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溪蚱蜢舟
zhongkesi - 2021-01-07 02:15:14
——只恐双溪蚱蜢舟,载不动许多愁 疫情染天 人情冷暖 一年悠悠岁月流转 就眼下触摸窗口 隔离的心境只剩下一片火海 封城锁国,岁末烟花 摇曳在纸碎风露的楼台 没有你要去的远方 只有我在静静地守候 诗的坠落,和 月亮的沉浸,看时光就要倒流了 扶桑是昨夜的忧伤。 总是这样的 生死茫然,若有若无 在人群中相遇别离丢失了记忆 在深山里呼喊而拥抱的叶脉尖尖 像一颗流星闪烁的 光芒,突然被隐藏起来 而不是奔走相告: 我们都老了! 再也无法尽情欢笑和泪流成河 一页一页翻书的睡意 再度被惊醒,从前一字一句的偷窃《山海经》 都成了恍然如梦的落马江湖。 没有寂寞的英雄 只有名声落寞 现实的照妖镜,无辜被打破 翻不了身,只有继续伤风悲秋 那一溪流水恣意流淌 一坛晚香和旧梦 此去路遥远,我们须臾相见 不道 ...
《遇見老年》
lkk0124 - 2020-12-15 05:23:44
散步時常常會遇見彷彿“迴光返照”的景色(我道是一個人的心境),走著走著也像走進了永恆,在時光的路上有一地方叫“不歸路”。 童年的記憶很容易在這瞬間湧上心頭,那裡的一顰一笑都有印記,而知道自己的青春年少輕狂的歲月已經遠去很久,轉彎處已經見不到影子。 再見少年 再見青春 與老年相遇 是不期然嗎?呵呵! ...
探花亭——别张木钦前辈
zhongkesi - 2020-11-21 01:38:19
人生何憾? 瞬间渺茫。     你走不过是江湖的事 少了几笔烟霞和刺骨风寒 疫情还在纠缠 你且放下这昨日之非 从麻坡闯荡到京城 我好奇是你背后那左胸膛的灼烈浪漫刀痕 那悲壮的年少斗争 卧虎藏龙的党争派系走出的一条 血路。就此隐藏了你的犀利 和淬炼的风格: 剑笑由他,落地狂舞青衫 我还是我,冰雪熬成霜 唯有字里才能看见麟角的真迹,唯有现实才能看清胸中的 块垒,一座城池就是我挥舞的 天地,那管南北与东西!     谁说年岁无知? 谁说老来寂寞。 我还隐藏着三昧真火,我还未曾饮进 这人世间的苦酒和情爱愁肠 不甘就此绝灭 不甘呕吐癌的诗句 说:这是我最后的人生!   & ...
写给自己的诗
zhongkesi - 2020-10-21 07:17:43
来不及跟童年说再见 转眼就要入暮 来不及给少年一个热忱的拥抱 胸口贴着胸口 温暖地烫贴着小小的宇宙, 为自由而奔跑 来不及和中年说一些体己的话 让回忆激荡着浮光掠影 枕着青春不老 来不及跟父母道一声晚安: 一座城循着时光飘然远去,再也无法回到从前 一首诗念了千遍万遍 已成了徒然的热泪盈眶 花开花灿烂,风起风云涌   来不及跟未来祈求万般柔情,一世的圆满 惟有用余生来补偿寻求答案 花开花灿烂,风起风云涌 一首诗在心里试炼,酝酿成行 活成了自己的模样 ...
你种桃李,我种春风
zhongkesi - 2020-09-21 00:17:00
  乌漆墨黑的菱角 就像夜里等待被点燃的琉璃灯火 一堆烟霞的绮丽和瞬间的 幸福感。我从来不知时光为谁而等待 却已然来到秋色微凉的年岁 梳起皱褶的鱼尾纹 庆余生,欢乐有时是一种久候不寻的光彩 忍着偷着还绽放着酸甜滋味 我们都尝过的冷然和寂寞 终究到了尾声。   未完成的是嗷嗷待哺的人生 你种桃李,我种春风 艳羡的只是流淌的荷塘月色 背离的诗意和慌乱的城墙,砌起或不被砌起的 徒然,快乐或不快乐的阻扰也如同被淹没了 在这里硬朗起来 两只角的飞翼,白色的玄机 隐藏在骨子里的我 是一种温润气候,我将学会优雅老去 有人说:好雨知时节!   你种桃李,我种春风 对懵懂有了更深切的涵义 远去的是从前,眼下是繁花似锦以及 ...
