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之道
moppeng - 2013-03-12 00:52:25
"Boys, you must strive to find your own voice. Because the longer you wait to begin, the less likely you are to find it at all. Thoreau said, "Most men lead lives of quiet desperation." Don't be resigned to that. Break out!" 上国际关系课,新来的教授正在讲解建构主义(constructivism)。 究竟什么是建构主义?和秉持权利至上的现实主义派(realism)不同,这个派系的学者认为,人的行为均被社会现有的规范准则(norms)所制约,这些规范准则都是各个社会机构所建构出来的产物。 打个比方,假设现在讲堂发生火灾的话,里头的人并不会马上没头 ...
餵養內在的野性
方傑 - 2012-12-31 16:44:40
    文:方傑   你看過狗殺死另一隻狗嗎?他們有時候會打架,但不會造成世界大戰。人類是唯一一種會自相殘殺的動物。                                 -- 奧修   寫完上一篇文章後,美國發生了槍擊案,兇手正好如我描述的,是一個不擅表達憤怒的人,之後幾天就出現了許多呼籲廢槍枝的新聞,我對廢槍枝沒意見,但就我對人性的瞭解,即使杜絕了槍枝,人類還是會找到其他傷人的辦法的,這不是根本問題。   最近剛好在李安的電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中,有一段老虎掉到水裡的情節,很多學生問我, PI為何要將他救上來,還要餵食他。   我說:「船其實是生命的隱喻,老虎是野蠻與殺戮,也可以是活力,那隻老虎死掉,生命就無聊了,所以我們要餵養他」。電影啟發我們,要學會 ...
捐赙仪?
toh - 2012-11-19 12:01:09
◎杜忠全 全国大选的跫音越来越近的时刻,首相为展示亲民作风而下乡勤走,到某地路经一正在治丧的华裔人家,一行人脚步一拐,便进入丧府贴心慰问了。首相慰问丧府,这是没问题的,问题是有报导说,首相向丧家“捐赙仪”云云,听来可怪哉:赙仪岂是用“捐”的? “赙仪”是“向办丧事的人家送的礼”,这是书面语,人们一般也说成“帛金”,但此说何来?是早前人们以帛巾包着银子到丧府慰问的遗绪?(但早期人们慰问丧府不送钱只捎带烧给死者的纸钱的。)无论如何,这是一种“礼”,即为礼金,也就理应是“送”的。就算是一般人,寻常也这么地说,给办喜事的人家“送”红包,或者给办丧事的亲友“送”赙仪,岂有说成“捐”的? 何谓“捐”?那是“捐助”,给需要帮助者送上物资或金钱。用词上是“捐”还是“送”,或许在实质意义上区别不大,但词性色彩却有所落差。说“捐”,往往是能力较强者向弱势者提供援助,“送”则是一种社交礼仪,致赠与接纳者,能力地位上不存在上下悬殊的色彩,两者的礼尚往来是处于平等地位的。 因此,如果因为是内阁之首的国家领导者前来送赙仪,于是给说成“捐”——一如眼下广为派发的一马援助金般,那真叫丧府情何以 ...
集體記憶獲認同――檳城中文路牌之爭
boay - 2010-11-01 23:10:51
       檳城喬治巿中文街牌簡繁體字之爭剛剛落幕,又立即出現使用“規範華語”或“本土化口語”中文路牌之爭。之前中文路牌的簡繁體之爭,州政府在網上辦民意公 投,結果繁體字獲得82%的支持,《老檳城路誌銘》作者杜忠全指出,支持繁體字的一方,並沒有挑戰簡體字政策的意圖,而是喬治巿古蹟文化的議題。檳城古蹟 信託會財政林玉裳表示,將喬治巿中文路名“華語規範化”是“去本土性”, 會把喬治巿帶入文化遺產保護的死胡同。她指出,華語是在20世紀初才在中國全面推行,而喬治巿的中文街名是更早之前就已經存在,祖先們都是以方言命名。        讀到這些文章,讓我感到十分驚喜。原本,在某個程度上,我也是規範華語的支持者,不過,經過文史工作者用穿梭時光的歷史感眼光去解讀,我發現了我與這土地的親密關係。         檳榔嶼開闢人萊佛士在1794年寫下:“華人是我們居民中最有價值的,他們當中有男人、女人和小 ...
