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董总站在一起
dongzong50 - 2004-08-24 17:47:51
  刘墉   台湾著名作家        最近我在台湾的《中国时报》发表了一篇文章,谈总统大选、族群融合和文化寻根。其中有一段是这样写的—     “想起马来西亚华人领袖林连玉的话:‘我们的文化便是我们民族的灵魂。我们文化的传递与发扬,必然寄托在华文教育的继续存在及发展上面’。每次我去大马,都有深深的感动,那里有一些华社文教团体的领导人,都曾因为坚持推动华文教育工作而坐过牢。由华人办的独立中学,经费都是华人捐的,孩子用的课本,连理化、生物、数学,都是以中文写的。记得一位华商对我说‘我们缴两份税,一份交给马来西亚政府,是正规的税;还有一份缴给董总去推展华教。’他还说:‘政府不承认华文学校的学历,没关系,我们华人的公司承认!”更令我感动的是,大马的华人来自广东、广西、海南、福建……,但是他们在一起必定说华语;共同的语文,使他们在马来西亚落地生根几百年后,还能紧紧团结在一起。”          自从十年前,我应邀去大 ...
靜。止
misata - 2004-07-30 20:53:25
  ...
在熟悉與陌生之間
clann - 2004-07-25 11:06:36
闊別大馬四年,一直感覺到離開這四年當中,對著大馬的一切事情尤如半桶水有知沒有懂。但在資訊發達的今天,很多關於大馬的新聞、消息等,從上網、透過與朋友聯系等就馬上可以知曉了。 那天與友人談起旅台生涯結束後陸繼返馬發展的事情,大家總是感覺對大馬陌生了,大馬對我們而言也有點生疏了。很多東西感覺上就好象要重新再適應這赤道氣候的國度。當初選擇來台昇學投入他們的學習領域,如今已經學成,就該歸返本國去貢獻自己。不知為何,我想晚點早點也是要回去的,也許自己的出生國意識較強,所以勢必也會選擇返馬國繼續生活。感覺上是有那一點害怕,又有那麼一點興奮,因為終於可以回家了。雖然還有一年時間待在台灣,就再利用這一年時間來建築在台灣最美的回憶。 有些學長姐在台灣已經待了數十年之久,要回去的決定老是猶豫不決。因為一方面已經習慣這邊的生活了,另一方面也有了自己的生活圈子,回去的話又得重新尋找另一片天地。我常在想,目前 ...
等待解除魔咒的一代
airkala - 2004-07-23 08:09:06
等待解除魔咒的一代 房屋地方部長及號稱代表全國五百多萬華人的馬華公會頭頭黃家定最近龍顏大怒,數落房屋發展商只顧牟取私利,找盡藉口推說無利可圖,試圖把發展華小的義務撇得一乾二淨。 大馬有許多所謂的『儒商』,在此不想對讓人高山仰止的『儒商』提出道德檢驗,只是想對尊貴的黃部長說:您好像把對像搞錯。 早年各族先祖們共同開發這國家(別說這歷史沒記載),後來成為一個國家下的國民(別說我們的身分證及護照不同),在法令下貢獻國家所得稅(買房子扣五巴仙是沒你我份),國小、華小及印小又是國家教育體系下的產物,怎麼華小學校的擴建及其他開銷卻要由華社或是『儒商』來負責呢?到底是誰把這權力及義務撇得一乾二凈? 政治雖說是沒有良心的事業,就算尊貴的部長您不捫心自問,沒時間把因果關係搞清,也別一個回合就把矛頭直指杏花村。 面對消費者,發展商可是把房子蓋好讓消費者滿意的擁有一個家,面對國家,發展商可也繳了該繳的稅,他們責任跟義務怎麼說也算盡了,憑什麼硬要把他們加上一個莫須有的『唯利是圖的奸商』,把人家歷史定位成『大馬華社千古罪人』呢? 到底誰沒盡本份?到底是誰負了大馬華社的託付? 身為大馬華人資本家就活 ...
