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境書寫—給自己
syin - 2003-11-25 17:18:07
給自己︰ 明明不是擅泳的人,怎么會,夢見自己走向那一片汪洋呢? 是啊那么清澈的一大片藍,你站在與水平線平行的台階上,緩緩躺下,那海水一陣陣打在身上,你感覺到了海水在你身體周圍的律動。你想,就這樣隨波逐流吧;只要,只要輕輕移動一步,你就可以隨著海水,漂流而去了。 不曉得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欲望,你驚訝於自己的渴望,有點害怕,卻又像是受了詛咒般地,你無法抑製心的蠢蠢欲動。就這樣吧就這樣吧,心裡的那股聲音催促著你稍稍移動身軀,前方,那藍藍的一片流水,召喚著你。 你仿佛已經感覺到那種漂流在海上的自由了。海水會將你運送到自由港灣的,你想;你不會沉溺,只會,隨波逐流而去。 只差那么一點點,只差那么一點點,你就去了。 可是沒有,你在猶豫不決的關口醒來,海水給你的震蕩忽然消失,你發現自己四平八穩地躺在床上。怎么會有這樣的夢呢?你困惑。向來怕水,因而至今仍然提不起學游泳的勇氣,可是先前夢裡那種對海水的渴望卻仿佛還殘留在腦海裡,如此地清晰。 海水--漂流--自由……你試著解釋自己的夢。生活,你知道,是生活讓你無奈了。明明是剛剛開始的新生活,理應有許多的盼望與憧憬,可是,太多的限製了--新的語言、 ...
夢境書寫—書寄LX
syin - 2003-11-25 17:13:01
Dear LX︰ 夢見你和KC一起迎面向我走來,說是要給我一個驚喜。 我跟著你們來到一處禮堂,周圍掛滿旗幟,上面寫著祝福語句。 你們說,我要走了,遠嫁他方,所以為我慶祝、歡送我走向幸福。 LX,在夢中,你還是一貫的自信笑臉,還是一樣的遙不可及。人群中談笑自若,盡管在你面前,卻還是一點也無法窺探你內心的世界。即使,只是一點的心情。 我知道了,你將是我情感生命中,永遠的一個缺憾。 也許,認識你那年我太年輕吧。廿一歲,志氣高昂的年代,工作之余常和友人搞各類的活動,因而認識了你。雖然不曉得你會不會對我留下印象,但是我卻發現了自己的企圖。常常,我刻意地用某種姿態在你面前出現,希望可以吸引你的片刻眼神。我必須承認的是,LX,因為你,激發了我許多的能力。因為你太強,我覺得惟有讓自己也與你一樣好,你才會注意我,所以總是努力地裝備,希望自己可以看起來,再好一點。 可偏偏每次都讓你看見我的窘境,看見我遇事時的悲傷與怯弱。那樣的時候,你總是過來給我鼓勵,甚至對我曉以大義。而那樣的我在你面前簡直渺小得無法抬頭。你的關懷讓我感覺窩心,卻也讓我更難過;因為,相比之下,你太高、太遠,太遙不可及。 還 ...
夢境書寫—書寄小清
syin - 2003-11-25 17:02:42
給小清︰ 仿佛滿心的幸福都化成你嘴角的一抹笑容了,掩飾不住的喜悅,你前來,要我分享。 你說,都過去了都過去了,所有的忍耐原來可以等到幸福。你說,你和他深深地談了一回、又一回,終于,他感動于你的不渝真心,也感覺到了他對你的難以割舍,決定,讓你幸福。 我笑著,聽你說自己的愛情故事。那情景,多像我們十多歲的青春年歲,記得嗎小清,那時候我到淡邊找你,也是這樣,我們各在床的一角,蓋著被毯,絮絮地聊了一個晚上的心情和夢想。 多么希望看見你幸福小清。曾經我們一起走過青春,分享成長歲月中的種種悲喜情事。長大以后我們選擇了不同的方向,遇見了不同的風景,總是,我們嘗試從彼此的眼中觀看不同的景色,嘗試體會彼此的心情。可是生活畢竟是漸行漸遠了,許多時候不是不要分擔,而是無法讓對方真切了解。許多時候,能夠分享的只是當下的心情或之后的故事,而體會,只有自己和自己的心知道。 因此,在走過了青春歲月以后,我們各自遇見了不同的風景,從此只能孤單地經營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戀愛情事。偶爾通信或通電話,只能匆匆地交待生活,倉促間希望對方能夠感受自己無法言喻的關懷。常常,只能盡量照顧自己,只因知道有個朋友始終關心。 ...
