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創作,我也反霸權
moontree - 2012-08-09 18:12:32
  近日,台灣作家群起抗議旺中集團購併“中嘉"及違反新聞倫理,以示反對跨媒體壟斷。於是有人問,馬來西亞的作家們在528報變十一年後,究竟對世華媒體集團抱持什麼立場?問題的背後,是“表態"兩字。 一、孤獨或群體?   我們沒必要那麼天真,把人劃為兩種:表態反對媒體壟斷的,是支持正義,是好人,反之就是壞人。翻翻辭典,“正義"意即公道的、有利於人民的。我們反對不公正選舉,反對公害,反對逼遷,反對拆除古蹟,因為我們知道這些事不利於人民。而媒體壟斷,當然也不利於人民。媒體壟斷了,言論就不自由。對創作者來說,言論自由是基本條件,不是嗎?有關媒體壟斷和這些年的“歷史事件",已有不少文獻可參考。我身為創作者,反對媒體壟斷,這些年來《星洲日報》諸多令人失望的舉動,更加強我的立場。   各人有各人的考量,我們得尊重他人的意志,沒必要強迫別人表態。唯有拋擲微塵,鼓勵更多人自發。也許扳倒媒體巨獸的力量不大,但我們並不孤獨。 二、為什麼和錢過不去?   有些朋友為文嘲諷《星洲日報》花蹤文學獎的得獎者。如果世華媒體集團的槍手以低級文章圍剿時評人,而時評人把花蹤 ...
鬼不是鬼 ⋯⋯说到写部落该有的态度
sy3131 - 2011-09-21 10:43:33
  先听听鳄鱼的歌 ↑ ↓ 再看看这张照片 鬼,不一定是鬼的意思。 但讲到鬼,我们会怕。 你不怕咩?派你去坟场守夜。不怕?那我的鬼话连篇,在你面前是装神弄鬼。 你鬼酱厉害,告诉我,一年里有一个月,真有鬼门开这回事? 我鬼主意多多,都想不通⋯⋯ 突然头一阵晕麻,身体发冷。 有鬼啊! 我胆子很小。我极需一个男人来保护哈哈哈哈哈 哦亲爱的,我沮丧起来了。想到死后要被烧成灰烬,装进瓮里,撒上爽身粉。我可以不要爽身粉吗?我讨厌这东西,我生前脸上一滴粉也不搽。 当然,我不是很相信人死了还留在这世间飘来拂去。可是灵魂之说,我极信。凡生命都有灵魂,甚至你吃的一株菜,能日日长大,开花结果后渐渐枯萎凋零,那不是生命循环灵魂代谢是什么? 聊斋看多几遍,香蕉浮现脑海。香蕉成精,马上与鬼魂息息相关。   有鬼吗? 认为有就有,认为没有就没有。 很多时候是 ...
發展不是與過去決裂
toh - 2011-08-17 23:22:07
◎杜忠全 吉隆坡蘇丹街與茨廠街因市中心的發展規劃而致百年老店屋面臨拆撤,這樣的新聞浮出報端,說實在的,乍見之初,我還以為自己生錯年代看錯了報紙!2011年年中出台的這一波新聞,與這十多年來古跡保存意識的抬頭顯得很不搭調呢。 過去人們的片面認知,大致以為所謂的發展就是破舊立新,掌權與錢的決策者如是,民間百姓亦普遍如是。 這所以,許多極具保留價值的歷史建築與場景,都在風風火火的發展巨輪下被碾碎了。然而,這說的畢竟是過去。在發展可能帶來當前利益的同時,今天的人們已更懂得從多面向來看待問題了。城市發展之必要,以及古跡保存之必要,此兩者並非不能共存的。 今天的我們已體會到,發展並非抹掉先輩的足跡、不是要與過去決裂,而建設也非得讓歷史無立足之地不可,這兩者應能取得適當的協調——端看處在時間這一頭的我們能否更尊重歷史足履而已了。   留下歷史迴旋空間 凡發展必得有犧牲,過去似乎是硬道理,現在卻有待商榷。如說新建設能醞釀成城市的新動脈,這或許沒錯,但面對首都城中地帶而今已為數不多的百年建築,有關方面卻只是輕率地予以拆除,這樣的發展與建設卻顯得蠻橫了些 ...