不那麼光彩的富都監獄
rainforest - 2010-07-27 13:41:45
  終於,政府還是決定要將富都監獄拆了,首先是靠近富都路的圍牆,理由是要興建地下道。工程分期完成,在2012年時,據說富都路不會再塞車了;接下來就是監獄裡面的建築將一一拆除,將這個惡名昭彰、相傳鬼影憧憧的牢房推倒,倒下來的碎磚石頭在不久之後就會變成塊塊黃金,到時富都監獄只是一個歷史名詞,這個地方的新名字叫武吉敏登商圈。國家不會再因為市中心聳立了一棟百年監獄而感到羞恥了。  當工程處開始拆除圍牆那一刻,我們在電台裡細談富都監獄的歷史與價值,而現場已經擠滿人潮,沿富都路及漢都亞路的人流車流,彷彿在為監獄送行般放慢了腳步。閃光燈照耀斑駁的圍牆,神手在工人開路下,緩緩進場,一切就有如排練好的進行曲一般,當巨大的夾鉗怪手由上而下,將圍牆夾破成一個缺口之後,隨後的神手由牆外往內一堆,看似堅固無比的監獄圍牆,就這樣應聲倒下。這時候,原來喧鬧的人群突然間沒有了聲音,原來圍牆比想像中還要容易拆除,百年古蹟在面對發展的號令下,竟然如此脆弱不堪。  不僅人群沒有了聲音,本來應該為保護國家重要歷史古蹟的文化部,也還繼續保持沉默。反而是財政部副部長代表政府回應了人民的疑問:富都監獄不是那麼的光彩,國家沒有打算要 ...
死人不可入村?
ahkew - 2009-12-08 22:19:52
星洲日報轉來一封讀者巫俊平先生的來函,很客氣地指出8月9日本欄拙文〈趙明福的喪禮〉內的一段文字:“在我國,不曾聽過有禁止死人入村莊之俗……”,因此寫了這封信提供資料給我。 巫君的兒時家鄉在霹靂角頭(Tanjong Piandang),他說︰“……這魚米之鄉,就有禁止家屬將在外地去世的親人尸身或棺木運入鎮內以辦理喪事的風俗,而這種習慣至少在我中學畢業後幾年還在(大約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亡者的棺木必須置放于鎮外空地處,然後搭棚辦理法事,停柩日期視亡者年齡而定,3日5日不等。這種習俗過後在鎮上的華人最高管理機構(即真君大帝籃卓公廟理事會)及全體埠眾同意下,開會通過而廢除之,變通的辦法是將亡者棺木停放于住家外空地。(至于確實年份,我已經記不起來了。)……” 無獨有偶,在上述拙文刊出後,就有一位讀者來電告訴我,霹靂和豐一帶也有禁止死人入村之俗。當村人在外逝世,只能在村外對面的工廠附 ...
中元节的本源与蜕变
taipinglang - 2009-08-09 17:17:24
看到永球兄与冬君 (冬虫夏草)在讨论中元节的节仪,不禁让笔者也兴致勃勃地想对这个议题发表一下拙见。   中元节本是古人崇拜“地官”的节日,现代人把中元节改变成崇拜大士爷、好兄弟的节日,是一种文化的质变,其过程耐人寻味,值得专家学者们深入考究。根据道教经典《三元经》的记载:农历正月十五为上元节、农历七月十五为中元节,农历十月十五为下元节,分别为天官、地官、水官的圣诞,三官的功能分别为:天官专管赐福、地官专管赦罪、水官专管解厄。中华人自古以农立国,与天地水三界的关系非常密切,三官信仰属于中华人对大自然的崇拜:苍天覆盖万物护佑生灵、大地生成五谷负载万物、水源供给养分培育生命,道教将天地水三界纳入其神仙系统中形成“三官大帝”,这在在反映我们的祖先对自然界的崇敬和感恩之心。   崇拜三官的渊源最早出现于东汉末年张道陵开创的天师道,由天师道中的鬼吏(法师)负责执行,方法是:将病人的姓名及认罪之意写成三份文书,并分别置於高山、埋藏於地下、沉入水中,向三官告解忏悔,祈求安康,解脱厄运,称为“三官手书”。近代,人们曾经在河南登封的嵩山顶峰的石缝中,发现了唐朝武则天时期的金简, ...
