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導說
chshai - 2004-11-30 09:57:46
「領導」在中國是續主席、書記、老師之後人們經常挂在口中的詞彙,是對地方領袖的代稱,也是身份和地位的通行證。   還記得10年前,新疆克拉瑪依友誼館內發生大火,數百名師生和「領導」當時正在觀賞演出,危急和混亂中,有人喊道:「讓領導先走。」拍門呼救的孩子被緊閉在熊熊大火之中,325名師生葬身火海,而領導卻安然無恙。讓「領導先走」成為當時一句羞辱高官的「名言」。   當官者何時何地都享有特權,交通阻塞可有專用道、轎車撞人可因為趕著去開會而交給其他人代為處理、甚至在大學進行評估工作更可以要求校方安排女生陪舞,這種濫用職權的事件,屢見不鮮。   教育局領導參訪大學是不得了的事情,就像古時皇帝出巡,所有的道路必須先清掃一遍,而且百姓還得到街上迎接,部門領導到學校進行評估檢查工作,學生不但得前往熱烈歡迎,更得陪吃陪喝陪跳舞。   南京師範大學音樂學院舞蹈編導專業大二女生向校方表達不滿,所得到的答覆是:「這是領導的意思,我們只是奉命行事。」   北大校長助理張維在其著作《大學的邏輯》中感慨:「一個政府主管部門的處長,可以隨時召集大學 ...
观众是文化持历久的要素
zwings - 2004-10-30 02:16:04
拜读《联合早报》2月14日的社论《水滴石穿的文化力量》,身为留学生的我颇有些感想。 踏足这片土地时,我确有到了文化沙漠的感觉。华族文化的推行,更被社会所遗忘。校园内说汉语的学生寥寥可数,讽刺的是,在上中文系的大讲时,我亦可以听到同学用英语交谈,中文被冷落的画面表露无遗。 可是最近的"华族文化节",让笔者观察到其实还有一群人士不遗余力的推动这一系列的活动。就好比这次文化节200余项活动的背后,是由每一个单位和每一个参与活动的人花上时间和金钱凝聚起来的心血。 当然,活动筹备的过程,到场的观众是无法目睹的。观众可以把一场没有水准的表演视为没有认真筹备、没有基本功等等原因所导致,可是这样的定论是否彻底抹杀了文化工作者的努力?另外,被喻为非本土主流的中文,在文化推广的路上更是充满荆棘。 由此可见,华族文化的推动者面对的是双重考验。 "华族文化节"中的民办活动是免费的,但尽管没有所谓票房的压力,观众的支持恐怕也很重要。要是反应欠佳,最直接的打击是对下一次活动的坚持。 文化反映的是当地生活的内涵,表演则是为平凡生活增添色彩的彩笔。倘若文化活动一直被冷落,被排斥于社会的边缘,生活的模 ...
自行車的命運
chshai - 2004-10-02 00:45:49
在中國,相信把自行車(腳踏車)失竊列為失竊案的榜首一點都不為過。有朋友一年就報銷了2輛自行車,這些都是一些不起眼的低檔車,結果還是被不法之徒圈中。   自行車對國人來說,大概是運動休閒的工具,但是在中國是不可或缺的交通工具,而且在馬路上還有專用車道,人民出門都騎車。初來報到的外國人,第一件事就是買車。一般上,大約70零吉就能買到26吋的爬山腳車,而25零吉就能買到2手車,車前還設有一個「菜籃」,車後有一個鐵架。   有了腳車自然要做好安全措施,因此大家都購買環型鎖頭,「通常」都是鎖著后輪就去上課或去遊玩,然而曾經聽聞2個趣事,應證了宵小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一名學生的自行車特別爛,但他偏偏選用很好的金剛鎖來鎖他的寶貝鐵馬。有一天,他發現鐵馬還在,名貴的鎖頭卻不翼而飛。另外更有一個經典案例,一名學生買了一輛很好的變速自行車,由於深怕遭到被偷的命運,上了4道鎖後把車停在學院門口。下課後發現,車倒是沒丟,鎖卻被打開了,車上還貼著一張紙條寫著:你以為這樣就不能被偷了嗎?   自行車在中國是燙手貨,自然成為不法之徒覬覦的獵物。他們也挺聰 ...
