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somos los angeles
hermoso - 2003-07-27 23:32:20
天使的羽翼已健全 可以飛上天                                                                                某個時候我們總會這樣用 ...
[文字之覓食] 賤人。
hermoso - 2003-07-25 23:43:19
尹麗川寫了這樣的書,叫賤人。 她說,我憎恨希望。我揹負希望。我討厭以愛得名義,希望著別人。 她說,誰要了自己的命,是自己。你報復生活規則,生活規則必定報復。 她說,犯賤的人必須用自己的命去犯賤。 這其實是別人的解讀。而她什麼都沒說。她只是寫意的寫她的故事。 一堆人,四或五個人用一些奇怪的荒謬的旁若無人的意識活著,也是忽然間形的。有一天生活著生活著就來著了。一個陌生人介入了他們幾個之間,滿心期盼的賺錢計劃失敗了,大家開始沉淪。然後發現偷東西的樂趣深陷其中,又出現了一個拍記錄片的青年然後又離開了。最後有人死有人過回正常生活。結尾很平靜的想營造一種強烈。(不過個人並沒預期中的震撼,令自己很遺憾。) 反正就一個故事嘛,大家看看就算了。尹麗川幹的好像就是這樣一回事。才不要你得到什麼啟示獲得什麼深刻的領悟。幹嘛。喲,自己想想啦,你的生活很不好就自己想辦法改進不然就繼續墮落糜爛犯賤。(呵呵。很對味。) 人性嘛,大家都知道的,像是一種病態的心理。軟弱與苟且、麻煩與無聊、假正經與真冷漠寄居在人性裡,如此和諧的共處。有時到一個矛盾點某個醜陋面就會被激發出來,大大嚇自己一跳並引以為恥。親愛的, ...
無處可藏的時候
hermoso - 2003-07-25 23:36:04
踏入景美2號出口,沿著電扶梯走下去,戴著這些日子來習以為常的口罩,刷了悠游卡上了捷運。怎麼總感覺今天,捷運上的人有點不一樣。 持續我的發呆,到公館站時我才恍然發覺,他們沒有戴口罩。前幾天在新聞上好像有看到類似的新聞,說什麼SARS疫情和緩了將解除口罩禁令。難怪,難怪捷運上沒幾個人在戴口罩。 坦白說,戴著口罩真的很不舒服,呼吸上不是非常順暢。只是,我後來還是沒有拿下我的口罩,一路戴著它回到淡水。 當全世界可以卸下口罩的束縛時,我竟意外的不捨。從前些日子的抗拒埋怨,一直到後來,戴口罩變成了一種意識上的保護形體。口罩遮去了我大半張臉,無人能將我認出。更何況其實每個人都不相識。在口罩下沒人看得見我的表情,我肆意注視任何人,與別人視線交會的剎那,並不急著迴避。就保持定定的眼神直射,直到對方低頭,心裡就浮起勝利的快意。 就像那種,得到隱身術的快樂一樣。莫名的安全感。 你或許也有同感。人啊,其實會習慣去迎合。以別人想要看到的形態去呈現一個自己然後不斷的自我分裂,偶爾感到不妥卻又隱約覺得這好像是比較好的處理方式。最後本質終於被毀掉,或遺忘。每個人都戴上口罩。每張臉都一樣。正面的看, ...
6月4日
hermoso - 2003-07-25 23:33:37
發信人: istelle (La Solitude), 信區: write標  題: 6月4日發信站: 大紅花的國度 (Fri Jun  6 02:42:12 2003), 轉信                                                                  & ...
我們稱之為瓦解
hermoso - 2003-07-25 23:32:45
他轉身跳出窗外時看見了星星在墜地前3又1/2秒的時候天空變半透明他大聲說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n ...
Ich vermisse dich。
hermoso - 2003-07-25 23:31:30
看見你信中如斯寫的時候,我輕輕的笑了。 每回你遞來消息,我就恍惚如颱風過境;我短暫的愛戀像是原子分子跳來跳去那麼不安定,隨時又有新的格局。 親愛的,何以你就可以這樣的輕而易舉的,享受擺蕩我心緒的權利? 凌晨兩點我關了電腦,無法入睡。從窗口望出去一片黑暗,城市看似沉睡,沒有人忍心提起睡眠背後刺眼的陰霾。你眼裡的深情在我心中忽明忽暗的的燒紅,我把被子抱緊,室友的打鼾聲節奏感的安慰了我;然後我終於也昏迷,在一種疏緩了的思考盲點裡。 學妹曾經寫來電郵,說愛情沒有被永存的絕對條件。因為甚至連人都沒有。所以她終於可以了解他吻她嘴巴,卻選擇了不負任何代價。眼淚輕易而溫柔的被引出來的一瞬終會消失,然後,每個人都會選擇冷淡的快樂著,振作與幸福被唾棄。 電郵沒有結束,學妹後來也失蹤。我選擇不去尋問。 如果愛情是一種動作的話,它的名字應該叫蓄意的沉淪。找不到出口時被可怕的掏空,拼命的躲即使無用,單純的只是想撕裂,最後保持背對的姿勢。最後,只能在自己的世界裡建構著自以為是的悽美;像小朋友在沙灘上堆著城堡那麼自得其樂,無視海浪就在身後。 所以,親愛的你。當你說你想念我的時候,只是你偶爾的失序吧?我 ...