【火种】把希望繁殖到下一代
msiaedu - 2004-07-22 23:38:33
  1925年,宽柔学校筹款团前往笨珍义演,途经某地,因公路未开,只得穿越森林前进, 几度迷途,幸得当地人指引,才到达目的地。     【把希望繁殖到下一代】 . 口述:莫泰熙 撰文:黄祯玉 .   华文教育是一座桥,稳稳地搭建在许许多多华人子弟的心与心之间,不管他们身在何处。这一座桥,很多时候,是用血、泪和记忆打造起来的,所以,很不容易动摇。 . 这间学校的校名,像她校门前面的洞里刹河一样,很长--"柬埔寨福建会馆公立民生学校",但她的历史却很短--从复办开始至今,才两年。 . 会馆就会馆,学校就学校,为什幺会扯在一起?原因可以很简单--柬埔寨的华文教育,都是由各个不同籍贯(福建、广东、海南、潮洲、客家)的会馆办起来的--也可以很复杂,而且,辛酸。 . 福建会馆,是会馆、庙和学校三合一的建筑物。庙里烟火袅绕,轻 ...
南洋商报在大选中的报导
siewlinfong - 2004-07-21 11:46:23
除了立法,司法,行政外, 媒体论为人民的第四权, 在拥有政治因素及经济利益下被马华收购的南洋商报, 在大选中会扮演怎么样的角色?这是我们所好奇的.撇开报业已被剥削的权力与自由不谈,这份会影响民众思想的媒体,在责任的催促下会否客观的进行报导?在三月17日到23日期间,南洋商报对大选的报导当中,国政上报的比率占67.86%,而反对党则仅占29.98%,其余为中立报导.执政党允许大篇幅的报导社会等相关课题,而反对党所提出来各有关方面的议题却明显的被缩小,这不禁令人发起媒体专业工作者是如何衡量执政党与反对党新闻重要性标准的疑问.另一方面,在大选期间,执政党被报导的内容多倾向于温和,安稳,亲切与平和的字句:而反对党则多被灌上粗俗的字眼,这不只掩盖了执政党员里面,朋党,贪污,滥权等的问题,更处处突出反对党在大选中斗乱的意像.明显的,执政党的负面新闻并没有在南洋报业的报导下被揭发出来,反而受到严紧的保护.而反对党则必需靠制造新闻焦点来提高上报率作为读者焦点.媒体也企图为政党塑上完美的形象.在媒体的摄影图片当中,执政党候选人往往伴随着多数的支持者,执政候选人亲民的图片也往往大幅度的被放大与出现.讲座与 ...
"我愛你"?當然沒問題!
mksow - 2004-07-12 23:32:57
作者: mksow 日期:   11-07-04 11:09 am我這幾天總是想不明白,準律師被打死一案,是只因為講了"我愛你"三字而惹起禍端的嗎? 我翻了星洲日報,看了中國報,瞄了南洋商報,再閱了東方日報之後,這個不明白越發的不明白,不明白之餘,只好找些什麼第一筆,什麼鏗鏗鏘鏘,什麼名家,什麼另一隻眼的專欄來看,期待可以從眾高人的高見中理一個頭緒出來.怎知啊,不看還好,一看糟糕,本來的不明白不明不白又加上不明白眾高人為何會如何詮釋此案的不明白. 憋了幾天,忍不住了,我只好撰文問問眾位好朋友,昐各路英雄為小弟解一解惑. 今天,如果是因為被害人的女友大聲說了"我愛你",加害者就只因"我愛你"三字刺耳,糾眾把受害者打死,我們自當可以問“我愛你,有問題嗎?犯了戒嗎?傷害了別人嗎?污染了環境嗎?破壞了風化嗎?"而且,我們也可以把兇徒描述成"因為受到高度的道德壓抑,加上潛伏的自卑心理,而失去寬容,對於異於己者,生要佔便宜或侵犯的心理的人",我們更可慨嘆"這是大馬畸形的社會文化所製造的". 問題是,事實是這樣嗎?真的只是說了"我愛你",拳腳 ...