聽牧師談華族民間信仰之迷
boay - 2009-07-05 00:12:26
          昨天,樓友之之拿了一張宣傳單給我,王福牧師講"揭開華族民間宗教信仰謎"。主講者簡介的第一句話,是他在茅山法師家中成長。原本只瞄了一眼,但樓友叫我注意,簡介那邊還注明他多年潜心研究探討儒釋道與民間信仰......。這點就有意思了。撥電給一個教徒朋友,約她一齊去聽演講。她在電話那頭問:"你真的要去嗎?你聽了頭髮會一根根站起來的。"我問:"什麼是頭髮一根根站起來?"她說,"現場我聽了都覺得偏激...。"我回說:"沒關係,我只是想聽聽基督教怎麼講。" *               *                 *       ...
笑喪可以採用紅色嗎?
ahkew - 2009-06-29 22:26:29
近年我國經常可見百歲老人逝世,喪府動輒就以“笑喪”來辦喪事。喪府一切以紅色佈置,孝眷也穿紅色衣服,大門頭掛起紅彩布,訃告用紅紙書寫,燈籠是紅色的,對聯也是紅色,整個喪府紅彤彤一片,不知情者會以為是在辦喜事。 首先應該分清楚“笑喪”和“喜喪”的不同。笑喪是廣東人的喪俗,根據老人家的說法,逾85歲的老人逝世,已經活到耄耋之齡,可以不用傷心哭泣,所以稱為笑喪。 至於喜喪,《中國風俗辭典》云:“漢族喪葬風俗。流行於全國地區。做陰壽的一種,即為福壽俱備(生前兒孫滿堂,死時年過60)的老人舉辦喪事,因其儀式與生前慶壽相同,故俗呼‘喜喪’……”可見中國的喜喪就是為福壽雙全的老人家逝世後辦喪事期間,也給他做陰壽,即是做“生日”。 對於喜喪,有些說法又不一樣。在網絡搜索到的資料,中國民主行動黨的颱風供稿的〈中國民間喪葬中的“喜喪”〉指出,喜喪必須具備這些條件:死者70歲以上;正常死 ...
谐音文化与迷信风气
ahkew - 2009-03-15 20:09:08
每当华人新年到来时,不少龙的传人都会买一本通书来查找黄道吉日。一位广府籍的朋友对我说:“福建(闽南)人叫作‘通书’(谐音通输),真是大吉利士!嗯,有了!‘书’闽南话叫作‘册’,不如就称为‘通册’吧!”  其令人啼笑皆非的话,只有加深我对华人迷信谐音文化的遗憾!所幸的是,福建人与潮州人到今天还是称之为“通书”,可见他们并不盲目迷信地跟风。  近年来,随着香港的谐音迷信入侵,我国原有的谐音文化更被推波助澜,而盛兴于华人社会。  谐音文化是一种消极的迷信文化。举些例子:如发菜──“发财”、梨子──“离子”、黄梨──“旺来”、橙──“沉”、年糕──“连高”、柚子──“忧子”;还有迷信黄瓜会带来“横死”之祸,香蕉会“招”来财宝,苹果将导致家“贫”如洗,蒜将会有“算”不清的钞票等等。 因此,人人为了趋吉避凶,对那些带有吉祥谐音的词语,莫不极其欢迎;反之,不吉祥的则禁忌万分。这种情况在春节时更明显,人们趋之若鹜,就是名称带有好兆头的商品(如“发达”标汽水),都被抢购一空。  一些投机的商人利用这种迷信心理而发大财,他们在湖泊中、深山里寻找一些不知名的动植物,冠以什么金龙、富贵、发财等名 ...
Total : 38 1, 2, 3,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