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清晨的梦
lkk0124 - 2012-12-21 06:52:43
世界末日,平静如昔。 今晨从噩梦中被另一半摇醒,冷烈的晨间卧室,睡出一身的冷汗! 梦里有妈妈,在说着过往的人生,梦里有我孩童时代的记忆,妈妈 年轻得只有17岁。 而我却是老得只见到前排的上下各两颗牙齿,在一个陌生的国度,那感觉,那地方也像是曾经住过的地方。 梦中也有一个场景,我一个人黄昏去跑步,遇到在路上与大姐一起携着手的妈妈,满脸的欢颜。 妈妈看到我,就是这么一句话:安洞呀(这是小时候一直到今天,家人叫的名字),你几时回来的? 我看着她们:昨晚不是一起吃了饭了,妈妈真善忘。我感觉到自己笑得好无奈,我年轻的妈妈怎么如此瞬间忘了女儿昨午已经回家来了。 妈妈说,你像是要跑步,就不用管我们两个。我挥挥手,向着夕阳奔去。 梦把我牵到一个陌生的房间,一个大大的卧室与床,天呀,这不是与以前巴黎闹市居住的房间一样的床吗?我陷入困顿,我到底在哪里? 房外清楚的听到妈妈的叫声,回来了 ...
年末給自己寫一點字
syin - 2013-01-01 06:43:31
年末,下了一天雨,於是那裡也沒去,和小孩在家隨便玩。傍晚煮了一桌菜,一家四口好好吃一頓。席間點幾個桌炮,劈劈啪啪,小孩興奮得手舞足蹈。而窗外煙火爆竹聲此起彼落。迎新棄舊,好像人人都想熱鬧地從結束走到開始。 這些年,年末這天都是這樣,在小孩的陪伴下熱鬧地過去。總是沒有特別的計劃,時間自會在瑣碎中渡過,往往來不及感嘆,就迎來了新年。可是這個年末。這個年末。我早在一個月前就開始有了一些惶恐,因為年的即將結束。心裡有一陣很深的孤獨,說不出原因。也不是因為生活中有甚麼欲求不滿,或求之不得,我想也許是因為人生漸漸地走向中年了,思維卻是如此地空洞。我極想整理出一點頭緒來,卻始終用瑣碎的忙碌來搪塞自己。 其實很想給C寫封信。C是我青春期的好友,我們分享過彼此的夢想和希望。前些天我忽然想起十七還是十八歲的某天,在C老家的木板屋木板床上聊了一個晚上,然後天濛濛亮了,隔壁房間清楚地傳來她奶奶的聲音:「怎麼還在說話啊。」完全想不起究竟那一晚上的話說的是甚麼,可是我卻想念這樣一個可以陪我說很多很多話的人。 如今我和C已經多年不見,也不常聯絡。可是她總在我心裡的。她代表著我永恆的青春,永遠不變的 ...
回顧2012
mysurface - 2013-01-01 22:11:48
突然覺得想回顧一下我在2012年到底做了什麼。這個慾望是突而其來的,感覺像凝望着遠處,突然看見了煙花。我發現我的記憶力越來越不好,很多事情都沒記好。或者說我一生的記憶力都不曾好過,常常忘記這個,忘記那個的,真的很傷腦筋。幸虧我有寫部落格的習慣,重讀自己所寫過的博文,好讓自己重溫一下。 以上的照片是在升旗山上拍的。當時天氣涼爽,前一天有下過一陣雨,所以天空的雲朵非常漂亮。照片中的那條橋是檳城的第一條大橋,第二條大橋還在建設當中。如果可以把兩條橋都一起拍進一個框裡該有多好,當時就有那種想法。可惜,為了某種原因(忘了),那張照片沒拍成。 一月初,我與打羽球認識的朋友一起去柬埔寨,旅行地點是暹粒吳哥窟。第一次參加這種半自助式的旅行,雖然行程自己安排,但是出門都有導遊跟隨,旅車載送,上車睡覺,下車尿尿,無需背包。導遊是一位24歲的女孩,樣子還蠻好看的。她說着一口流 ...
