司。到了1959年,南益將此店轉售予以張亞平為首的8個福州人,以經營和平茶室。 張亞平(1924-1981),福建福州府閩侯縣厚美鄉人,11歲隨親戚南來檳城當咖啡店員,1954年到霹靂的瓜拉古樓自創“祥發”咖啡店,1956年遷居太平,與兩位同鄉合股經營“和平”茶室及旅社(Peace Hotel)于依斯甘達路30號, ...
百年白鐵店
ahkew - 2012-01-10 23:16:33
太平福生堂老板羅寬平先生說了一句客家俗話︰“做過藥材打過鐵,密該生理毋做得”(做過藥材及打鐵生意,則什麼生意都做不得了)。這句話經過他多年思考,覺得應該是這麼解釋:因為藥材是到山上去采,不需本錢,打鐵則是收購破銅爛鐵來循環再用,所以本小利大,做過此兩行的客家人就什麼生意也做不了了。 打鐵與白鐵雖然不屬于同類行業,但多數均由客家人壟斷之。太平最老的白鐵店,是位于馬結律的“源昌”寶號,老板溫檳華先生已是第四代經營者。第一代是其曾祖父溫源(源泉),廣東大埔客家人,從中國南來本邦辛勤勞作,于1913年頂下馬結律門牌101號的“生泰昌”店鋪。生泰昌東主楊金生從事錫及白鐵生意,1913年為了回中國,就將生意出頂了。 他們之間的轉讓生意立下合同為證,也因為這一張近99年歷史彌足珍貴的合同,我們才知道那一段轉讓經過。溫源以150元頂下楊金生的生意,包括店里的工具等物。而楊金生答 ...
第一.一粒
ahkew - 2012-01-03 00:50:47
市面上的香燭店有出售一種祭品,叫做“茶金富”。經過業者解釋,原來取此名字有其內中緣故,茶就是福建話“第一”的諧音字,金則是福建話“緊”(快)的諧音字,至于富,不取諧音字,原原本本“富”的原義字。這3個字解釋起來,相當于華語的“最快富”。商家頭腦靈活,生產出這些祭品,就是看中人民喜歡好彩頭的諧音之故。 北馬福建話的“最”通常念作“第一”,南馬多念作“上”。所以,“最好”在北馬說成“第一好”,南馬則為“上好”;“最壞”北馬說成“第一歹”,南馬則是“上歹”。當“第一”念快時,發音就接近福建話發音的“茶”(de)。 茶金富售價不菲,裡面只不過是茶葉和金粉,取其諧音,希望祭祀後能夠“最快富”。個人對于“茶金富”這個產品不感興趣,也不想為其打廣告,諸位可別誤會。祭祀為了“最快富”也毫無意義,倘若欲取諧音之物得個好彩頭,我們祭拜時的祭品有清茶有金紙,就是“茶金富”了。我是對“茶金富”這三 ...
英軍燒日本軍用票
ahkew - 2011-12-26 22:17:05
老英(福建話,1941年二次大戰之前的英殖民統治時代,民間稱為“老英手”)的時代,太平的垃圾以焚化來處理,當時英政府在都拜區(今甘榜佔務)建了一個垃圾焚化爐,共有6個焚燒爐口,圍成一個圓圈,中間有個大煙囪。當時是怎樣燒垃圾呢?這里專訪一位老市民,讓他來告訴我們吧。 王清福老先生(1936年生)小時候與家人住在都拜冷之後(今甘榜佔務),住家是3尺磚的小木屋,家里有浴室卻沒廁所,外面設有6間公共廁所,供所有木屋居民大便,晚上還得點蠟燭或燈才敢上呢。附近有座垃圾焚化爐,除了假期,每天都有垃圾車(羅里)到這里傾倒垃圾,羅里倒退到火爐口就將車斗升高,讓垃圾從後倒入爐中,一些外掉的垃圾,由工人將之掃進爐口燒,工人多是印度及馬來人。 他說,印象最深刻的是1945年日本投降後,英軍將軍營里日軍的軍用品全部載到這里丟棄,由大家去撿,包括軍服、軍靴、軍帽、軍盔、槍尾刀、武士刀、大帆布、 ...
