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你好嗎
earthboy - 2004-03-29 18:04:56
在清晨的五點五十七分, 我看完了“非法正義”(Road To Perdition), 一部敘述兩個父子情的電影, 我突然想起我爸. 我想大家都有一個, 不善於表達, 嚴厲, 不多言的父親吧. 我和我父親認識了二十三年, 平時我們很少交談, 我想在我還牙牙學語的時候,是我們最多話的時候吧? 我爸, 一個在四十年代出身, 在阿麻的肚子裡渡過二次大戰的爸.  雖然沒有受過大戰的煎熬, 可是卻也渡過困苦平窮的日子, 因為這樣造就了他今天的成就. 父親從一個小小的學徒, 到如今的老闆., 從一個單身男子漢, 到今天有五個孩子的爸. 這段路雖然不坎坷, 但也不平坦. 從阿麻和媽的口中, 我略知他的過去, 我從不過問他的過去, 雖然我很想知道. 記得在我初中的時候, 我翻開他以前的相片和寫給媽的幾封情書, 有他以前交過的女朋友的照片, 我看了他寫給媽的情書, 深硬有力的字體, 雖然看不太懂, 可我想應該是封浪漫的情書吧. 爸很少主動跟我們講話, 可是他卻很關心我們. 我依然還記得, 他為了我騎車的安全, 買了一件反光外套給我, 每次要看到我把它穿上, 他才罷休, 可是他卻不知道我就在離家不 ...
never alone
earthboy - 2004-03-29 02:23:09
  在現實和理想中游走,時常在矛盾中苟且偷生,常把道理掛在口裡,可是很少人會覺得說的有理.阿濤覺得睡覺是他最能得心應手的時候,雖然有時候睡到天昏地暗,可是他卻樂在其中.人生對他來說,就是在最短的時間得到最大的快樂,再把這快樂來禰補最多時間的不快樂....       but not lonely                           ...

earthboy - 2004-03-20 03:55:39
今天捨起我很就沒碰的單眼像機,我嘗試找尋我當初對照像的執著.我沒有高超的照相技術,我有的只是想把天下最單純的物質,攝入我的底片上,我很享受到影像館領取我的成果,那種期待的感覺,是我最享受的時刻.雖然今天的大選出游,沒有多大的收穫,可是當我按下快門的那一煞那,我覺得,那種享受,又從新回到我的手指上,我期待下一次的出游,也期待下一次按下快門的快感.... ...
Bizarre love triangle
april - 2004-03-18 13:37:56
  Bizarre love triangle     曾經有一個那麼短暫的秋天到冬天, 她每個星期五下班之後, 準點搭一列1個小時半的火車, 到另一個城市找J, 渡過很多個周末.   她常常什麼也沒拎,  只隨手帶著幾片正在聽的cd作伴.  有時是吵鬧的椎名林檎, 有時只是一部極衰傷的電影原聲帶,      火車上很安靜, 有時候人們假裝睡著了的臉, 像一同死掉了的灰色. 播音器一個女聲很茫然的報著地點名字, 每個人僵硬偎在顏色已髒了的絨布座椅上取暖, 像獨自遺留在無人的陌生島嶼那樣很久沒有說話.   這種時候, 可以意外的專心欣賞車窗外快速飛過的風景一一倒下, 如果是晚上, 路燈則一盞一盞在移動中吹熄逝去.   她盯著透明玻璃映出的眉, 眼,鼻,嘴. 總是一動也不動, 有時似凝成一團發好酵的面團, 看著自己慢慢硬化, 變成一件廢物小心埋伏著, 害怕被發現, 并隔夜壞掉的烤焦麵包一起被丟棄在荒郊,   等過了很久很久, 列車依呀 ...
The Ballad of The Sad Young Men
april - 2004-03-01 18:45:33
      Rickie Lee Jones                       The Ballad of The Sad Young Men   這首歌收錄在Rickie Lee Jones 1991年的 Pop Pop 專輯. 常常有些專輯你很少翻出來聽, 讓它埋在雜草叢生的cd架子,  一放經年, 偶爾拾起, 又不太對當下的脾胃, 需要揀集微蕩心情.  有一陣子周末假日我到一家不太起眼的café做著零碎part time, 單純貪那咖啡的香, 無人的星期天早上, 還有Lian ...