好遠的春天
gohsiewpoh - 2013-01-07 11:18:20
又夢見數學了。 夢裡頭,因長時間沒有溫習數學,而考試期快到了,心裡非常焦慮。 找了本課外書來做練習,發現很多方程式已經遺忘。隱約記得一些訣竅,但實際上那是經不起考驗的,因為實際的內容是不記得的,只是很理所當然的自以為知道那些訣竅。 夢境外,不知在幾點的時候,也許是清晨時分,突然感到全身寒冷。捲縮成一團取暖,然後讓意識回到夢裡頭。 夢裡頭等待我的是焦慮,現實中煎熬我的是寒冷。 前陣子跟一位朋友聊天,他提到了我們倆的現況。他的形容詞非常貼切——我一直找不到貼切的字眼形容我的現況,感覺上就是被卡著,無法動彈,前進不能,後退又不可能。 朋友說,我們應該盡快畢業,以擺脫現有的尷尬情況。“尷尬”二字何其貼切。 一直以來,我不知道如何跟人解釋我的身份,是學生呢,還是工作人士。每次人家問起,總是必須多做解釋:“我工作了四年,我還在半工讀,讀什麼呢,在某學校攻讀某學位,目前在寫著畢業論文。什麼時候畢業?論文寫完就可以畢業。”一而再再而三的複述,怎麼自己老是還在那邊啊。 朋友的考驗似乎比我嚴重。新婚不久(他自我調侃說,唉這個年齡了還沒工作,要靠老婆養),喪父 ...
蓝湖,心湖
irenelimpadi - 2013-01-05 17:07:33
《当我和大小蓝湖同在一起相见欢》 蓝湖,心湖 1 我与小蓝湖欢乐聚餐最开心这篇博文,也是我2013新年度最感动的一篇 献给大小蓝湖,还有蓝湖最亲爱的家人 见到蓝湖之前听到她的声音,华语发音很标准,语调温和尔雅 见到她,就像一阵风飘过来。。。 一头直挺的长发飘逸,穿着花裙子 这袭花裙子,伴着修长的身影,随着你飘逸的长发而来 自然随性的配搭,让你显得额外耀目! 在紫藤茶原,伴着春风飘溢的茶香,阳光从窗外投射出来 你荡漾的笑声,深情款款,眉目传情 扮演母亲和伴侣的角色让你诠释得尽善尽美! 离乡背井,经历了千山万水,你从风尘仆仆+风尘滚滚的旷野中回来。花裙子曾经是你的最爱。。。 现在也是,以后也是。。。 灰蓝色的天空,我联想起你奔驰在草原上、在大峡谷、在火山石、在雪花纷飞的异国风情里,在宽阔自由的空间翱翔! 从寻 ...
岁初,山间赏梅
lkk0124 - 2013-01-01 20:55:31
总是把阳历元旦新年当作与自己毫无关联的日子,这日也这么平淡的过了。 早上,到山里去了,在靡靡细雨冷飕的山间,看山的暗淡景色,云卷云舒,冷冷,感觉有点寒冬的氛围。 山间的白梅开了,上星期前,带远方来的好朋友上去时,梅花就几朵含羞半遮蔽着脸的模样,在阳光下,显得异常的羞涩。 清晨起得早也看不到太阳升起,黄昏最后的一抹夕阳也没有露脸。2013的初始,怎么是那样的昏暗与晦涩? 今早山间盛开着的白梅,群山、云雾相伴的岁月,寂静无声的开着,从容的忍受着寒风与雨露的尽情凌虐,忘了,梅花是最耐寒的花,以前最喜欢王安石写的梅诗: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诗人对白梅的感觉真好,描写的意境辽远。梅的清纯雅洁,仿佛仙子飘然而至,早晨山间的白梅,在朦胧与清晰间,如雪花跳跃着,也感觉冷意里正飘着一缕轻烟。 细雨纷飞的新的一年,在山间静 ...
最大私事与最小国事
gohsiewpoh - 2012-12-31 01:23:47
有人说,“个人的事再大,都不如国家最小的事。”(大意)。听了这话,差点感触泪下。 后来细想似乎有点不对劲。历来许多遭到不公义对待的个体,往往都是在“个人的事不如国家的事”的思维之下导致的。这说明此话虽然能够激动人心,但还是有不少陷阱是必须注意的。 到底是谁的“国家”?在土著至上、独尊马来语(或英语)的国族主义者眼中,为了国家大事,华教、马华文学等是最政治不正确的。我们是否应当接纳此等国族主义者的意见?若按前述那句话的逻辑,我们是必须接受主流社会的观点,放弃本身文化。但我们非得如此不可吗?还是说,我们可以提出另一个版本的“国家”,在此版本的国家概念下,华教和马华文学等华人文化,跟国家团结并不违背,因此是政治正确的? “谁的国家”的问题,当然也可以是:这到底是指“人民”的国家,或“统治者”的国家?两者是有差别的。 个体的权益真的应当被让渡给群体吗?或者说,个体最大的事真的都无法及得上国家/群体最小的事吗?在去情境化下做出的绝对化的判断,根本就是漠视个人之权益跟国家的权益,两者之间是一种辩证关系,而这种辩证关系是永远没有终结的。 因此,倘若真的有个选择摆在眼前: ...