709的街上
mountain - 2011-07-17 10:21:55
  茨场街一带 马银行大厦一带 默迪卡体育场一带 出了机场,上爸爸的车,向他报告这次回西马的行程。 “过两天我会先到吉隆坡一趟,参加集会游行。” “呃,那个很危险,会抓人的咧。” “你别听那些谣言,他们就是要制造恐慌,好叫民众不敢参加。” 爸爸不再说什么。 抵达家后,陆续向妈妈、弟弟提起此事,没有多大反应。我心里其实有点不安。不是害怕被抓,而是害怕有心人现场制造动乱,让民众互相伤害。开启电脑,集会1.0的照片映入眼帘,想起自己穿着黄衣独自赴会,许多马来青年向我微笑鼓励,邀约同行。众人听从执行员的指示规矩地行走在划分好的路线上,互相提醒,任何情况下都别被激怒,不动粗。一切显得那么自律,井然有序。回想这些,让我心安。 集会2.0当天,我与朋友乘坐地铁,后步行到茨场街。我们站在十字路口,人群自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涌来。如潮水般不间断涌来。每一队人群出现,都 ...
解放不平等
mountain - 2011-05-11 21:11:18
chipko movement。美丽又叫人心酸。(照片来源:维基百科) 刚过去的母亲节,一群母亲在关丹直落尖不辣和平示威,抗议澳洲公司于关丹设立稀土厂。她们相信稀土提炼过程所释放的辐射,将会危害当地居民和下一代的健康。早在1980年代已让稀土厂进驻的霹雳州红泥山就是最好的借镜。虽然当初政府保证一切流程都在安全范围内,却解释不了后来的测试结果显示辐射高出正常水平25倍是怎么回事。他们视而不见那些可能因为辐射影响致癌的红泥山居民和残障小孩,肆意在关丹引进新一轮祸害。最匪夷所思还是稀土原料产自澳洲,千里迢迢远运马来西亚提炼的原因竟是当地政府以不环保为由拒绝了它。先进国把发展中国家或落后国家当作他们家的垃圾场/试验场已是一件普遍的事。令人纳闷为什么我们还得接受别人把垃圾倒入我们家或白老鼠般的操弄? “环境正义”提到,每个族群或社群都有平等享用干净的土地、空气、水和其他自然环境的权利。然 ...
垃圾山貧民窟--Smoky Mountain and Payatas
Bomba - 2010-11-02 09:42:29
撰寫人 / 林維琪、Bomba 一、前言 前些日子,網路上流行一支震憾人心的短片,那是2006年第56屆柏林影展邀請全世界的紀錄片工作者以「Food, Taste &  Hunger」為題目拍攝的短片競賽,共有3600個短片報名參加。贏得最佳短片的作品,是由菲律賓的導演Ferdinand  Dimadura所拍攝的《Chicken a la Carte》。 短片一開始,是我們所熟悉的畫面,兩位年青的女孩到速食店點餐,女孩食量不大,沒吃完的食物就被丟到速食店後面的垃圾桶。但是,這些吃剩的食物並不是用當堆肥的廚餘或餵豬的餿水,而是成為以撿破爛,作垃圾回收等社會最低層的都市貧民 (Urban Poor)的「美食」。 影片的後半段,是描述這些住在都市邊緣的貧民社區家庭,鏡頭所帶過的是大人與小孩們歡悅滿足的表情,在吃「餿水」前不忘禱告,感謝天主的賜予他們的美食。 ...
集體記憶獲認同――檳城中文路牌之爭
boay - 2010-11-01 23:10:51
       檳城喬治巿中文街牌簡繁體字之爭剛剛落幕,又立即出現使用“規範華語”或“本土化口語”中文路牌之爭。之前中文路牌的簡繁體之爭,州政府在網上辦民意公 投,結果繁體字獲得82%的支持,《老檳城路誌銘》作者杜忠全指出,支持繁體字的一方,並沒有挑戰簡體字政策的意圖,而是喬治巿古蹟文化的議題。檳城古蹟 信託會財政林玉裳表示,將喬治巿中文路名“華語規範化”是“去本土性”, 會把喬治巿帶入文化遺產保護的死胡同。她指出,華語是在20世紀初才在中國全面推行,而喬治巿的中文街名是更早之前就已經存在,祖先們都是以方言命名。        讀到這些文章,讓我感到十分驚喜。原本,在某個程度上,我也是規範華語的支持者,不過,經過文史工作者用穿梭時光的歷史感眼光去解讀,我發現了我與這土地的親密關係。         檳榔嶼開闢人萊佛士在1794年寫下:“華人是我們居民中最有價值的,他們當中有男人、女人和小 ...