Fields of Gold
april - 2004-02-25 16:51:54
  2001    我聽著acoustic unplugged 的fields of gold 黃金般的草坪 / 草原 sting 唱的一首柔軟的歌 所謂柔軟 似一張讓你整個地陷入的網讓你掉進無以名狀的形態中 只知道已經陷下去 在一堆憑空想像的巨大棉花團 第一句唱--you'll remember me when the west wind moves 就開始融化的 upon the fields of barley 薏米田 歌詞中的 field 比較傾向於 田地的意思 令人可以想像種植的樂趣 而且是清甜的薏米染上夕陽的顏色 you forget the sun in his jeaous sky as we walk in fields of gold 忘掉了太陽在天空中嫉妒的刺眼目光 我們緩緩的走在黃金般的草田 這是一首很簡單的情歌 而 ...
Purplerain
april - 2004-02-24 12:25:13
                                                                                                        曾經我用了一個關於紫色的id... 深紫色, 為什麼是紫色, 因為它即不是紅也不是藍, 每次用它上來逛街, 象下了一場紫色的雨, 刷刷地沖淡一些思緒, 讓我的沉沉溺斃墮下至深海的想像, 可以輕盈一點, 隨著響往陽光 的魚群, 飄浮在海面上, 閃爍中浮光躍金, 看不見陸地可是清楚地接近溫暖 purple rain. 雨為什麼會變成紫色? 你問我, 因為藍色太憂鬱, 紅色太 奪目, 人們只好讓雨停留在紫色, 即不鮮艷又不過份悲戚, 我說. I only want 2 see u underneath the purple rain 更不會是沉寂的, 可能雨總是迷惑了人們的視線, 看不清, ...
2002 高三理
richardn - 2004-02-18 22:28:36
  2002年高三理 2002距離今天已經兩年了..... 從前, 總以為時間是老年人的悔很, 而年輕人則擁有揮霍青春的權利. 但, 越來越發現, 原來我們也長大了, 在時間的隧道裡, 我們開始起跑, 有些時候, 我們更會發現, 時間真的不會為任何事或任何人停留下來. 新年回家時, 感覺真的好好. 飛機從台灣起飛時, 天空的雲 ...
情書及其他 2
april - 2004-02-16 15:52:55
2004 Feb 再說說這部電影.   (為什麼會一直想說起這一部呢? 太久以前了)   戲中有一幕是這樣的, 嚴重感冒的藤井樹有一天讓家裡人帶到醫院去, 半蜷縮在醫院凳子等著看病,  模糊中遠處一陣越來越銀白的光, 於是她看到父親躺在飛快移送的擔架推車上, 旁邊醫生護士擁擠, 媽媽爺爺跑在後頭, 一群人慌慌張茫,  那團光遂遠去的時候還聽見有人大聲喊阿樹快一點.   藤井樹從這一節電光石火中遇見了高中時的自己. 藤井樹檢視蜻蜓凍結透明的翅, 輕輕明白了什麼.     回憶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因為我們總叫演化的每一天磨蝕, 之後, 一旦要跳過現場的空回到以前, 卻如煙亦如風,  印象老是拓不好,  蓋印章似一次比一次淺薄, 也許等待著沾染藍墨的一刻, 再蓋上新生的一個樣, 怕又太過深厚糊成一塊, 欠的是一張柔軟吸收紙張, 將我們所有的眼淚歡笑, 一層層印在流離失所的時日悠悠裡頭.    我在飛快移送的推床上 ...
情書及其他
april - 2004-02-06 11:16:36
2004 Feb   雖然這是一部蠻舊的電影了, 我直到去年, 在一次很便宜的vcd拍賣中才發見了它的存在, 想想買了偶爾打牙祭看看也好.   秋天搬到新的住所時, 在無聊的打掃中由於害怕過度安靜的房間, 於是隨手一抽,   想聽聽有人說話的陪伴一面整理一面欣賞, 也許稍稍可以安撫對於新環境的孤獨感,  下午龐大的空, 以及, 沒有電視跳動的廣告也沒有無止息的收音機歌曲的強大寂靜.   結果當然還是放著手中一堆分不清該不該丟棄的雜物, 專心地啃著小餅乾津津有味的看起戲來.   戲中一個回憶高中時期圖書館卡片閱讀欄的事件, 令我回想到自己在高中時期一些老早被遺忘在火星或更遙遠以外不知藏在什麼地方的小事情.  像多年後返家,  望著房間裡往日留下來還仔細用袋子分類包好的小玩意,  以為誤闖入不知名陌生人的房間和回憶, 剎那間完全想不起來,  看久了才有些了然, 卻已隔了層紗.   那個時候的圖書館, 藏書種類很少, 新書不多, 看到的常是有 ...
Total : 6650 <<   123 ... 662 663664665   >> G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