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自述
syin - 2003-11-25 16:40:24
忽然想起小學時寫的第一篇作文題目:〈我的自述〉。然而該如何敘述自己呢,在長大以後?也許就是一連串的數字年份吧,也許是一字排開的成就--如果有的話。然而我只不過是平凡人物,沒有成就,只能將自己的前半個人生簡述如下:74年生馬六甲人。1992年畢業於聖母女中,後在吉隆坡上了兩年的新聞班。1995年開始第一份工作;1997年9月辭職赴中國南京大學插班唸中文系。1999年7月畢業回國,沒有沾染傳說中中文系女生該有的氣質,即使繼續在中文報刊從事編採工作,也沒有達到任何的文學成就。工作沒成就,生活沒起落;2001年5月買了機票單飛丹麥哥本哈根,同年8月嫁給了當年在南京認識的那個人。而今在這個冷冷的國度混了兩年半,用一年半的時間完成了丹麥文課程,找工作找了一年多還沒有著落,並且忽然發現自己原來沒有偉大的志願。2004年9月開始進修社會教育系。 感謝寬頻,感謝瑋芩,我終於學會在網上廝 ...
夜思
awas - 2003-11-21 22:06:11
天似乎夜了,透露出來的卻是黎明的色澤。沒有星星的點綴,霓虹燈,強力廣告燈,不斷的照射,填充了不夜城的色彩,彰顯它的空洞。城市裡頭,原本就是遊子的據點,集合各處地區人們一同生活,五光十色,麻醉游人的鄉思,安撫明爭暗鬥後的心靈。費盡心思地置人於死地。良心的發現,利用瘋狂的噪音﹔深沉的鼓響小心覆蓋著,就像是風沙把沙漠的每一個足跡都填埋起來,讓我們模糊了道德的觀念。冰鎮過的臉孔,是用來面對沒有利害關係的人。豐富的臉部感情,為的只是一個買賣,一宗生意。家裡頭,有老人,小孩,所運用的情緒是宣洩悶氣,安慰這群老人與小孩的最佳管道就是送進老人院,托兒所。這樣子,面對他們時,可以是享受的心情,天倫的樂趣。如果你走在城市的河岸,你會發現,投射在河面上的光影像是河流的淚痕,騷人雅士不再泛舟賞月,所謂對酒當歌更是昨日往事。沒有人會留意河流的悲傷。人們關切的是河水是否帶來氾濫,運送的船隻是否安全抵達,河流所表現出來的氣味色澤是否讓人們滿意,能否帶來商機。沉靜的夜,不再安寧。說話的山水,不再言語。人們,一具具的軀體,移動,搖晃。靈魂,一屢屢的裊裊升空。 ...
獨立
awas - 2003-11-21 22:05:28
merdeka(默迪卡),馬來文,獨立的意思。八月卅一日,馬來西亞國慶日。馬來青年對祖國的熱烈,標揚著國旗,飆車去了。團團機車侯在路邊。我們曾經也這樣一隊機車追逐馬路上,趕著觀星的熱潮,乘著郊遊的喜悅。一群遊子,在陌生的國度裡,聚集尋樂,攀山涉水。記憶中愛情故事也慢慢成形。男男女女,逐漸成長,更添多愁善感,越見識悲歡離合。眼前一個火坑,他們圍繞著祝融團團轉,玩火而不知自焚。秉持初生之犢之力,勇往前衝。昨天夜裡他走進我的夢裡,看不見前路茫茫,空白的密室裡,我們強迫面對。靠近他,我們卻是如此的陌生。用力的纏緊,是狗急跳牆吧,我們卻轉身在漂浮的兩個冰川上。飄阿飄的,時間讓我們都獨立了。舉起手來,我們高聲喊著,merdeka!merdeka!瞭望著遠處的激動,我們都獨立了。 ...
