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O THE WILD: ULTIMATE FREEDOM.
YIND - 2012-01-26 18:41:11
我記得看過這新聞,一個年輕人真就這樣死亡。但事情發生那年我還在念小學,是有段日子很執著於報紙新聞沒錯,但記憶真有這樣久遠?還是,在漫漫的19年中,報章曾因某些原因報導過?x一整個星期淹沒在期待下雪、見證下雪、期待堆雪人、醒來卻只見雪變水、大量大量轟炸新買唱機至頭暈腦脹、懊惱新年沒滷雞腿吃、想家、想回家過年種種情緒裡,到星期五終於好好坐下來看場電影,安靜明朗的天空與銀幕作陪。關於自由,小時候初次與這詞彙見面,記得是在某兒童刊物上讀的: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當時讀來理直氣壯,後來才開始想,自由是甚麼,生活裡缺了自由嗎;從社會環境逐漸進入個人內心,自由原有這樣複雜糾結,你以為的自由可以是一個假象,你對生活所有的怨恨不滿,當中有多少是來自你的自我設限,拒絕賦予自己的自由?xCHRISTOPHER McCANDLESS/ALEXANDER SUPERTRAMP完成 ...
我的關淑怡我的國中時代。
hermoso - 2009-08-25 10:01:39
1995年我唸國中一年級,第一次從電視台的排行榜聽到關淑怡的「亂了」,驚為天人。一個人唱歌怎麼能唱成這樣呢,咬字那麼不經意聲音那麼空靈卻又飽載滿滿的情緒與力量。而且最與眾不同的是她唱歌好冷那麼冷,不是冷酷的冷而是冷靜的冷,像是穿梭在人群當中告訴別人他們的故事,唱完了就走開,別人要發呆要傷痛就是他們的事。這種姿態深深吸引了當時還不曉得這種「與我無關」真正含意的我,很快跑到靠海小鎮唯一的商場唱片行買了她的卡帶,抱著卡帶隨身聽反覆的聽,搭公車聽看書聽吃飯聽走路也聽這樣聽了一年聽得每首歌都能倒背如流。「亂了」專輯中,最喜歡的是第四首歌「我碰到你的眼光」,她的低吟淺唱就如歌詞那麼寫「對我耳語一樣/餘音盪漾」,迷人到不行,也許就是因為那麼冷卻還能那麼溫柔才那麼迷人。搞不好後來我在愛情上化身成歌中那種「不管愛是地獄是天堂/願意為你闖一闖/...不留回頭路躲藏」的飛蛾撲火式的女子都是聽這首歌聽得太多害的。 ...
鋼琴《黃河》譜新章
toh - 2006-07-22 00:01:13
●杜忠全 《黃河鋼琴協奏曲》原是時代的產物。一個時代結束了,原本因應時勢而產生的作品,隨著時間步伐的遠移,也就日漸被人淡忘了。鋼琴《黃河》被塵封,似乎一直都不曾存在這一部作品似的。到了80年代中期,它才又漸漸地被人們重新憶起,於是又搬上舞臺演出,於是也就有了新的錄音。 當年作為這樂曲之主要構思者的殷承宗,在他去國之後,依然以當年幾經波折而終究定下來的譜,重新以當代新技術錄製了鋼琴《黃河》,再現了當年的那一股火熱情懷(Marco Polo,8.223982)。新一代的演奏家當中,年輕的鋼琴家孔祥東(錄音時才23歲),也在歸國之後錄了一版聽來相當傳神的原譜鋼琴《黃河》(Stereophile,SP3.1G)。於是,這在銅管的應用上七減八扣的“定譜”,從當年殷承宗與費交的經典錄音以後,便也一直延續到了今天。 自己手上的幾個鋼琴《黃河》版本,幾乎都是在臺北的時候“搜羅”來的。唔,其實也不能這麼說的:當時只是熱衷於《梁祝》和《黃河大合唱》,鋼琴《黃河》幾乎都是配搭在裏頭順道買來的。長久以來,一直都不怎麼去注意它,直到那原版黑膠唱片的&ldq ...
曲之傳說
misata - 2004-05-22 23:50:55
      不曉得是多久以前的事了,透過林憶蓮的『玫瑰香』、黃鶯鶯『葬心』歌曲裡電影情節的穿針引線,同它相識。沒有初識的陌生和生澀,彷彿在千百年前就注定了今朝的相遇。        是那樣動蕩不安的年代,它們存活下來了。在強權的掌中穿梭,綻放最璀璨、瑰麗的花朵。跨越張愛玲、王安憶等作家筆鋒下,成為人們腦海裡永遠的追憶。倘若回首只為貪圖昨日丁點音韻的容顏,那麼,請容許我繼續沉睡其中,不要將我喚醒……        海納百川──是海派文化的精髓,也是上海老歌的特色。上海老歌中有委婉動聽的江南小調、有激越高昂的救亡歌曲,還有典雅細膩的藝術歌曲﹔但數量最多、影響最大、流傳最久的則是誕生于1898──1949年的上海現代文化“興盛期”(注:按《上海文化通史》之說划分)的流行歌曲,特別是40年代出現的一批作品,它進一步從農業文化的母體中脫胎而出,創造了以“近代工業文明為價值取向,并以現代化物質文明為其載體”(見《上海文化通史》)的城市歌曲。1  &n ...

-

-

-

-

-

-
Total : 4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