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先輩的建國願望
rainforest - 2012-10-18 11:12:53
6月底,從新加坡國大建築系賴啟健助理教授那裡獲悉,在馬來亞獨立期間主導許多重要發展建設項目的建築設計暨工程師──丹斯里史坦利.裘斯(Stanley Jewkes)6月25日在美國佛羅里達逝世,享年98。隨他的去世,大馬失去了一位對國家獨立慶典及發展建設有巨大貢獻的建築師暨工程師。 史坦利.裘斯於1959年至1962年期間受委擔任公共工程局局長,在國家獨立之際,東姑阿都拉曼將吉隆坡市區中心的幾項重要發展項目的規劃工作交予他執行,包括獨立前必須先籌劃建設,充做宣佈獨立慶典場地的獨立體育場(Stadium Merdeka)、其周邊的獨立公園(Merdeka Park,或稱Tunku Park)及稍後於1962年建設的國家體育館(Stadium Negara)。 裘斯1913年出生於美國,一戰結束後前往英國伯明翰就讀達德利文法學校(Dudley Grammar School),爾後在諾 ...
太平福建會館
rainforest - 2012-10-01 00:53:19
太平市早期由粵籍人士開發錫礦業,拉律戰爭後期才有福建人陸續抵達,這些歷史脈絡目前在太平市中心還能探究一二。若從錫礦區逐漸發展為城市的概念來看,不難理解為何廣東籍的歷史建築大都分佈於鄰近太平湖(舊礦區)一帶,例如嶺南古廟、廣東會館、何仙姑廟、順德會館等等。福建人建立的會館宗祠寺廟,則分佈於距離礦區較遠,路陸運輸的要道上,例如位於古打律往新板路上的鳳山寺及古打律290號的福建會館等。 根據福建會館章程,該會始創於1859年,迄今超過150年,由於早期的歷史資料散失,目前只能從鳳山寺的鐵鐘及早年福建會館贈於嶺南古廟及新港門粵東古廟的牌匾上得知,福建會館在光緒癸未九年(1883)即為太平市一活躍的同僑組織。 福建會館建築內仍保存了創建會館之石碑《太平福建會館落成鏤碑記》,據內容所述,福建會館早年稱為福建公司,在清末葉是太平市內同僑組織之一,由於早年組織因陋就簡,沒有一處正式的會所,若有事輒,就以當值年總理寓所開會。一直到民國元年政體改革之後,該會隨之邁入近代化管理,因此推舉閩籍士紳黃務美為總理,正式訂立章程規定職員任期3年,從此會務進入正軌,唯會館之建設尚付諸闕如。 到了民國 ...
多元文化價值保存的挑戰
rainforest - 2012-10-11 00:42:25
一般來說,文化遺產保存的意義在於加強群體認同感,藉由文化遺產承載的價值觀,形成一個集體意識。所謂的集體意識乃至於其形成的共同價值觀(Shared Values),對於社會的穩定與和諧,扮演重要的角色。當一個社群擁有了共同價值觀,意味他們同時具備了形成文化圈(Culture Circle)的基礎。 一個社群的價值觀,源自該社群中最基本的文化單元,即家庭關係。隨家族成員擴大,或因適合生存的環境原則而與其他家族相互連繫,產生了群居行為,使得單元家族文化圈進一步發展成更複雜的社群文化圈。從這階段開始,在文化圈裡的個人同時具備了家族文化圈的價值觀以及該居住地區的社群文化圈價值觀,這種複層的價值觀與認同感,便是多元文化價值重疊的展現。 自人類文明發跡以來,各地區的文化圈不斷在砌合,組構成愈來愈複雜的文化圈,加上長久以來的宗教、貿易及資訊爆炸時代所引發的跨區域文化交流現象,嚴格來說,現在已經很難再找到純粹的單元文化體。然而,每當權力及利益在爭奪及分配時,一些個體會選擇性的突出一些所謂單元文化圈的認同感,表露他所屬的這個文化圈優勢,進而與其他對立的文化圈抗衡。 這種選擇性的認同感,在越複雜的社群 ...
呀吃的人文體驗
rainforest - 2012-10-10 00:13:38
  呀吃,是雪州烏魯冷岳縣(Hulu Langat)一個小鎮,位於烏魯冷岳路14英哩處,當地的馬來人將這個地方稱為Batu Empat Belas,以客家人為多數的華人居民則已習慣歷代傳下來的客家口音──呀吃(Ngah-Ngat),即Langat的直接音譯。 嚴格說起來,呀吃距離吉隆坡市區不遠,若交通順暢,從蕉賴地區驅車前往,大約15分鐘就可以到達。或者從安邦穿越安邦山區連接到呀吃,車程也不過20分鐘左右。雖然如此,許多居住在大吉隆坡範圍內的人對這一個地方還是沒有多少印象,甚至從來沒有聽過有這樣的一個小市鎮。 呀吃就像在馬來半島縱貫公路隨處可見的小鎮一樣,在交通要道的位置出現一些華人蹤影,這些華人開設咖啡店、雜貨店、五金店,以及一些其他生活必須品供應等等。從街上再往外,可以發現大部分地區,從道路旁漫延至山區,幾乎都是馬來同胞的傳統高腳屋。 這種典型的聚落分 ...
[耿耿星河]翻译地图
sarahtan - 2011-10-25 17:26:08
  请你摊开两张世界地图,一张中文版,一张英文版。如果你没有中文版的,请尽快买一张,因为这是译者的精心杰作。据说上世纪初整个北京找不到一张世界地图,民智不开。后来不知何时,亦不知何方高手,为我们翻译了整个世界。 仔细对比这两张地图,你会发现许多中文译名和英文名相差十万八千里,但请勿怀疑译者的功力。我知道这是一个不会英文等于文盲的年代,可是依然有人不迷信英文的权威,拒绝盲从英文以及它代表的世界观。很多英文名其实和原名不符,反而是中文准确照着原名翻译。 在英国人的历史记忆里,日耳曼人是来自欧洲大陆的侵略者。先知其族而后有其国,他们的国家就顺理成章叫“日耳曼尼”(Germany)。正如中国不叫Zhong Guo 而被称为China一样,日耳曼尼的真名其实是Deutsheland——德意志国,简称德国。“德意志”三个字叫人拍案叫绝,不但译音准确,还带出他们钢铁般的民族性。 记得零四年雅典奥运会,全场观众狂喊:“Hellas!Hellas!”我正纳罕平地冒起的Hellas 是什么东西,过一会儿才恍然大悟这正是“希腊”!谢天谢地,是希腊,不是“格利戈”,即古罗马对希腊 ...
陌生的故鄉
fuhaw - 2003-10-05 18:10:34
一個烙印在我腦海的小鎮-----武吉甘蜜 離開了您懹抱我是那麼的不捨哪日我回到您身邊您又會是怎麼樣祝融的再光顧您又是何等的無奈唉您曾給我無限的回憶我也曾給您我的諾言此時的您看是相似,卻又那麼的陌生.現在的您還是我童年的您嗎啊我的故鄉-----武吉甘蜜(作於: 04:10 2001/08/01) ...

-

-

-

-
Total : 6 1