我的外婆
hermoso - 2003-11-04 13:22:33
我沒有見過我的外婆。 本來,我也不在乎。對我而言,她只是一個過世的,我媽媽的媽媽而已。只聽媽媽提過,她是一個個性平和而持家有道的典型婦人。在我媽媽8歲時染病身亡。 就是一個女子的命運。 這段日子,為論文進行著女性主義的研究,把教授辦公室裡厚厚的世界女性歷程圖說上中下冊啃完。我想起了很多人,都是女人。其中包括我的外婆。 那個年代的女人,或許就只能選擇那樣的命運。其實無關乎選擇,是被安排著。我揣測著我外婆的生命與光景。青春洋溢著,白上衣紅坎肩,長髮編成辮子盤在頭上,清澈的雙眼與自在微笑。沒有漢族固執的男尊女卑,天未亮上山採茶,與夥伴在溪邊洗衣放聲歌唱,也許是<望夫雲>,或者一些流傳下來的小調;三月三歌會與同齡男子對歌,低吟淺唱,曲調悠揚。日子如此悠閒快樂。 某一天,也許是在停泊港口的船上,一個無意的眼神交換,從此再也無法收回。戀愛似天旋地轉,她選擇了交托一生。那個仍是封閉的年代,白族並無意願與漢族通婚,男子的求親被拒。女子在船離開的前一夜,遞給男子親手縫製的鞋子,流著淚,隨船離開逗留了十幾載的昆明,從此沒有再回去。爾後,隨男子飄泊,落地東南亞的島國,之後生了十個小孩。 ...
冥冥之中--獻給最愛的他
skylover - 2003-10-24 23:19:46
風一般的細沙流過沉重的指間輕輕撫平心中那些即將被遺忘的潛意識重新復活映在我眼前的畫面竟是如此動人我回頭看見一線彎曲的步伐深刻清晰 海水的衝擊造就了兩顆細沙的相遇潮水撫摸著淚水飽滿的沙地形成一種習慣性的馴服與思念 一切冒險都即將化為烏有我伸手觸摸平靜的水平線觸不及 卻感覺明確抓住 卻被一片海洋似如厚重的玻璃重重隔離 思念以每秒三十萬公里飛快狂奔無法超越的是冥冥之中的遇見注定一種力量打擊彼此以某種模式相遇或相愛 漂流於海中心的小船無助地尋找一個方向發現 那個指引小船的美麗燈塔正佇立在愛的定風波上打破了一切惶惑與不解的注定 和冥冥之中 ...
說說自己...
mhsiew - 2003-10-08 04:05:24
自我介紹... ... 從幼稚園就開始學的演講詞 那時至今年齡 身高 體重 樣貌等等 都一直在進化當中 唯有一項不變的 就是姓名 家姓蕭 名為漢 中取文                                                      ...
炎夏異想
fuhaw - 2003-10-05 18:17:35
 "我不幻想,不妄想,因我異想;     我沒夢想,沒空想,因我痴想!"看到,聽到,摸到,是一種擁有!      想者,思著,念著,是一種綺夢!   富豪 炎夏異想2003/07/28 ...
未來
fuhaw - 2003-10-05 18:11:54
未來有如一顆雞蛋.明明知道有蛋白及蛋黃.但往往卻是出乎意料.有可能有二蛋黃有可能己經成型有可能是顆臭蛋也有可能蛋中有蛋人生也如此我們并不知未來路是怎樣但她總有個模及形不打開蛋永遠不知里頭有何物不去打拼永遠不知幸福在那兒因此未來就是我們自己去創造!2001/08/14(中午12:00)台北大學男一宿309室富豪留 ...
憶張學良老先生
fuhaw - 2003-10-05 18:01:02
  您雖有百歲之壽卻只有軟禁回憶您那慈祥的面孔掩不了少時熱血您那西安的一舉讓二岸不得安寧您的一生傳奇史編在教材要人曉您用幾十年青春換來小島待一生您就撒手地歸去可知多少人惦記您的事跡與容貌將在我腦中盤旋李富豪2001年10月 ...
風乾的方式,演出
hermoso - 2003-10-05 09:05:54
總有這樣的夜,無法成眠。喧囂的風雨聲打著玻璃窗,身體內某種強烈將要脫韁。而,無關感官。                  巨大的悲哀瘋狂籠罩,卻純粹的,心靈哀泣著,我恐懼總有一天會失去全部。即使,我從來無能擁有些什麼。             身體覆蓋著層層被歲月鞭笞過的青苔,以一種隱藏而屈辱的姿態。於是可以解釋我的絕對,我的冷淡,心境卻無論如何都回不到過去了。 我渴望著寬恕與接納。   歲月如何以一種秘密的形式吞噬最後一枚純淨;如何習慣退一步去看你清澈的雙眼。我尚未有思考的能量,更無法追趕變數。而歲月之於我卻是不餘餘地的侵略,笑容到最後是人造的健康;搭著肩膀告訴你一切很好請毋亂想的人,實踐著行為表徵。        &nbs ...
Total : 11124 <<   123 ... 1109, 1110 111111121113   >> G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