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能用光的速度來繼續愛你
skylover - 2003-09-10 14:33:20
(一)終於學會說服自己超越命運的限制可以灑脫地不求甚解儘管沒有廣義相對論的取代這個宇宙間的萬物依然會繼續互相吸引因此自由不需要理由(二)甜言蜜語逐漸轉換成陳詞濫調的模式存在著"物質不滅定律"沒有立足之地早知道變換是可以如此瞬間而理所當然的我就不應該愚昧地藐視"轉換"的原理存在存在?那竟是如此的不屑一顧你卻娓娓地說:"那只是換了另外一種模式存在著"(三)我把杯盤狼藉以後的殘局埋葬在火車軌道石下一列火車突然"轟轟"駛過呼喊著痛苦與快樂的交錯節拍彷彿控訴著一對不被祝福的男女在陽光底下影子狂烈地交疊晃動汗水赤裸裸地嘲笑彼此尊嚴如此旁若無人的拋擲感情,是一種賭注促使歡愉的摩擦都即將成為一種毀滅的可能性感情的付出繼續膨脹繼續增加但是為甚麼兩個人之間的距離卻會越來越遠?付出 似乎成了天方夜譚(四)早已經不再渴望自己比較姽嫿標準只是一種原則風捲殘雲之後的天空也可以是蔚藍晴朗的只要我喜歡每個觀物者的感受本來就不一樣(五)速度主宰了時間的絕對與否時間不過是一種假設速度吞噬了情感的長度長度也只是一種衡量那麼 我該怎麼愛你呢?我只能用光的速度來繼續愛你 ...
朋友的歌
nandor - 2003-09-02 18:03:08
作詞:林潤松作曲:林思維編曲:林思維創作年份:1998年 我走在歲月劃破朋友相聚的時光聽到了遠處 傳來朋友的歌 我沉在一齊傷痛的友情漩渦裡走過的日子 緊握的雙手一起唱出朋友一生一起走 那本寫滿了 我們的故事 歡笑的記事本是否依然堅強 懷抱的理想 充溢在心中徘徊在我的胸襟 思念大家共有的夢 用力地去完成維繫你我心中 那份光彩和熱度 走出惟一讓我熱淚滿眶的歲月和友情 在文字中表現 那首滋潤你我他 的歌頌 ...
後來我們學會了獨處
hermoso - 2003-09-01 20:03:19
從市政府回南港的途中,他打電話來。 他的聲音有點沙啞,感覺上,有點悶悶的。他說他剛睡醒,昨天去參加好朋友的婚禮,玩得很開心。呵,你一定又酗酒了,她道。難不成喝果汁唷,他回她。 公車迎面駛來,她抱著一堆書匆匆跳上紅32,被雨傘打中下巴。她哀嚎,然後笑自己的粗心。在電話那頭聽著她怪叫的他,嘴角也許掛著微笑吧。他一貫的笑容,總含些許深長的意味,卻不是心機的。 你有沒廝人獨憔悴啊?她問。他的回答是有一點吧。呵呵。她只是笑。是你自己拒絕感情的啊。也許,也不是拒絕,只是不太想接受,又想淺淺的擁有。她都懂的。忽然間她發現,她都懂了。 台北的雨很大。今天是颱風天。 真的嗎。馬來西亞這裡也常下雨,雷陣雨。 台北總是太陽雨。等你回台北,我們再一起去淋雨。 好啊。 後來說了什麼,其實,已經記不太起。掛了電話之後,心莫名的痛。很長的一段時間沒被撩起的痛。然而,聳聳肩,又沒有了。 或許那個時候我也只是因為在意而很在意吧。如果現在告訴自己去在意,或許還是可以很在意的。那個時候我相信去愛的勇氣,這個時候我考慮瘋狂的代價。那個時候我的愛,好像真摯得沒有價值。那個時候這個時候。時候又算什麼。 後來她 ...