是小丑?是比爾?──從《全金屬外殼》看國民服務
airkala - 2004-06-01 07:24:13
從小到大,在我們社會化的過程裡,舉凡家庭、學校、軍隊,甚至醫院,求同的呼聲與期許總是大於求異。與眾不同的人,成為師長、長官,或整個體制,欲除之而後快的障礙,這些機制利用各種技術對我們進行改造、約束、支配、懲罰,讓我們害怕與別人不同,讓我們在與別人相同中得到安全感與認同感,以甘心放棄獨立性與獨特性。 這就是傅柯的《知識及權力》及《宰製技術》的論述。 有一部電影叫《全金屬外殼》(FULL METAL JACKET),導演是庫布力克(Stanley Kubrick),電影前半段是為期八周的新兵訓練,比爾在陸戰隊非人訓練中,由一個滿臉微笑憨厚小子變成了瘋狂的殺人機器,在訓練結束即將上戰場之時,他射殺了教官然後飲彈自盡,這角色的死亡也意味著所有士兵人性的滅絕。 軍營生活我們看不到任何一個『生活』影像,冷色調的空間、千篇一律的行事,像精密工廠生產精良產品般有條不紊的進行著,由一個看不到的體制在掌控,不容許丁點瑕疵品出現,不同規格、元素組成的東西只須經過八周雕琢,就會成為一把步槍,一把出色的步槍。 『他們有勇氣吃自己的內臟,且要求添食,陸戰隊不需要機器人,陸戰隊需要殺人戰士,陸戰隊需要製造無 ...
[我要講]政治那麼可怕嗎?
fuhaw - 2004-04-23 05:11:17
  目前在大馬的情況是如果你批評政府,提訴求給政府或只要你指出當權者的失誤,那你就參與了所謂的政治,你就有所不對了,而你也進入了那黑暗的政治。基本上大馬華人也都默認了這個公式:參與政治就不對,就是不好,因為政治是可怕的,是黑暗的,是高高在上的。   那到底何為政治呢?   (1)“政治是一種社會價值追求,是一種規範性的道德。”中國的孔子和西哲柏拉圖和亞里斯多德有類似的觀念;(2)“政治是一種超自然、超社會力量的體現或外化。”如湯瑪斯阿奎那的觀點;(3)“政治是對於權力的追求和運用。”代表人物如馬基雅維利、馬克斯 韋伯、哈樂德拉斯韋爾等;(4)“政治是一種管理活動。”如孫中山;(5)馬克思主義的政治:“在一定的經濟基礎上,人們圍繞著特定利益,借助於社會公共權力來規定和實現特定權利的一種社會關係。”   因而有人給政治下了這樣的一個定義:” 在一定的共同體內,人們為了 ...
少用gangster
chshai - 2004-04-13 14:41:27
吉隆坡警方數日前,圈定27所中學為紀律嚴重有問題的校園,其中3間更涉及犯罪活動。吉隆坡副總警長拿督峇哈林高級助理總監表示,他認為媒體經常使用Gangster這個字眼,讓無知少年引以為榮,特別是華裔學生。社會迷思(Myth)充斥在每個人的腦海中,尤其長期暴露在媒體籠罩下的閱聽人,遣詞用句都受到其影響。港片經常指Gangster為「古惑仔」,而國人就以「爛仔」指稱這群人。港片所反映的古惑仔,經常以「義」字掛帥,走起路來威風凜凜,加上長髮披肩,更是有型。文字的代表意義分有2個層次,一個是明示義(Denotation)即字典定義;另一個是暗喻的意義,隱涵義(Connotation)。Gangster在明示義內屬於貶義詞,然在隱涵義內卻可能呈現正面的價值觀。引用符號學法國學者羅蘭巴特(Roland Barthes)的看法,隱涵意的意涵有2個來源,1個是個人觀點,2是作為一種語言方式或訊息傳達方式的「迷思」。當港片不斷複製古惑仔有型有勢的地位時,青少年對這些形象的定位就根深蒂固。美國語意學哲學家皮爾斯(Charles S.Pierce)亦曾指出,符號固然可能對不同的閱聽人產生不同的解釋義,但是也有 ...
Total : 108 <<   123 ... 91011   >> G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