被“騙”過番
ahkew - 2011-11-23 22:53:30
梁桂林先生,1929年出生于中國廣東中山市南蓢鎮麻東村(舊為麻子村),9歲時(1938年)與家人南來我國。今天,他給我講述了關于他南來的故事。 根據林倫倫、陳小楓著《廣東閩方言語音研究》說,中山市是個客粵閩方言混雜的地方,該市的沙溪、大涌、張家邊、南蓢和三鄉鎮,大約有15萬人講閩語。這個很有趣,梁桂林就是講閩方言的中山人,特地要他講出一些普通的詞匯,比如︰你(li)、豬(ti)、魚(gi)、電話(tingwa)、蓮花(lianhua)、西瓜(say kua)……,讀音的確有閩方言之音。 桂林5歲喪父,家鄉窮苦,其二哥及四叔父就南來霹靂的華都牙也,叔父開個“寫信學寫”的私塾及代人寫信回中國。二哥則在海南人的咖啡店“南隆”當店員。有一天,叔父寫信給他母子說︰“兩錢銀(兩角錢)買餸,又煎又炒又煲又炖”,他們信以為真,就帶7個親人一起南來了,南來後才知道事實並非如此。 為了南來 ...
《垓下歌》 vs 《大风歌》
风子 - 2011-11-15 12:33:16
《大风歌》 大风起兮云飞扬, 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汉高祖 刘邦)楚汉争霸的胜利者,在君临天下踌躇满志的同时,带着对前途无法掌控的隐忧,胜利又何欢,失败又何苦? 前两句尽显踌躇满志之情,第三句突然阴霾满布,对是否守得住天下充满疑问。 《垓下歌》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西楚霸王 项羽) 豪气盖世的英雄,在穷途末路之时,把一切归咎于时不予我,纵有豪情,纵有名驹,亦不过赢得后人一声叹息。 风子:两位英雄各有不同的下场,然而却不见得成功者会比失败者快乐。人生没有多少个十年,一切生离死别,一切悲欢离合,都不过是过眼云烟。以前我常埋怨,为什么我会是这样,为什么我会是那样,今天在我看来啊,就算是英雄也未必过得比我现在快乐,不是吗? ...
千古一帝(六)寻找太子(篇一)
风子 - 2011-11-13 13:50:57
世人可以批评秦始皇是暴君,他的统治是暴政,可是却无可否认他是一位杰出的政治家。这位雄才大略的政治家却留下一个让人们摸不着头脑的谜题。他没有在生前确立储君,以致在他去世后,国家落入奸臣之手,而迅速走向灭亡。 太子是国家法定的王位承继人。秦国王室历来都十分重视太子的选立,往往有子嗣的新王即位就直接确立太子,甚至连太子的继承人也预先确立。所以相对战国时代的其他国家来说,秦国的旧王与新王的接替比较稳定,因争位而引起的政治动荡也比较少。由于史料缺乏,我们无法确实知道秦始皇有多少个儿子,从史书上记载的秦二世屠杀兄弟姐妹的数字来推测,秦始皇的儿女不下二三十个,有名字记载的只有四个,即长子扶苏,少子胡亥,公子高和公子将闾。有参政记录的只有扶苏, 二世皇帝胡亥是在赵高和李斯合谋篡改秦始皇的遗诏时(史称沙丘之谋),才开始参与政治。无论从秦国的传统背景或者从秦始皇有众多儿子的角度看来,秦始皇不立太子 ...
早期的申請公民權
ahkew - 2011-11-08 01:06:42
這幾年,報章不斷報導許多人申請公民權的新聞,那些獲得公民權者眉開眼笑,高興極了,畢竟獲得公民權是大事情,從此成為馬來西亞公民,不再是無國籍的人。 我國獨立之前,多數華人的國籍是中國,在與英國談判獨立之時,政府開始讓非公民者申請公民權,于是乎華人申請公民權成為當時的大事。當時是怎樣申請公民權呢?這里訪問太平市一位老婦女O女士(80歲),由她來講述當年的申請過程。 當時太平福建會館是最致力于申請公民權活動的團體。該會義務協助本市華人申請州籍民及選民,甚至付錢請人沿戶登記。自1956年3月至1957年9月,總計代華人申請州籍民及登記選民約1萬4千余宗,可以這麼說,太平市的絕大部分華裔申請州籍民工作,均是該會幫助完成的。所謂州籍民,簡單解釋,就是霹靂政府發出的州屬“公民權”。 O女士說,其夫因為要繼承長輩留下來的財產,所以早就申請了公民權。但是她沒有公民權,因此在福建會館派人沿戶登記州籍民時,她就毅然登記。她知道本身無法回去中國生活,畢竟那已是不同的國家,她從小在這里長大,無法適應中國的生活環境。 她說,可是同一屋檐下的許多親友都跑到房間躲藏,不願意申請公民權。後來當他們面對將成為 ...
Total : 90 <<   1, 2, 3, 4, 5, 6, 7, 8, 9   >> G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