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一帝(三)坑儒焚书
风子 - 2010-11-17 08:31:33
统一思想-坑儒焚书 也许很多人会认为,坑儒焚书是秦始皇的一项政策,实际上坑儒焚书,是两件不同时间发生的两件事。焚书是政策,坑儒却是一次偶然的事件。焚书是在一次朝会上,儒士淳于越当着皇帝的面批评行郡县制的政策,要求秦始皇恢复周朝的分封制而引起的。面对儒家的当面诘难,秦始皇交下让大臣议论,当时的法家丞相李斯上了一道上书,围绕着儒家的“以古非今”大作文章,促成了震撼后世的焚书、禁私学、禁论政三大禁令。对李斯的建议,秦始皇只回了一个“可”字。统一思想的潮水迅速淹没了各学各派,使先秦学术百家争鸣的盛况,从此不复存在。秦始皇开了以国家法令来钳制思想的恶例。 秦朝初期,政府对诸子百家的各学派控制不严,也可以说是延续了战国学术自由奔放的风气。秦国自商鞅变法以来,以法强国,法家在秦国占据了主导的地位,可是却没有压抑任何一个学派,秦始皇建立秦朝,设立博士安置各学派得以参议朝政,不然淳于越怎 ...
千古一帝(二)国体治式的革命
风子 - 2010-11-13 09:17:09
国体治式的革命 秦始皇拒绝了以儒家代表为主的分封皇子为诸侯以拱卫中央的提议,而力行郡县制。可见秦始皇对春秋战国的割据混战的根源有所体悟,也对仁政为本的虚渺王道不感兴趣。这一点,秦始皇比起汉武帝的那套外儒内法、霸王道杂之来得坦率,来的可爱。分封制的弊端,在后来汉景帝的七国之乱和西晋末年的八王之乱得以验证,在此无需多说。而郡县制却一直沿用到现代。秦以后的大多数时间,都是郡县制与分封制并行的,可这种分封制却有别于周朝时期的分封制,是郡县化的分封制。就是被封者没有治民治兵的权力,是虚封的爵位而已。其实郡县制在战国初期已经开始局部地在各国实行,在战国大争之世,郡县制可集中更多的力量,投入国与国之间的竞争。只是由于世族权臣都有封地,而无法彻底实行。秦朝在郡县制推行后,北至九原郡,南至象郡,纵横万里,都统于同一制度之下,国力得以集中,全国上下号令统一,如臂驱使,胜过分封诸侯、号令不一多了。 ...
老檳城。老生活
樂松 - 2009-04-11 08:43:00
老檳城。老生活     在巧合的機緣下 我在紀伊國屋書店買了杜忠全著的【老檳城。老生活】。     書中介紹老檳城的古早點點滴滴, 包掛 吃喝玩樂, 起居飲食, 時代變遷, 和 娶嫁習俗, 獨缺喪禮和祭祖。 真是值得珍藏的檳城本土化著作。   最難得的是還有介紹 絕世的傳統童玩,小吃,服裝,街貌,消遣等等。 還有古早的老檳城環保回收項目, 可見古早的老檳城比今代任何一個鄉鎮更為環保。   對了, 此書有評述老檳城的衛生進化史, 年輕的一代未必會身臨其境, 看到這一點, 真讓我深有同感, 因為我的二落老厝後右方 設有衛生間, 就在河邊上排泄, 讓河水送出外海。 今已轉成現代化沖水馬桶了。   老檳城老生活中 也敘說老檳城的古早元宵慶。 我非常推薦閱讀 ...
[有話講]由228和平紀念日看五一三
fuhaw - 2004-02-28 21:29:12
  二二八和平紀念日的晚上,找了個朋友出去吃飯.吃完飯後就順道的去了中正紀念堂.看到那燈火四射,還有震耳欲裂的聲音.於時我就進去看看,看看那十幾萬人齊聚一堂的景象.今天是二二八和平紀念日,是台灣族群中的一個歷史的傷痛.下午有綠營的"手牽手"活動,從北到南一路牽下去.晚上則是籃營的"心連心"活動,在中正紀念堂舉行.姑且不論任何政治的目的,動機.看到的是大家對歷史上的這個痛不再只是的掩護,而是當做是一個借鏡! 二二八就讓我想到五一三事件.回頭看看我們大馬,我們的國家!台灣人民已從悲痛走了出來,但大馬人卻是活在那恐懼下.這是因為五一三事件已經被政治人物給妖魔化了,五一三是的禁忌.誰對誰錯,真的有那麼重要嗎?為什麼我們不能公開的對五一三事件來做了解.為什麼五一三事件非得成為國陣政府用來對華裔選民進行恐嚇的工具? 想不通,我真的想不通!     2004/02/28 異想筆 ...