印象
rainforest - 2003-08-25 17:34:04
日出.印象   回顧高中時候跟一位老師學習繪畫的點點滴滴,才發現原來當初自己所執著的每一筆色,皆跟上課時所聽到,所看到的印象畫家的理念是相符的,不敢用自己的作品來比較,因此就我本身所體會到的空間感,氣氛,天候來試著描述自己對印象派大師們所了解當時他們所注視的每一事物。  如果以現代的眼光來看印象派,衝擊感一定不如當時印象派剛出現在畫譠的時候。一個成功的改革,會帶領其後事物的變數。就如印象派的出現,對現代藝術而言的影響是無遠弗屆的。因此我對印象派的喜歡,是因為它的存在價值,畫家們所堅持與世雄辯的精神,而不是它自己本身的成就。而如從建築設計史的現代主義一般,印象派確確實實為藝術史寫下了厚厚的歷史。無論後來的新興畫家採用接納或反對的意識,無可否認的,皆受到印象派的色彩所影響。「印象」是什麼呢?「印象派」又是什麼呢?  其實我們現在歌頌的印象派,在當初是被官方和媒體所譏諷的名稱,意思是說這群沒有畫 ...
剪指甲
nandor - 2003-08-21 10:47:40
 她看到他的筆盒裡裝著一隻指甲鉗。他說他有一點潔癖,不喜歡看到自己的指甲髒髒的感覺,放在筆盒可以在上課上得無聊時,修剪指甲。  她實在是有些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眼前這連衣領都燙不直而且又有點邋遢的男生,竟然會有潔癖。但他手指末端部分卻真的是修剪得非常整齊。  兩個人這時候還算是兩小無猜,爾偶他會藉故去碰碰她的小手,她也沒有反感的表現,也就由得他去碰了,而兩人的感情也就變得越來越好。  突然,她像被電擊到身子般往後震了一下,原來他的手又開始行動了。  於是她也想到一個方法,問他可不可幫她剪指甲,她指甲也有一點長了。  其實,她一直以為剪指甲是很親密的事,從小到大,也只有奶奶幫她剪過一次,那種被人握著,然後一下一下的把手指頭多餘的部分像虎頭鍘般鍘掉,彈上的屑片,她看了會覺得很興奮。  「現在嗎?」他有點靦腆。  她咯咯地笑了起來,從來沒見過他有如此難為情的樣子,突然有種戰勝的優越感,把手遞他眼前。  「看,有點長吧!」  他像不知所措,輕輕握著她的手不禁發顫了起來。  她卻有些擔心,於是反手握住了他的手。  「你那麼緊張,我會痛耶!」  她竟發覺他臉一下子紅了起來,手心也沁出汗 ...
所以我昨夜做了這樣的夢。我的手邊沒有玩具
hermoso - 2003-08-11 12:54:06
我閉上眼好像聽到雨聲。睜開眼睛又是大晴天。我就在這反復的開關開關中持續心思上的一種不安定的飄蕩。 架上的洋娃娃等著被人買回家。它們或許會開始編織對未來美好的遐想。旁邊的機器人重複著看起來很酷的動作。你們這些女人啊,它說,好想笑,笑死了。但是它沒有表情。 Hello Kitty悲哀的掉淚了。你會死的你不能哭。芭比娃娃馬上用蕾絲裙擺拭去在眼眶下3MM的水滴。眼淚會塞著鼻子那你就不能呼吸了。你沒有嘴巴你忘了嗎。 我的王子還沒有來,我不能離開。白雪公主拼命敲打著包裝盒。自動門關上後她被滅音。呆滯的雙眼竟有一絲鬆懈的笑意。 如果這個世界太殘酷你就要對自己寬容。維尼小熊冒出這樣一句話。大家公認它是當中最幸福的,可以永遠抱著蜂蜜桶子不放。小熊笑著手偷偷摸著尾巴附近被蜜蜂盯傷的傷口,唉,好像發炎著。 還有很多很多都很安靜。 片刻的安靜。沉重的安靜。冗長的安靜。窒息的安靜。 每天這樣模仿對面公司大廈那些人也很無聊也。小矮人投訴著。沒有人回應。大家都累了。睡個覺吧。 每天都會有新的劇情的。呵。彼得潘拿著望遠鏡往遠處望去。哇,這個有趣。 陽光讓視線失焦了。那一圈一圈的光影暈開。藍天空有很大 ...