菲律賓的農業與農民概況
Bomba - 2010-10-23 23:53:14
  一、前言 菲律賓是台灣的鄰國,菲國最北部的巴丹群島(Batan Islands)離蘭嶼只有約100公里,大概就有如台北市到新竹市的距離。但是,我們對菲律賓印象卻非常陌生,許多人對菲律賓的認知還是停留在輸出「菲傭」到全球各地工作,而沒有深入瞭解這個鄰國。 其實,二戰後的菲律賓是個極為輝煌的國家,60年代的菲律賓平均國民收入水平僅次於日本,而這個時候台灣的工業才剛起步。菲國第一條捷運是在1984年代完工運行,這比1987年才建設的新加坡MRT都還要早完成,更別說1996年才營運的台北捷運。 菲律賓曾經極積要朝先進、發展的道路前進,但80年代後期菲國因政治貪腐、舞弊不斷,導致經濟急速敗壞。關於菲律賓政經發展倒退的問題,許多學者專家都提出不一樣的看法。但是,我們要在這裡整理出菲國土地、農業與經濟的問題,希望能從我們鄰國農業發度的角度,給台灣最近紛紛糾糾的農 ...
不那麼光彩的富都監獄
rainforest - 2010-07-27 13:41:45
  終於,政府還是決定要將富都監獄拆了,首先是靠近富都路的圍牆,理由是要興建地下道。工程分期完成,在2012年時,據說富都路不會再塞車了;接下來就是監獄裡面的建築將一一拆除,將這個惡名昭彰、相傳鬼影憧憧的牢房推倒,倒下來的碎磚石頭在不久之後就會變成塊塊黃金,到時富都監獄只是一個歷史名詞,這個地方的新名字叫武吉敏登商圈。國家不會再因為市中心聳立了一棟百年監獄而感到羞恥了。  當工程處開始拆除圍牆那一刻,我們在電台裡細談富都監獄的歷史與價值,而現場已經擠滿人潮,沿富都路及漢都亞路的人流車流,彷彿在為監獄送行般放慢了腳步。閃光燈照耀斑駁的圍牆,神手在工人開路下,緩緩進場,一切就有如排練好的進行曲一般,當巨大的夾鉗怪手由上而下,將圍牆夾破成一個缺口之後,隨後的神手由牆外往內一堆,看似堅固無比的監獄圍牆,就這樣應聲倒下。這時候,原來喧鬧的人群突然間沒有了聲音,原來圍牆比想像中還要容易拆除,百年古蹟在面對發展的號令下,竟然如此脆弱不堪。  不僅人群沒有了聲音,本來應該為保護國家重要歷史古蹟的文化部,也還繼續保持沉默。反而是財政部副部長代表政府回應了人民的疑問:富都監獄不是那麼的光彩,國家沒有打算要 ...
死人不可入村?
ahkew - 2009-12-08 22:19:52
星洲日報轉來一封讀者巫俊平先生的來函,很客氣地指出8月9日本欄拙文〈趙明福的喪禮〉內的一段文字:“在我國,不曾聽過有禁止死人入村莊之俗……”,因此寫了這封信提供資料給我。 巫君的兒時家鄉在霹靂角頭(Tanjong Piandang),他說︰“……這魚米之鄉,就有禁止家屬將在外地去世的親人尸身或棺木運入鎮內以辦理喪事的風俗,而這種習慣至少在我中學畢業後幾年還在(大約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亡者的棺木必須置放于鎮外空地處,然後搭棚辦理法事,停柩日期視亡者年齡而定,3日5日不等。這種習俗過後在鎮上的華人最高管理機構(即真君大帝籃卓公廟理事會)及全體埠眾同意下,開會通過而廢除之,變通的辦法是將亡者棺木停放于住家外空地。(至于確實年份,我已經記不起來了。)……” 無獨有偶,在上述拙文刊出後,就有一位讀者來電告訴我,霹靂和豐一帶也有禁止死人入村之俗。當村人在外逝世,只能在村外對面的工廠附 ...
Total : 108 <<   123 ... 91011   >> G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