親切語言
chshai - 2004-10-02 00:43:57
在我國除了友族以外,華裔鮮少以馬來語和華人交談,即使不用馬來語和英語,大家還會各種方言,包括粵語、閩南語、客話、海南話、潮州話、福州話等等。   然而到了中國,大馬留學生卻對馬來語情有獨鍾,尤其是講悄悄話、討價還價的時候,旁邊的中國人好比鴨子聽雷,只能夠皺著眉頭,聽我們「沙呀」(saya)「阿哇」(awak)一番。   我國華裔留學生若以華語交談,中國人也難斷定我們是道地或外國人,因為即使再爛的華語,到了北京其華語自然變得「非常標準」,就連公安也咬定我們是中國人。   有位大學朋友在浙江遊玩時,自行車失竊,結果只好施行「共乘腳車計劃」,由另一位朋友載她回宿舍。   在中國,單座自行車只能一人乘坐,大家也不是不知道此條例,只是希望能逃過法眼。結果,走了不遠就遭公安截停。   公安怒斥:「我搖手叫了你們數聲,為何不停下。」   友人辯稱不明白搖手的意思,以為是打招呼而不理會。   公安馬上指責他們由於兩人共乘一輛自行車已觸犯交通條例,所以要將他們兩人帶回公安局。   友人才知闖下 ...
賀董總五十歲
airkala - 2004-09-02 23:54:07
    賀董總五十歲 董總五十歲了。         認識董總是在進入獨中受教育後,接觸董總卻是這一年多前的事。         常會有人說到,在今天的大馬,還能受母語教育,絕對不是偶然的事,儘管那看來是天經地義,理所當然的事,但直到今日還能講中文、用中文學習,是前面許許多多人的犧牲、進牢獄、遞奪公民權、被警告,每年社會大眾無怨無悔大筆小筆的捐款,還有一群在董教總領著微薄薪水數十年如一日,還被人灌上極端份子的人,用他們的堅持換回來的。         當報上許多執政長官去一趟中國回來,都會驕傲的說那裡的人是多麼的驚訝我們竟會用普通話跟他們交談溝通,而且還能說得那麼好,新國領導也不忘了唸上一句高處不勝寒嗎?         翻開大馬的教育史,打開大馬華文教育史,清楚明白的看到當初 ...
【火種】多麼期待共存共榮的團結
msiaedu - 2004-09-02 21:39:55
【多麼期待共存共榮的團結】   口述:莫泰熙 撰文:黃禎玉     聽過那個兄弟折筷子來說明團結的故事吧!?一根筷子容易折斷,但一捆就不容易了。我也想告訴你一個兄弟之間的故事,但這是一個反面教材。   有一戶人家,兄弟姐妹三女二男共五人。七十年代,哥哥因參與推動母語教育工作而被政府以內部安全法令拘捕監禁。被釋放後,他被限制居留在波德申,以賣油條為生。當時,那個弟弟已是一位大學講師,收入不錯。後來,他們的母親賣了一間店屋,得了20萬元,按照兩兄弟當時的生活境況,分給他們。很顯然的,弟弟得的比較少。不公平的感覺,佔據在弟弟的心裏。   父母相繼逝世後,弟弟建議哥哥把麻六甲的祖屋賣掉,得到的錢兩兄弟平分。但哥哥堅持不肯,畢竟那是一間充滿一家人的回憶的房子,雖不華麗,但曾經有家的溫暖。哥哥認為,即使真要賣錢,也應該五個兄弟姐妹平分。這一次,兩兄弟還是沒有一致的想法。如今,兄弟倆各自走在兩條迥然不同的軌道上——弟弟在澳洲傳教,而哥哥則在馬來西亞傳華“教”。他們雖然有著不能改變的血緣關係,但,感覺卻是那麼的疏遠...。 &nb ...
向人伸手要钱的华教勇士
dongzong50 - 2004-08-24 17:37:50
“为了个人向人家要钱,是无耻;为了教育不向人家要钱,是无勇。”     那天,无意中经过电视机前,脚步被一把稍低沉但十分有力的嗓子留住了。回头一看,是中国南开大学校长的访谈录。校长的谈话和画面,在家人转台的动作中,迅速消失。   但他说的一句话,至今依然深刻的留在心里:“为了个人向人家要钱,是无耻;为了教育不向人家要钱,是无勇。”   想把这句话,转送给所有曾经或准备放下个人面子,向人伸手要钱捐给华教的“勇士”。   黄祯玉 ...