2012:总结篇
imoteo80 - 2012-12-30 23:06:11
年复一年,自从踏入30岁过后觉得岁月催人老啊,虽然觉得自己还是年轻人的心态,可是填表格时填到Age时往往会让人冒冷汗,有时还会跟老公说:诶,原来我已经30++岁了,看起来好不像哦!(就这样自得其乐安慰自己,哈哈哈) 2012年对我来说是个不简单的一年,发生了很多事,也学了很多东西,一年走来不容易,不过还是感恩,感恩自己拥有的一切,感恩自己还可以坐在这写着岁末感言。 一月 开学的第一个月是我最忙最忙的时间,一年级的级任当了几年,可是还是没有感觉自己很有爱心,这有赖于同时还要教六年级的关系,教考试班的压力蛮大,要不是我懂得自己找快乐,我想我很快就枯萎了!大学课程踏入第二个学期,不明白为什么硬是要给那么难的课业,害我要准备做新年糕饼都找不出时间,唯有花钱买吧!新年的月份最怕就是被问:什么时候生小孩啊??问了那么多年也没有其他话题,真的惨啊,大家一年才见一次咧!哈哈哈! 二月 在 ...
家。曙光
utijo - 2012-10-24 09:39:30
紅花國V5面市以後,每次回到這個家屋總有發掘不完的頁頁驚喜!最近最開心的莫過於在編輯版頂部,每天都會有馬來文的成語教學不斷循環又循環,使常年浮浸在西方國土的我有機會將老早已棄之於萬里路的馬來文乘此良機偷偷的一字字一遍遍重新叼一叼,啄一啄。每日能一小酌一小酌的輕輕品味已是無限的收穫。 前幾天看到這個Seperti belut pulang ke lumpur 倦鸟归巢。是有點透盡感慨!今天的Bagai enau dalam belukar 各家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曾幾何時,自己對大馬的一舉一動已經沒有了太大的了解和認知!   雖然沒有背負倦鳥歸巢的沉甸,但返鄉一回終究窩暖了心田的那份牽掛和惦念。陽光如昔日般熱情,雨水也不怠慢地經常撒來一陣,再來一陣。我喜歡這樣的雨,不會將心淋得透濕,亦不會將身滌得太過涼意。 一樣的天空,一樣的鄉土人情,熟悉的家鄉語言,聽在耳裡血液無緣無故 ...
微旅行.公園也有生趣盎然
shuijien - 2012-12-21 10:17:53
沒有安排出遊的假日依舊行程滿滿,上午幫玲玲到醫院領取連續處方箋順便領藥,而下午三點在家裡則與人有約,心想就趁著玲玲午睡的這段時間出門走走。整理相機清空記憶卡,也同時清空自己有些紊亂的思緒。換上涼鞋,讓心情設定在旅遊狀態之後準備出發,目標就在100公尺外的公園。 1.第一個驚喜就在家門前,不知道牠的名字,拍張相片說聲「你好」就繼續旅程。 2.白痣珈蟌雌蟲。 3.豆科的水黃皮正在盛開。 4.曬太陽的猩紅蜻蜓。 5.第一次在公園看到這大傢伙「鱷雀鱔」,是一種很原始的輻鰭魚,原產北美密西西比河流域,最大體長可達兩公尺,在公園看到的這尾體長目測約有70-80公分。名稱的由來在於有如鱷魚的短吻以及兩排匕首般鋒利的牙齒,喜歡躲在暗處,等待獵物上門之後獵食,屬於坐等型的掠食者。這應該是人為棄養,本想說是不是要找公園路燈管理處處理,但一來這種魚不會主 ...
Total : 328 <<   123 ... 313233   >> G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