感覺要像一條魚一樣 要不停向前游 不然會死的
hermoso - 2003-08-04 13:25:52
樹和長藤的膠著理論化成文化表徵下外顯的意識形態的衝突意識你習以為常的                                                                             &nbs ...
no somos los angeles
hermoso - 2003-07-27 23:32:20
天使的羽翼已健全 可以飛上天                                                                                某個時候我們總會這樣用 ...
[文字之覓食] 賤人。
hermoso - 2003-07-25 23:43:19
尹麗川寫了這樣的書,叫賤人。 她說,我憎恨希望。我揹負希望。我討厭以愛得名義,希望著別人。 她說,誰要了自己的命,是自己。你報復生活規則,生活規則必定報復。 她說,犯賤的人必須用自己的命去犯賤。 這其實是別人的解讀。而她什麼都沒說。她只是寫意的寫她的故事。 一堆人,四或五個人用一些奇怪的荒謬的旁若無人的意識活著,也是忽然間形的。有一天生活著生活著就來著了。一個陌生人介入了他們幾個之間,滿心期盼的賺錢計劃失敗了,大家開始沉淪。然後發現偷東西的樂趣深陷其中,又出現了一個拍記錄片的青年然後又離開了。最後有人死有人過回正常生活。結尾很平靜的想營造一種強烈。(不過個人並沒預期中的震撼,令自己很遺憾。) 反正就一個故事嘛,大家看看就算了。尹麗川幹的好像就是這樣一回事。才不要你得到什麼啟示獲得什麼深刻的領悟。幹嘛。喲,自己想想啦,你的生活很不好就自己想辦法改進不然就繼續墮落糜爛犯賤。(呵呵。很對味。) 人性嘛,大家都知道的,像是一種病態的心理。軟弱與苟且、麻煩與無聊、假正經與真冷漠寄居在人性裡,如此和諧的共處。有時到一個矛盾點某個醜陋面就會被激發出來,大大嚇自己一跳並引以為恥。親愛的, ...
無處可藏的時候
hermoso - 2003-07-25 23:36:04
踏入景美2號出口,沿著電扶梯走下去,戴著這些日子來習以為常的口罩,刷了悠游卡上了捷運。怎麼總感覺今天,捷運上的人有點不一樣。 持續我的發呆,到公館站時我才恍然發覺,他們沒有戴口罩。前幾天在新聞上好像有看到類似的新聞,說什麼SARS疫情和緩了將解除口罩禁令。難怪,難怪捷運上沒幾個人在戴口罩。 坦白說,戴著口罩真的很不舒服,呼吸上不是非常順暢。只是,我後來還是沒有拿下我的口罩,一路戴著它回到淡水。 當全世界可以卸下口罩的束縛時,我竟意外的不捨。從前些日子的抗拒埋怨,一直到後來,戴口罩變成了一種意識上的保護形體。口罩遮去了我大半張臉,無人能將我認出。更何況其實每個人都不相識。在口罩下沒人看得見我的表情,我肆意注視任何人,與別人視線交會的剎那,並不急著迴避。就保持定定的眼神直射,直到對方低頭,心裡就浮起勝利的快意。 就像那種,得到隱身術的快樂一樣。莫名的安全感。 你或許也有同感。人啊,其實會習慣去迎合。以別人想要看到的形態去呈現一個自己然後不斷的自我分裂,偶爾感到不妥卻又隱約覺得這好像是比較好的處理方式。最後本質終於被毀掉,或遺忘。每個人都戴上口罩。每張臉都一樣。正面的看, ...
Total : 11152 <<   123 ... 1113 111411151116   >> G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