對不起,我還是在乎了
hermoso - 2003-07-25 23:30:29
總在時間無意識的流動裡,看著人生裡無意識的交錯。 並不擅長去記所謂的紀念日。之前交往過的男生,總是他們提醒,今天是什麼什麼日子。 我還會懷疑的看著他們,回他們一句︰真的呀? 時光是流水。消逝得那麼明顯又那麼的令人不自覺。 時間的逝去帶走了很多東西,給我的,卻不多。 可能是我不夠努力。還是,我並不可能擁有。 請容許我短暫的悲觀。 然,和你傾談的那個下午,你看過我笑容的頻繁。那些時刻陽光燦爛,也曾下過一陣陣的小雨。隨著你的一言一語,你習慣的手勢在空氣舞動,嘴角的微笑挑起我莫名的慌。心卻悄悄的見一片綠,我的笑容盛開如桌上瓶中的瑪格麗特。 在陽光照不到的陰暗角落。跟著你的一言一語,我不斷的失焦。理智的停頓是某種悲哀又像是事先安排。我是那麼簡單的走入局面,即使你的劇目,並無角色安插予我。 有嗎。有‧我‧嗎?燈光不夠昏暗,而畫面太明亮。我難以啟齒的想法被淹沒。 我的心並不荒蕪。我的小花園裡鞦韆還會隨風擺盪、擺盪。風吹起的時候,卻看你頭也不回的走過。 鞦韆盪下的那刻,風帶過深深的失落。但我的心並不荒蕪,請相信我,依舊開滿鮮艷的花;世間的流裡,我們共有的一切開成了滿山遍野的花。 ...
星空
ngeyiwen - 2003-07-17 15:55:31
喜歡在滿天星星的晚上想一個人,想念一個不知道我想他的人,想念一個知道了也不會想我的人,只是想告訴你,其實我想念的人是你.........................................希望你也會想著我,在每一個晚上,可以嗎.                                                                思念你 ...
思念你
ngeyiwen - 2003-07-09 17:28:42
好想你..沒有你的日子過的真的很無聊....想你的時候,不能打電話給你...想你的時候,不能馬上見到你.....真的很想你,你是不是也在想著我呢?                                                                          如果星星知道自己背負著所有的願望,那它一定努力的閃爍,                                                       當你看見最亮的一顆星星時,那就是我為你許的願望,                   願你每一天都過的開心,快樂                                                                            給我最思念的你 ...
逃亡
ban - 2003-06-15 17:56:30
小時候的夢,好像都是自己一個人在奔跑的情景。跑呀跑呀,跑到了夢的最末端,突然就會踩空失重,跌落懸崖。總是在要墜地的那一剎那,就驚醒過來。夜闇之中,心有餘悸地轉身緊抱著床邊還在酣睡的媽媽。媽媽輕拍一下我的背,依然沒有睜眼醒來。為什麼會對這樣的夢,竟然如此清晰地記著呢?彷如預示了我在許多年之後,對現狀極易不安,旋即又想要慌張逃亡的姿勢。 我總是羨慕他們,可以去一個沒有人認識的異地,住在一間小木屋(或許有討人厭的白螞蟻窩,夜裡還有碩大的蜥蝪吱聲叫嚷)。他們每天早上花十分鐘爬一小段山坡,穿過樹林到島的另一端工作,黃昏才回來。我總是真真地在心裡羨慕他們。並不是因為浪漫或悠閒等軟糖般的字眼,而是他們,終於走到了夢裡頭的目的地。 而我,總是在要墜地的那一剎那,就驚醒過來。 後來我沉迷於夢的撰寫,後來我沉迷於荒謬不已的虛構的情境和假象般的人物(例如那個虛造出來的患病死去的哥哥、時間之格、長街……),彷彿是為了執意想要去一個一生都沒去過的地方,而就在自己的房間裡,一字一句地建構了一個又一個高聳的路標。原來那就是我逃亡的姿勢嗎。 ...
Total : 11115 <<   123 ... 111011111112   >> G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