亂談大馬福建話及台語的不同及特色
fuhaw - 2004-02-23 22:39:48
有關我國的福建話的發展,只能說是因為地理位置及祖籍不同所導致的.因為同是來自福建就有不同的發音及習慣用語,而自福建而來的也還有分永春,南安,德化,安徽等等的,以上所指的都是福建省不同的地方. 在大馬所听到的福建話,主要有幾種發音比較不同的福建話,其中麻坡的福建就有其本身的特色,這是因為該地的福建主要是以福建永春的腔調為主,故和大馬其他地方的福建有所不同.而比較可以和其溝通的福建話多來自大馬中部以南的地方.因為巴生也是以永春的腔,所以彼此可以溝通的不錯,其他的則有馬六甲,芙蓉及柔州一些地方的福建話.這些地方的福建話較可以和台灣老一輩的溝通,因其發音較有硬式的腔.所謂硬式,是指會強調每個字都有相同的重要性,因此都會加強音,尤其是尾音. 另一個較具代表性的福建話是檳城福建話,由於檳城的福建人在大馬待久了,使得其夾雜著一些外來詞彙或借用語,例如"石頭",多是用"batu"取代,還有一些如pasar等詞則是我國各方言都常用的.檳城福建話和南部的福建有所不同的是其所發出的音調較具有軟音.何為軟音呢?所謂的軟音就有如台灣這兒年青一代所講的台語一般,就是會著有一些發音的變化,對南馬人而言則視為和潮 ...
憶族魂──林連玉
fuhaw - 2003-10-05 18:15:09
那一年的今天...一顆耀眼的華教之星...其光芒已逝去了..但他的精神卻永遠留在人間....他曾是多少年青子弟效仿的對象...但天命已定...人終一死...我幼小的心靈也因為他而有所改變.致林連玉老先生--族魂----------------------林老先生的一生的經過是一部滄桑華教奮鬥史多少莘莘學子因而受惠您不曾放棄不曾求回報您那慈祥的面孔不失方正的品格您鞠躬盡瘁為華教卻永不想得何回報您晚景淒愴的20年現只能從書面回憶您就撒手地歸去可知多少人惦記您的事跡與容貌將在我腦中盤旋李富豪2002/12/18晚上11:25分 ...
[有話講]大家都是龍的傳人嗎?
fuhaw - 2003-10-05 18:14:19
我來說一個故事給大家聽。話說好幾百年前或更早之前,在一塊大陸上住著一群人。他們有著黑色的頭髮,黑色的眼晴,黃色的皮膚。他們就是那太陽之子 --- 「龍的傳人」。曾幾何時,他們一起生活、一起玩樂,大家「有難同當,有富同享」。生活不知多麼快活,之所以他們會生活的這麼融洽,乃是因為他們都有著同理心。就這樣不知過了多少個日子,多少的季節交替。那導致人心惶惶、家破人亡的不幸事件發生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那就是戰爭無肆的摧毀,天災無情的降臨。此時許多的族人為了逃命和自保,唯有共謀計策,以便可以共渡難關。經過多次的商議,他們決定暫時離開那充滿著記憶及守護他們多時的大陸,以便遠渡大洋到那不知名的陸地去闖一闖。於時大家紛紛的努力造船聚糧,以便離開這多災之地。離開此地并不是他們想要放棄這里,而是待哪日安定後再回到此一大陸。...也不知過了多少日夜,多少時節...。那可遠行的船總於造好了,而應該準備 ...
陌生的故鄉
fuhaw - 2003-10-05 18:10:34
一個烙印在我腦海的小鎮-----武吉甘蜜 離開了您懹抱我是那麼的不捨哪日我回到您身邊您又會是怎麼樣祝融的再光顧您又是何等的無奈唉您曾給我無限的回憶我也曾給您我的諾言此時的您看是相似,卻又那麼的陌生.現在的您還是我童年的您嗎啊我的故鄉-----武吉甘蜜(作於: 04:10 2001/08/01) ...

-

-
Total : 88 <<   1, 2, 3, 4, 5, 6, 7, 8, 9 G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