夢境書寫--書寄CL
syin - 2003-11-25 17:00:51
CL︰ 烽火連天呵而我一直以為現在是太平盛世,可是我們怎么都帶好了重要物件隨時準備逃命?睡夢中還隱約聽見連綿炮火,食不安睡不穩,每一秒鐘,仿佛都有立即喪命的可能。 而我們怎么會在一起呢?那么多年沒見了,竟是烽火讓我們重逢嗎?我們在火車廂裡重逢,然后你就一直在旁邊照顧著我,提醒我如何小心如何在必要時逃往哪個方向;我的他不知所蹤,驚惶失措之余除了默默聆聽著你的吩咐,我別無他選。 枕邊人將我搖醒時朦朧中我還以為應該逃命去了。啊沒有,沒有炮火沒有戰爭,在世界的這一角落,和平鴿依舊展翅,心愛的人依舊在身邊。真好。活著真好。也許因為近日裡追看CNN新聞,美國發動戰爭在即,耳濡目染之下方做了這樣一個夢吧。可是怎么會是你呢CL,在現實生活中,我們一直都不是親近的朋友呵--即使是最靠近的那一刻,也不過是多年前的某個聚會裡,我們多說了一會兒的話,僅此而已。更何況,我們已經多年不見了。 多年不見,夢中的你依舊沉著淡定,即使在戰火連綿的時刻,你仍是清楚著自己的方向。慌亂人群中,你站立如一株絕傲的梅,分外耀眼,只一瞥,我就把你認出來了。 而CL,我們一直沒有好好地聊過吧?雖不曾是同事,卻因為“公事”而 ...
夢境書寫--引子
syin - 2003-11-25 16:58:41
向來是個多夢的人,而最近的夢,更是雜亂無章、支離破碎。 我熟悉於自己的夢,我的夢總是含有某種隱喻,來提醒我關於生活中被忽略的什么。是潛意識的意識化,只是夢境從不明說,它打著隱語,而我,總在夢醒后精疲力盡地思索謎底。 而每每生命到了某個轉站,夢就活躍了起來。夢見古堡夢見巨龍夢見戰火夢見考試夢見已經淡出生命中的面孔……有時候是詭異的某個鏡頭,困擾著我的精神,夜夜不得安眠。 開始累了,我想企求夢之神不要賜夢,讓我一夜安眠。 後來決定記下夢境。因為相信,所謂夢境,不過是我的心情,墮入魔障了。生命中曾經出現過的面孔,總會時不時跑到夢裡來提醒我︰存在過的不能完全被遺忘。無法遺忘,那么就承認吧,承認我曾經被困擾、承認我畢竟在乎。我記下了我的夢境,強迫自己再次面對一些倉惶的心情。 當然並不是每一場夢都可以清晰地帶到清醒,更多的時候僅僅殘留著感覺,像碎片、斷章,無法完整拼湊。但是我還是嘗試記下一些完整的夢境記憶,書寫成一封封的信。我堅信我的潛意識企圖通過夢境與我對話,更希望看清楚自己的內心以后,夢會因此而減少,而我,終於可以一夜無夢到天明。 於是,我開始闡釋著我的夢…… 備 ...
我的自述
syin - 2003-11-25 16:40:24
忽然想起小學時寫的第一篇作文題目:〈我的自述〉。然而該如何敘述自己呢,在長大以後?也許就是一連串的數字年份吧,也許是一字排開的成就--如果有的話。然而我只不過是平凡人物,沒有成就,只能將自己的前半個人生簡述如下:74年生馬六甲人。1992年畢業於聖母女中,後在吉隆坡上了兩年的新聞班。1995年開始第一份工作;1997年9月辭職赴中國南京大學插班唸中文系。1999年7月畢業回國,沒有沾染傳說中中文系女生該有的氣質,即使繼續在中文報刊從事編採工作,也沒有達到任何的文學成就。工作沒成就,生活沒起落;2001年5月買了機票單飛丹麥哥本哈根,同年8月嫁給了當年在南京認識的那個人。而今在這個冷冷的國度混了兩年半,用一年半的時間完成了丹麥文課程,找工作找了一年多還沒有著落,並且忽然發現自己原來沒有偉大的志願。2004年9月開始進修社會教育系。 感謝寬頻,感謝瑋芩,我終於學會在網上廝 ...