荒废
zhongkesi - 2020-08-25 05:14:52
时间,等待与不等待都无所谓 头发白与不白都只是静止的忧伤 岁月走过了几代风华 你是否还执念从前,依旧的车马与声声慢 我读了那封未曾展读的信 你依然微笑, 那一片昏黄叶落和碧蓝的湖水 都随晚风拂满了衣袖 不舍和别离,跨越了你我的天地 生死在他方,隐隐约约有了归去的方向。 原来的一座城湮没了一座城的历史与繁华 原来的一个人告别了一个人的境遇灯光水色 时间不为等待而荒废,我心终究荒废成一粒尘埃 你的白发无语,我的江湖刀剑迷离 有人破窗而入,有人截断爱情 没有什么是空白的 自由自在。 活着如此痛哭流泪感时悲秋 寻找彼此心中圆满的答案 时间过了很久我们才懂得慈悲为怀 后悔不后悔已然是春风过渡 生命总是盈盈在握 永垂不朽 你我既往不咎一往情深 几许了悟几层浮屠。 ...
傳承
lkk0124 - 2020-07-12 06:41:56
有些情切不斷 一些緣份也切不斷 最佳選擇是順其自然 不是說了嗎? 若是故人在 山河必不移 而時間在變 人也在變 環境變遷 山一樣會變 世界沒有不散的筵席 而人生千載萬年不變的 只有一樣———————— 萬物的傳承 ...
白荷聯想
lkk0124 - 2020-06-06 03:47:49
今年的夏天已經進入盛夏,很熱很熱! 我坐在塘岸的石頭邊,坐了很久很久,眼看架著照相機大砲的人,一個個的散去,恍惚間 以為自己走在另一個空間,這裡只有白荷,在風中輕擺動著花姿,池水間,旮旮旯旯青蛙跳,時不時相互呼叫。 很多年前,日本籍同學田澤輝美從南錫來找,我們一起去看了莫納的睡蓮畫,她就說日本也有一個深受莫納影響的畫家也畫了很多睡蓮,找了很久才找到一些他的作品,他就是平松禮二(Reiji Hiramatsu)。 我喜歡攝影,也許在拍攝的過程也會遇到想自己好好坐下來畫畫的題材,最近發現原來我很喜歡蓮花,也非因為莫納大師了,等有一天連走路都艱難的時候,讓自己回歸原始,尋找孩提時候的心境,也許人生還有一個“迴旋”的過程,像蓮,今年開花了,季節過了,滿池的蒼茫,明年又回复青蔥的氣息! ...
居家暖风
zhongkesi - 2020-05-28 02:29:22
居家 偶尔焚香 断绝了诗和远方 还有什么可以隐藏的轨迹? 絮絮叨叨,纷纷扬扬,千丝万缕 那被约束的心情 偶然被叼走 看一眼路过猫的眼神 走道和风景是一抹隐忧: 市场萧条 经济萎缩 睡眠和饮食是唯一的创造力 原始的渴望 是摸索吧!   居家 偶尔时光流转 好不容易剪短了发 好不容易完成了一手人间的诗 生活持续在蔓延 写下新的数据,新的常态 灶下厨房,也有榴连的飘馥味道 吹来这一季的暖风 我们不谈 现在和以后 抢下一道呼吸, 就在这瞬间 迷离.   祝福您有个好梦, 等待夜雨翩然而至! ...
《石頭》
lkk0124 - 2020-04-24 11:02:37
誰知道你家在哪 在年代已久的歲月裡 在遙遠無可追溯之地 你停留在水的出口邊 我用相機長鏡頭把你撈上來 人類的好奇心會讓你覺得可笑 在山谷水流間 閒雜的草間 蒼穹間 人類與你談論永恆 永恆是什麼 多奇怪的詞 而石頭 你的心在千年前就已經破碎 留下一塊石頭印記 沒有任何記索的永恆 技巧的擺著 大自然的藝術 ...
Total : 11140 123 ... 111211131114   >> G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