她左右我的人生方向
dongzong50 - 2004-08-24 17:40:51
  学历史的人,比较在乎自己走过的足迹。   硕士毕业后,我在董总工作六年余,在日常繁琐的行政工作与个人的学术志趣之间,多次徘徊挣扎,现在终于又回到了大学的校园,投入寂静安适的学术环境中。自大学以来,我浸泡在中国历史与文化思想专业十数年,在古奥的甲骨金文及考古遗址中求索,做着中国先秦文明起源的历史研究。然而,冥冥之中,我的学术工作,竟是打从中小学时代既滋养我的华文教育的一个延伸。   是华文教育,就是她,让我得以上溯到中华文化的博大根源。   蓦然回首,我近20年的学习与工作,竟是这个机构过去50年来直接间接所促成的,不由得让我 感到人事之外的某种不可知。在我自以为刚毅明确的人生旅途中,这种不可知的力量,实在左了我的人生方向。   欣闻董总正逢五十天命之年,我祝愿她,可以跟马来西亚的每一个世代,都相伴五十年,直到永远。     詹缘端谨上 于北大无不可斋 2004/2/28       ...
我看见了 所以不能假装看不见
dongzong50 - 2004-08-24 17:43:08
  真理的声音,即使说得很轻很轻,哪怕轻得像嫩柳的絮语,也会牵动整个春天。——刘再复     我对马来西亚华教的认识,是从进入董总那一刻起。但是我与董总结缘,却早在进入独中的时候就开始,高中的时候有订阅《中学生》月刊,那时看到利群、志祥、庆方等作者的名字,感觉遥不可及,但是今天我们成为并肩作战的同事,感觉还真奇妙。   回想起来,到目前为止,我人生最重要的抉择——到台湾大学念书,也跟董总有关。五、六年前董总辅导局出版的升学刊物《学路》,是我订阅的刊物之一,那时刚考完统考,心里想着高中毕业不想立即出去工作,但对于升学也没有什幺把握,于是在寻找升学信息时不小心看到了第23期(呵~还是24期?)的《学路》里有台湾各大学科系的简介,我很认真地看了看,于是就这样,我决定到台湾。   成就我的,是台湾的大学,而开拓独中生升学管道的,是董总。没有台湾,或许就没有今天的我;没有董总,或许我就只能在本地私立学院毕业,成为芸芸人海中一个移动的黑点而已。可能没人相信,今天看起来活泼开朗的怡谅,在高中的时候是个朋友不多,文静内向的隐形人物。在 ...
一直走在和风中……
dongzong50 - 2004-08-24 17:45:31
林晓薇   董总《中学生》前主编     1993年8月,我从热闹的吉隆坡街市,走到了教总大楼前的一株老榕树下,走上了幽幽阴阴的楼梯,推开玻璃门,一种如同初春在和风中飞舞的花絮,竟扑面而来。   直属上司庆方来了,笑着说:“走!带你去吃‘董总面’!”然后我在那“董总面摊”的大树下、晨曦里,撞见了许多亲切的董总笑容,走进了自己从来不了解有那么重的董总使命里,却踏上了一个自己常常感动的旅程……   感动,因为我能参与董总的工作,像是……   1993年的1219华教盛会,从脑力激荡“要出什么盛会纪念品”,到齐心协力到各个独中去兜售,到竖起耳朵听隔桌财务处的同事分享哪个社会人士又热心捐款的成果,到为墙壁上张贴的那一张张“筹款成果报告”感动,每一天,我的心里总会荡起小小的欢呼,为社会大众的热心,为同事们的齐心协力,为看到华教又点起了另一盏希望的灯……   93年开始,我和同事们走入校园,去办生活营--在阳光下,和青少年一起欢乐起舞,也认真探讨生命故事;在月色下,听男孩女孩的心情故事,陪 ...
Total : 108 <<   123 ... 8 91011   >> G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