夜思
awas - 2003-11-21 22:06:11
天似乎夜了,透露出來的卻是黎明的色澤。沒有星星的點綴,霓虹燈,強力廣告燈,不斷的照射,填充了不夜城的色彩,彰顯它的空洞。城市裡頭,原本就是遊子的據點,集合各處地區人們一同生活,五光十色,麻醉游人的鄉思,安撫明爭暗鬥後的心靈。費盡心思地置人於死地。良心的發現,利用瘋狂的噪音﹔深沉的鼓響小心覆蓋著,就像是風沙把沙漠的每一個足跡都填埋起來,讓我們模糊了道德的觀念。冰鎮過的臉孔,是用來面對沒有利害關係的人。豐富的臉部感情,為的只是一個買賣,一宗生意。家裡頭,有老人,小孩,所運用的情緒是宣洩悶氣,安慰這群老人與小孩的最佳管道就是送進老人院,托兒所。這樣子,面對他們時,可以是享受的心情,天倫的樂趣。如果你走在城市的河岸,你會發現,投射在河面上的光影像是河流的淚痕,騷人雅士不再泛舟賞月,所謂對酒當歌更是昨日往事。沒有人會留意河流的悲傷。人們關切的是河水是否帶來氾濫,運送的船隻是否安全抵達,河流所表現出來的氣味色澤是否讓人們滿意,能否帶來商機。沉靜的夜,不再安寧。說話的山水,不再言語。人們,一具具的軀體,移動,搖晃。靈魂,一屢屢的裊裊升空。 ...
獨立
awas - 2003-11-21 22:05:28
merdeka(默迪卡),馬來文,獨立的意思。八月卅一日,馬來西亞國慶日。馬來青年對祖國的熱烈,標揚著國旗,飆車去了。團團機車侯在路邊。我們曾經也這樣一隊機車追逐馬路上,趕著觀星的熱潮,乘著郊遊的喜悅。一群遊子,在陌生的國度裡,聚集尋樂,攀山涉水。記憶中愛情故事也慢慢成形。男男女女,逐漸成長,更添多愁善感,越見識悲歡離合。眼前一個火坑,他們圍繞著祝融團團轉,玩火而不知自焚。秉持初生之犢之力,勇往前衝。昨天夜裡他走進我的夢裡,看不見前路茫茫,空白的密室裡,我們強迫面對。靠近他,我們卻是如此的陌生。用力的纏緊,是狗急跳牆吧,我們卻轉身在漂浮的兩個冰川上。飄阿飄的,時間讓我們都獨立了。舉起手來,我們高聲喊著,merdeka!merdeka!瞭望著遠處的激動,我們都獨立了。 ...
我的外婆
hermoso - 2003-11-04 13:22:33
我沒有見過我的外婆。 本來,我也不在乎。對我而言,她只是一個過世的,我媽媽的媽媽而已。只聽媽媽提過,她是一個個性平和而持家有道的典型婦人。在我媽媽8歲時染病身亡。 就是一個女子的命運。 這段日子,為論文進行著女性主義的研究,把教授辦公室裡厚厚的世界女性歷程圖說上中下冊啃完。我想起了很多人,都是女人。其中包括我的外婆。 那個年代的女人,或許就只能選擇那樣的命運。其實無關乎選擇,是被安排著。我揣測著我外婆的生命與光景。青春洋溢著,白上衣紅坎肩,長髮編成辮子盤在頭上,清澈的雙眼與自在微笑。沒有漢族固執的男尊女卑,天未亮上山採茶,與夥伴在溪邊洗衣放聲歌唱,也許是<望夫雲>,或者一些流傳下來的小調;三月三歌會與同齡男子對歌,低吟淺唱,曲調悠揚。日子如此悠閒快樂。 某一天,也許是在停泊港口的船上,一個無意的眼神交換,從此再也無法收回。戀愛似天旋地轉,她選擇了交托一生。那個仍是封閉的年代,白族並無意願與漢族通婚,男子的求親被拒。女子在船離開的前一夜,遞給男子親手縫製的鞋子,流著淚,隨船離開逗留了十幾載的昆明,從此沒有再回去。爾後,隨男子飄泊,落地東南亞的島國,之後生了十個小孩。 ...
冥冥之中--獻給最愛的他
skylover - 2003-10-24 23:19:46
風一般的細沙流過沉重的指間輕輕撫平心中那些即將被遺忘的潛意識重新復活映在我眼前的畫面竟是如此動人我回頭看見一線彎曲的步伐深刻清晰 海水的衝擊造就了兩顆細沙的相遇潮水撫摸著淚水飽滿的沙地形成一種習慣性的馴服與思念 一切冒險都即將化為烏有我伸手觸摸平靜的水平線觸不及 卻感覺明確抓住 卻被一片海洋似如厚重的玻璃重重隔離 思念以每秒三十萬公里飛快狂奔無法超越的是冥冥之中的遇見注定一種力量打擊彼此以某種模式相遇或相愛 漂流於海中心的小船無助地尋找一個方向發現 那個指引小船的美麗燈塔正佇立在愛的定風波上打破了一切惶惑與不解的注定 和冥冥之中 ...
Total : 11159 <<   123 ... 1112, 1113 111411151116   >> G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